中新网|安徽|北京|重庆|福建|甘肃|贵州|广东|广西|海南|河北|河南|湖北|湖南|黑龙江|江苏|江西|吉林|辽宁|内蒙古|青海|山东|山西|陕西|上海|四川|香港|新疆|兵团|云南|浙江
无标题文档 广告
无标题文档

阳城好人王家富:敬业奉献

阳城好人王家富:敬业奉献

2018年08月17日 09:18 - 来源:阳城在线

  王加富,阳城县河北镇人,河北镇敬老院院长,1998年,他放弃了自己经营的饭店,顶着压力,接受了镇党委的委托,挑起了筹建敬老院的担子,自此与养老事业结缘。16年来,他用自己执着的追求和艰辛的努力,建起了一座标准化的敬老院,像亲人般地照顾着这里的孤寡、智障、残疾无依无靠的老人,先后为20名老人养老送终。

  ⊙郭恒勋

  二十年前我就发过誓:“今后再不为他人作嫁衣,歌功颂德,树碑立传了”,因为太苦了,太累了,太损了。然而,2012年初秋欣游杨柏大峪谷,途经河北镇敬老院,聆听了王加富院长的聊侃之后,被这位花甲老人的善行义举深深感动,怎么也抑制不住情感:“这么好的乡间贤达,这么好的共产党员,这么好的基层干部,不好好宣传宣传,岂不太可惜了?”于是,心在波动,手在发痒,又挥毫泼墨,留下了这上万字的报告。

  光荣的使命

  岁月倒回上世纪的1998年,当了17年村委主任和支部书记的王加富同志,又在县城办起了饭店,当起了老板,成天间吃香的喝辣的,大腿搭二腿,龙井茶不离嘴,每年净收入五六万元。北梁村里的老百姓议论纷纷:这个王加富,当支书干得轰轰烈烈,当老板也干得有声有色,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锦上添花,真行!

  然而,如此逍遥自在得意洋洋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那是8月8日上午,河北镇党委书记李章庆找王加富谈话:

  “加富同志,镇里决定创办一所敬老院,党委会通过研究认为,你是敬老院院长的最佳人选,你有意见吗?”

  这个突如其来的安排像是突如其来的雷雨冰雹,一下子把王加富打懵了,他沉默了片刻才答道:

  “可以拒绝吗?”

  “不可以!”

  “为什么?”

  “谁让你是共产党员?谁让你是河北镇人?”

  一贯老实憨厚,时刻听从党召唤的王加富既很无奈,又很兴奋,因为这是一种信任,信任就是荣耀,就是力量,就是资本。

  “什么时候上任?”

  “修建敬老院是一项紧迫的政治任务,要求高起点设计,高标准修建,高速度竣工,你尽快把饭店转让一下,五天之后上班”!

  “能让我再想想吗?”

  “想倒是可以想,但没有商量。这副重担非你莫属。因为你有经历,有经验,更重要的是你怀有爱心,重于乡情,敢于担当,又富有协调能力,德高望重。修建敬老院,从设计图纸,选址立项,征集土地、筹集资金,上通下达,手续太麻烦,程序太复杂,这项工程历史地砸在了你头上,你没有选择”!

  王加富是一位典型的析城大汉,高大的个子,笔挺的腰板,一张国字型面孔,一双大大的眼睛。性格开朗,逢人便笑,快言快语,滔滔不绝。然而,这一天的晚上他一反常态。酒没有喝,茶没有品,在饭店里踱来踱去,闷闷不语,似是心事重重,千钧压顶。老伴看到自己的男人表情和往常不一样,便急急问道:

  “今天是电打了,还是炮崩了,屁也不放,死气沉沉”?

  “遇难题了”!

  “说说看”?

  王加富把李章庆书记的谈话一五一十讲了一遍,并征求老伴的意见。没料,老伴当下就火了,暴跳如雷:“你当了17年村干部,落了个啥下场?便宜没沾上,却惹了不少人。人家把咱的玻璃砸了,把咱的桑树拔了,把咱的鸡和猪药死了,日子过得提心吊胆。现在饭店开得红红火火,日子过得平平安安,一年挣好几万,什么不得过的,你又去当什么敬老院长,那叫什么官?我不同意!更何况,听说每月给你400元工资,可怜巴巴,放着金碗银匙,你却要去讨饭,你真是个傻子、疯子、二半吊、不够窍!还有,你走了,家中80岁的老母亲,腰酸腿疼,体弱多病,谁来担水挑煤?我可照顾不过来!”她一边数落一边痛哭,哭的是那样伤心!

  王加富说服不了老伴,又去和老母亲商量:“妈呀,我五天回家给你担一缸水,米面油盐酱醋茶都给你买的全全的,等敬老院建起了,我把你也接过去住”。

  母亲也发火了:“那敬老院是断了香火,没娃没女的人才去住的地方,我有娃,我不去!”

  妻子情真意切,母亲语重心长,儿女们也不同意,弄得王加富无所适从。然而王加富是个犟汉子,他胸有成竹:“尽忠就不能尽孝,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别无选择。山是故乡美,月是故乡明。水是故乡甜,人是故乡亲。我是喝故乡水长大的,我不能忘本呀!如果我放弃饭店,放弃小家庭利益,能用自己的辛劳和智慧,为家乡的人带来幸福的话,那就是对家乡的回报,就是我的生命价值体现,也是我人生的最大快乐”!

  五天之后,王加富在镇政府上班了。

  创业的艰辛

  创业光荣,创业不朽,但创业也太艰辛。办公没地方,王加富就在人大主席的办公桌上瞎凑;午晚休息,就在行政办公室的沙发上瞎滚,每天出入在土孟村的旧砖厂上,一身灰、一身土。协调征地,设计方案,签订合同,预算投资,工程规划等等,整整忙乎了两个月。10月1日,敬老院的主楼工程破土动工,历时45天,主体工程就竣工了,投资30万元,建房40余间,速度之快,不能不算是个奇迹。在这45天里,王加富很少脱衣睡觉,没有理发,没有洗澡,昼夜呆在工地上,既是指挥官,又是打杂工,“看门狗”,因为他要把质量关,要负安全责任。45天,王加富脸晒黑了,手变粗糙了,体重下降了15斤。不过,首战告捷,党委政府和当地群众拍手称快,他心里像喝了蜜水,甜滋滋的。这叫成功的喜悦!光荣感常常会使人不知疲倦!

  为了尽快将40间房屋铺地、泥墙、安装门窗、装饰一新,并配备厨房、餐厅、厕所、卫生间,确保2000年入住五保对象,王加富又投入了紧张的工作。然而河北镇虽大,却是个空壳,镇政府经费紧缺,因此资金周转成了最大障碍,这让他一筹莫展。“天下事难不倒共产党员”,他哼着京剧,背着嫩玉米、小嫩瓜,扛着新小米、新绿豆,提着酸菜和黑菜,与镇党委书记李章庆、镇长王东胜、白军龙等领导数次到晋城、长治和太原,找关系、托熟人要钱。他坐班车、住地下室、啃方便面,有一顿没一顿,吃尽了苦头,遭尽了尴尬,很像个“讨吃鬼”、“穷要饭的”。但精诚所致,金石为开。省民政厅了解到河北敬老院的困境和建院速度之后,十分感动,两次拨款20万元。

  2000年5月19日,霞光万道,鸟语花香,锣鼓喧天,彩旗飘扬。河北镇敬老院竣工典礼隆重举行,第一批6位五保对象喜气洋洋入住,它像一个新生的婴儿,在人类文明进程的历史上有了崭新一页!

  “人生能有几度秋,大梦初醒即白头。光阴远比黄金贵,一番功业唯所求”。王加富懂得,人生就是在创造中实现价值,生命就是在创业中闪烁光芒。新建的敬老院虽然已经投入使用,但仅有的一排住房非常孤单,既没有活动场所,又没有像样的厨房和餐厅,为了使敬老院更具规模,更有档次,他又萌发了创业的欲望,他要创造美丽,创造奇迹。

  2010年10月,敬老院二期工程又选定了良辰吉日,点燃了长鞭响炮,尽管还是分文没有,但王加富有办法。他与农机车队达成协议——2000余立方米的扩展基地,先出土方后付款;他和土孟村建筑工程队达成协议——40间房屋建成后,连本带息一次付清。奇迹又发生了,半年之后,扩建工程胜利竣工,敬老院东西南北合成一个大院。一所集生活、休闲、娱乐与医疗为一体的敬老院座落在巍巍析城山下,总占地面积2000平方米,总投资240万元,共修建房屋86间,建筑面积1800平方米,固定资产206万元。其中拥有宿舍40间,设置床位80支,可容纳五保对象80余人。设有办公室、会议室、值班室、活动室、医疗室、残疾人康复健身室、洗衣洗涮室、太阳能洗浴室。

  院内修建了具有现代化设施的厨房和餐厅,标准的卫生间宿舍,安装有锅炉、暖气、监控设备,配置了呼叫系统,购置了室外健身器材。

  2011年11月18日,王加富按奈不住创业的喜悦,宰了一头猪,供奉在大院的六角亭下,又点燃鞭炮、燃放礼花,与6名工作人员和57名五保对象——80岁的,30岁的,身板硬的,残疾的,一起跪下“谢天谢地”。不知什么原因,王加富泪如雨注,泣不成声,好大一阵,说不出话。6名工作人员和五保对象们也都热泪盈眶,窃窃私语:“谢什么天,谢什么地?这都是我们院长付出的艰辛啊!敬老院能建成这个模样,院长功劳大,苦劳大呀!

  奉献的快乐

  人生的意义就在于奉献,生命的美丽就在于奉献。乐于奉献爱的人自然可爱,勇于奉献大爱的人自然最可爱。谁懂得付出,谁就会快乐,谁乐于奉献,谁就会幸福。王加富和他的六位工作人员就是一干懂得人生,乐于奉献的人。他们把对五保对象和残疾人服务的工作看作至高无上的职业,做到了无微不至,一丝不苟,尽善尽美,大爱无痕。

  16年来,他们总共供养五保对象88人,安葬死亡对象26人。现供养五保对象和残疾人53人。供养时间最长的15年,年龄最大的86岁,不仅有本镇的,而且有外省、外县的。

  河北镇敬老院共有工作人员6人,人员少,对象多,工资低,任务重。一开始,他们每人每月工资150元,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由于接收住养的人多是老人、残疾人,憨的、傻的、聋的、哑的、瘸的、跛的,形形色色,古古怪怪,伺候起来非常麻烦艰辛。然而不是亲人,胜似亲人。他们从穿衣、洗脸、洗脚、洗澡、洗衣物、铺床、叠被、送屎、倒尿,以至喂饭、刷牙、煎药、打针、输液,为死人穿衣、剃头、守灵、吊孝、买棺材、抬棺材、送葬、当孝子贤孙,无事不做。

  为了提高五保对象的生活质量,他们为每个供养对象入院接风洗尘,生日买蛋糕,做长寿面,唱生日歌;组织游山玩水,学习科学文化;投资4000元购买乐器,组建文艺宣传队,自导自演文艺节目,让绝望的人有了希望,让等死的人焕发生机。

  故事之一:那是2000年5月,圪涝掌村76岁的五保户原呆喜,第一批入住敬老院,那时的他,面色灰白,骨瘦如柴。而不到一年地,他吃得红光满面,肚上的肉堆在裤腰带上。我开玩笑地说“呆喜,你这家伙都吃成弥勒佛了!”呆喜异常兴奋地说:“在敬老院,真是跌福窝里了,住得好,吃得好,玩得好,比咱家里得劲多了!”没想到他突然得了痴呆症,2006年冬的一天,他吃了早饭后突然失踪,直到第二天上午10时才在土孟村一口水井里找到。院长王加富又气又急,赶紧买棺木,制老衣。可是十冬腊月,冰天雪地,尸体硬的脱不下衣服,只能用剪刀剪开;鞋和袜子冻在一起脱不掉,王加富就用双手撕,用拳头砸。院长一边流泪,一边亲自给呆喜洗脸、理发、擦身,然后穿上衣服,装入棺材。他和工作人员又连夜守灵,吊孝,第二天又开追悼会,为他抬棺材,送葬。村里人说:“加富哪像个院长,他就是死者的真孝子”!五保对象张广恒讲到这里,在场的人都感动得流了泪,我也惊愕:当今时代竟有这样的干部,幸哉,幸哉!

  故事之二:我哥牛宽掌,今年80高龄,洞底村人,父母早逝,孤苦一人,身患重病,不能自理。但又舍不得那一亩二分地,不愿住敬老院。2010年夏天,他在上地回家的路上摔倒,碰的头破血流,昏迷不醒,这才硬把他送进了河北镇敬老院。谁能想到,他住进去就再也不愿出来了,两个人住了一个带有卫生间的宿舍,暖铺热盖,应有尽有,电视、放衣柜、暖水瓶、卫生用具、牙刷牙膏,还有报纸杂志。每顿尽饱吃,每月还有30元零花钱,哎呀,太舒服了!真是30年前就喊叫的共产主义,是生命的天堂!前些时,他突然患了脑萎缩,脑梗塞,住进了医院。王院长和工作人员每天24小时护理在床前,洗脸、洗脚、喂饭、喂药、送屎、倒尿,还给他讲故事宽心。15天出院后,我哥激动得说不出话。敬老院就是幸福院,安乐窝!河深海深没有党的恩情深,千好万好没有社会主义好。王院长照顾的比亲人还周到!

  牛宽掌的胞妹牛小眉讲完故事后躬下身子:“王院长,你们辛苦了,谢谢你们”!

  故事之三:“我叫杨龙,今年49岁,南井村人。1989年4月,我开着拖拉机拉木料,不慎翻车,四轮朝天,造成下肢瘫痪。那年我才27岁呀,妻子离婚,带着女儿远去,留下我一人,孤苦伶仃,不能自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呀! 2000年,我第一个住进敬老院,生活有了保障。然而屋漏偏逢连阴雨,2010年10月的一天,由于院里施工,道路泥泞,我拄着双拐上厕所时,一不留神摔倒在地,顿时头昏脑胀,全身麻木,觉着自己完了。只见王院长迅速赶来把我背起,跑着送到医院,先是挂号,后是拍片,结果诊断为膝盖骨折。院长当机立断,进行手术治疗。五天五夜中,他没有合眼。由于我几次休克,口吐白沫,王院长十分担心。他一口一口地喂饭,一杯一杯地倒水,还给我倒屎送尿。院长啊,我真过意不去呀!我的亲妈亲爹也不过这样吧!特别是在我住院期间,院长的老伴也患感冒在家,他怕我出事,也没回家看看,我心里好愧疚,又充满敬意:这样的好人好干部,打着灯笼也找不见呀!王院长就是我的生身父母!

  故事之四:流浪儿变成了好公民。

  故事之五:懒死鬼养成了好习惯。

  把一颗爱心献给社会,把一份善心送给百姓。把一生孝心捧给父母,把一点良心留给自己。这就是王加富。他的故事虽然不够惊天动地,却感人肺腑,催人泪下。

  简朴的生活

  勤是生金土,俭是摇钱树。俭是聚宝盆,奢是无底洞。

  在采访王加富院长的时候,我发现他在勤俭办院方面的事迹也特别感人,那动听的故事也是一串一串。

  万事开头难。党委会决定他上任的时候,既没有小车,也没有工具车,他担着自己开饭店用的锅碗瓢盆、案板杆杖、油盐酱醋、铺盖衣裳,就来到了河北中学的一间门房住下。那个房子,冬天四面通风,夏天漏雨潮湿,被子衣服都沤坏了,发霉了,真不能住。待到敬老院开业,政府决定月工资420元,要知道,当时一个木匠工资是每天20元,一个小工工资是15元,他比小工还少一元钱呢,寒不寒酸?

  说到炊事员,政府说,干脆让你老婆来做饭,月工资100元。天哪,两个人就把敬老院的一切支撑了起来,顶天立地——男人是天,女人是地,这活计谁受得了!王加富既是院长,又是司机,还是采购员、搬运工、锅炉工、电工、保安员、清扫工、保管员、护理员、餐厅服务员,什么都干,什么都会干,就连五保户的衣裤破了,他也会缝补,每天累得头晕眼黑,上气不接下气。他的工作感动了上帝。有一天,镇长白军龙叫他谈话:“加富同志,你太辛苦了,既然你连司机也省了,那么每月再加100元作为补助。”之后,月工资不断增加,每天平均30余元。农民外出打工每天都挣100多元,他仅占到农民工的三分之一!还有,2001至2003年,由于乡镇统筹取消,他竟三年没有领过工资,白干,谁能像他,谁能理解他?

  政府办敬老院拿不出钱,所以一切从俭成了王加富的办事准则。办公室没有沙发,他们把乡政府淘汰的沙发拉回来暂用,会议室的桌子是国土资源局的,宿舍的衣柜是县光荣院的,床垫是县人民医院的,台球是县老干部活动中心的。这个王加富,走到哪里就捡到哪里,像个“讨吃鬼”。有人说他“不害臊”,“不嫌丑”,他说:“管他呢,为了这个大家,为了度过难关,我顾不了那么多了,面子值多少钱!”

  2000年扩展院落时,他们自己挖地基,1200平方米,节省了3万元。挖出来的土干什么?做砖!他们自己三个人,又找了4个人,自己打砖窑,自己和泥做坯砖,装砖,出砖,红油热汗。二年间,造砖30多万块,又节省4万元,这是什么精神?

  国家对兴办敬老院是极为关切的,凡是入住的五保对象,每人每天伙食补助6元钱。为了保证大家吃饱吃好,吃的有营养,王加富还带领员工租地三亩,自己种粮种菜,每年收获的萝卜白菜足够冬天三个月吃。2010年,他们又到20里开外的杨柏种地,收获谷子1000多斤,土豆2000多斤,这不仅增加了院内收入,改善了大家的生活,还提高了员工的的素质,使大家懂得,简朴是一种品质,一种美德,困难的时候需要,富有的时候更需要!

  生命的感动

  2012年5月中旬,县民政局通知阳城县6位敬老院院长于6月1日到北京参加“中国社会福利协会”举办的培训班,局领导还特意安排由王加富同志带队。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5月25日,王加富突然大脑昏厥,昏迷不醒,住进阳城第二人民医院后,长达28个小时没有知觉,经专家诊断为脑溢血症,并及时做了开颅手术,出血180毫升。天哪,普通情况下,出血40毫升就有生命危险了,180毫升呀,多么可怕!

  整整两天两夜之后,王加富睁开了眼,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躺在这里,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见20多位院民围在病床前,有拄拐棍的,有坐轮椅的,有智障的,有残疾的,个个大眼瞪小眼,泪流满面。病房一片沉寂,似乎只能听见大家的心跳和呼吸,谁也不说话。待到王加富苏醒睁眼时,大家才有了笑容,争先恐后的呼吼:“院长醒了,院长好了!”“院长啊,你已经两天两夜没有睁眼了,把我们都吓死了!”“院长啊,你不知道症候有多可怕呀,不少人都以为你活不了了!”“我们离不开你,舍不得你呀!”院民中有一位哑巴,他虽然说不出话来,但两只手拍打着,两只脚圪跺着,嘴里嗷嗷叫着,脸上流着泪,那种充满急躁和喜悦的表情让所有人都激动不己!这种场面证明,是王加富平日里所施舍的大爱和所付出的心血把院民们感动了,而院民们的良知和行为也把王加富感动了,这就是生命的感动,这就是真情的显现,这就叫人间大爱!

  王加富面对床前簇拥的一个个院民,看着那一张张憨厚的面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哭,哭成了泪人。他在想:“我虽然为这个敬老院付出了一些代价,为老年人残疾人做了一些善事,但看到大家这么及时、这么虔诚地来看望我、安慰我,我觉得我活着值了。”泪水就是回报!院民的慰问就是回报!人活着,什么是价值?这就是价值!人活着,什么是成功,这就叫成功!

  前来看望的人一批又一批:

  河北镇党委书记李瑞良、镇长张大晋一行在百忙中来了!

  县民政局局长李苟保、副局长陈建斌一行在百忙中来了!

  县慈善协会副会长李章庆、县残疾主席冯永宏等一行来了!

  许多村的支部书记村主任来了!村里的邻居百姓、供养对象的兄弟姐妹来了!住院25天,每天都有10多位领导或平民百姓来看望、祈福,盼望他“早日康复!”

  王加富每天都在众人的关爱中快乐着,感动着,眼泪在不住的流。老伴也被这一幕幕场景所感动:“加富呀,你也没有干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可竟有这么多人来看望,你活着很有光气,我也活得很有味道。”是啊,王加富活得极有尊严:“活到这个份上,知足了!”他太幸运、太幸福了,心底无限慰藉。他出院了。回到敬老院,60多位院民既像自己的父辈,也像自己的儿子,还像自己的兄长,把他团团围住:“你可算回来了,我们有主心骨了!”“如果没有你,谁养活我们呀!”有一位残疾人跪在地上叩头:“苍天有眼,保你不死,我们这些人有主了!”

  朴实的语言感动人,憨厚的面孔激励人。王加富回院的那天晚上就亲自检查敬老院的基础设施和公共财产是否损坏,餐厅卫生、厨房卫生是否合格,服务人员是否尽职尽责……为了申报“星级敬老院”,他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患有严重脑血管病的患者,又是自己开车,跑到省里县里找钱,为施工队筹款20万元。这种忘我的精神似乎又感动了上苍,他出院之后,身体依旧,精神更好,根本没有一点后遗症,这是不是就叫“好人有好报”呢!

  乡贤的大爱

  舍身济苍生,倾力挽乾坤。丹心比红日,胸襟似海洋。

  这就是王加富。这就是乡贤的风采。他常说“创造是人生最大的快乐,奉献是人生最高的境界”。“每天有一点创造,生活的质量就提高了,每天有一点奉献,生命的品位就提升了”。这种情操决不是那些普通的凡夫俗子所能具有的,这种境界更不是那些贪官污吏们所能达到的。采访中,我从王加富的琐碎生活看得出来,他无时无刻不在寻找着奉献的契机,并同时享受着奉献的快乐,燃烧着生命的光环!

  2013年3月,习近平主席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演讲时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近代以来中国人民最伟大的梦想,我们称之为—中国梦,基本内涵是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我要申明的是,农村复兴才是民族复兴之基石。然而,在当代城市化和现代化快速发展的进程中,乡村社会正面临着多重的困境,农业易成弱质产业,农民易成弱势群体,农村易成落后地区。

  王加富这一出身微薄的农民企业家深谙此情,深懂此理,所以他不仅每天精心经营着他的敬老院,而且时刻关注着他的河北镇,他的北梁村。乡情深于海,乡愁重于山,乡民大于天呀!10多年来,他亲手处理了100多起夫妻离婚、兄弟争产、邻里吵嘴、村人打架、干部争权、路人撞车、残疾人住院等等事件、纠纷和案件,做的尽是些倒运事、出殡事,麻烦事、惹人事和棘手事,但正是在这些烦事、琐事,因此他赢得了崇高的威望,体现了存在的价值,也提高了生命的品位。

  那是2008年深秋,故乡北梁村村民原小勇的二儿子原建兵修房子,兄长原小铁大爱无言,主动帮忙,但不慎从房顶上摔下,一命呜乎。天塌了!原家乱了!由于说不清的理,赔不到的钱,兄长原小铁的尸体七天不能下葬。一家老小在家里啼哭,一群乌鸦在树上嚎叫。北梁村的上空布上了一层厚厚的乌云。屋漏偏逢连阴雨,火大又添西北风,原小铁的岳父乘势领着10多位弟兄找上门来,又吵又闹,磨拳擦掌,一张张“狰狞”的面孔,一双双硕大的眼睛,真把二弟一家人吓坏了。

  村里的书记原建国出面调解三天三夜,没有结果!

  邻里的大伯大叔出马协调三天三夜,没有说法!

  一筹莫展时,小书记原建国想起了老书记王加富!

  “老书记,给你磕头了,回村走一遭吧”!

  “村里的事就是我的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客套什么?”

  人称闲事委员会主任的王加富,连夜赶回村里,以不同的角色,苦口婆心,软硬兼施,三个晚上,口干舌燥,终于以其父小勇出二万元的结果,了却了这桩人命案。原建国惊叹地说:“姜还是老的辣,老书记,你真厉害”!

  这一事件显而易见地告诉我们,乡贤不仅是加快经济发展的“领头羊”,乡贤又是传递中西方文化的“转换器”,乡贤还是缓和社会冲突的“安全阀”。乡贤,这些村舍民的间领袖人物所具有的道德力量和榜样作用确实是难能可贵,无所代替的。

  爱是人生最奇丽的符号,爱是人生最华美的乐章。爱是人类最甜蜜的向往,爱是人类最珍贵的典藏。王加富就是一位心怀大爱的仁人志士。采访中,我常常被他的一些特殊义举所感动,超感动。10多年来,他为村民操办婚丧大事,申报户口,子女上学,买卖牲口,春耕秋收,搬迁新居等等,办了数不清的好事,有时忙得除夕晚上也洗不了澡,理不了发。老百姓说他“管得太多了,太宽了,太过了”!老伴说他“日怪”、“发疯”!儿女们说他“做官不大,管事不少。挣钱不多,跑腿不少”!然而他总是一笑了之,特别乐观:“官做一品,不忘乡亲”。“帮人一件事,快乐一辈子”!“一山一沟装在胸,一家一户牵我心。农村是我的根,农民是我的衣食父母呀!”

  多么深厚的感情,多么崇高的境界!

  那是今年的七月份,王加富在友谊医院住院。一天,他偶尔发现隔壁病房一位70多岁的老太太,因骷骨坏死,拄着双拐,走路十分艰难,心里好生痛苦。

  “老大嫂,不能弄个轮椅叫人把你推上?”

  “穷啊,买不起。”

  “你有残疾证吗?”

  “没呀!”

  “咋不办个?”

  “不知道咋办呀”!

  住院期间,王加富自己找了个面包车把老太太拉到残疾人联合会,办上了残疾证。在短短的十天内,他听说市政府为残疾人配备轮椅,便悄悄地又跑到残疾人联合会,说好话,送申请,为老太太弄了一个轮椅。残联的领导和工作人员也被王加富的行动所感动,因为他也是一个住院病人呀,他也62岁了呀!这不就叫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吗?

  王加富申请到轮椅,把老太太乐得合不拢嘴:“你与我不沾亲不带姑的,为什么要这样帮我”?

  “一人有难,八方支援,应该的。”

  老太太要出院了,王加富又找了一辆面包车,拉着老太太俩口子和轮椅,一齐送到四十里远的芹池镇羊泉村。

  老太太俩口感动得说不出话!

  老太太的儿孙们感动得热泪盈眶!

  老太太的左邻右舍感动得赞叹不已!

  有的捧出了土鸡蛋!

  有的端出了新小米!

  有的拿出了土蜂蜜!

  然而王加富连一口水都没有喝就驱车返城了。望着远去的飞车,羊泉村老百姓议论纷纷:“这位老人其貌不扬,但却扎实高大,高尚”!

  人到无私品自高。采访中我曾问及:

  “家富同志,你现在月薪多少”?

  “2008年400元,2012年800元,2013年涨到1090元”。

  “啊,这么少!还达不到国家规定的1250元最低标准呀!你心里平衡吗?”

  他哈哈一笑:“暗燃先生有一首打油诗:官做多大算大,钱挣多少够花?倘是人心不足,西瓜总是芝麻!1000多块钱,尽够我花了”!

  天哪,多么平和的心态,多么淡定的灵魂!那些贪心不足的高官们和他比起来该是多么的渺小和低下!最近听说,秦皇岛的一位科局级干部马超群,家中竟搜出1.2亿元现金,37公斤黄金,68套房产手续,人称“小官巨腐”,多么可怕、可鄙、可悲、可恶!

  我们再看,就是这么一位月薪1000元的农村干部,却在2013年签订了一份冠名慈善微基金协议书,定名为《阳城县慈善协会王加富基金》,每年向慈善机构捐赠360元,一签就是20年!于是他成为“阳城县建立基金第一人”,誉满析城山!

  写到这里,我放下了笔,深深地做了一次长呼吸,又面对南山,深深地鞠了一个躬:“加富同志呀,我向你致敬,向你学习,你真是一位人民公仆的标杆,乡间贤达的典范,有你这样的榜样存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就不会是一句空话!”

  出彩的人生

  光阴荏苒,转眼16年过去了。16年来,王加富为了敬老院的建设和家乡的发展付出了毕生的心血。16年,他没有过个星期天,没有回家过过年,一直在和时间“抗争”,一直在与岁月“挤对”。不过,还是那句话,天不亏好力之人,有春种就有金秋。

  他所领导的敬老院连续三年被县残联工作委员会表彰为“残疾人工作先进单位”,被县老龄委表彰为“创建敬老文明号先进单位”和“居家养老先进集体”;被县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表彰为“文明单位”,连续三年被晋城市民政局表彰为“四星级敬老院”。为了激励先进,鼓舞士气,市民政局于2010年发放奖金6万元,2011年发放奖金10万元,2012年又发放奖金10万元,河北敬老院三年来共获得奖金26万元。

  集体是先进,个人是标兵。近几年,县民政局也多次表彰他为“先进敬老院长”,县委县政府多次表彰他为“扶残助残先进个人”、“优秀共产党员”和“劳动模范。”他年年被镇党委镇政府表彰为“先进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2011年年底表彰时,王加富提出一个要求:“不要表彰我个人,还是表彰敬老院吧”!党委书记李瑞良说:“表彰敬老院,只是发一块光荣匾。表彰你个人,能发1000元奖金,让你实惠点!”王加富又一次激动得流下眼泪:“党不仅信任我,而且点点滴滴关心我,我知足了!”今年“五一”,中共晋城市委市政府又为他荣立一等功。

  最值得关注和庆幸的是,在晋城市“第四届公民道德建设先进人物评选表彰活动”中,王加富竟光荣地获得“晋城好人——敬业奉献模范”称号。2012年12月19日下午,表彰大会在晋城宾馆隆重召开,中共晋城市委书记,晋城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主任张九萍同志亲自把荣誉证书发给每位获奖者。王加富这位普通的农民子弟,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热泪滚滚,润湿衣襟。因为这是他平生最高的奖赏,最高的荣誉。这里需要特别申明的是,在这次评选中,全市共有57位敬老院院长参与,有的敬老院长还是市级劳动模范,自己能被评选表彰为“晋城好人”,太幸运了,太荣耀了!这个事情轮到谁头上能不激动呀!

  树上喜鹊喳喳叫,王家捷报频频传。2014年11月初,《太行日报》与《太行晚报》分别刊登消息,我市又有王加富等三人入选“山西好人”。同时,王加富还两次被推荐为“中国好人”候选人!

  好人如灯,照亮自己,也照亮别人。“好人”就应该好好宣传颂扬,让他成为正能量。《阳城新闻》、《阳城电视台》、《太行日报》、《中国社会报》和《时代潮头》等10多家新闻媒体相继都对王加富敬业奉献的事迹作了精彩报道。在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中共阳城县委县政府还组织了由18人参加的宣讲团,到厂矿、农村、机关、学校、军营和社区作报告,每到一处一地,王加富的报告和感人事迹都受到特别欣赏,掌声阵阵,赞语不绝。抢材料,争合影,请签名的故事传为佳话。

  2014年11月6日上午,阳光舒逸,惠风和畅,中共阳城县委书记王晋峰一行10余人专门来到河北镇敬老院,王书记对王加富这位贡献大、威望、口碑好的乡贤进行了特别访问,他对王加富的所作所为感到由衷的敬佩,并要求全县各级党组织、各个部门、各个行业,以王加富为榜样,在当前开展的“美丽乡村”和“田园城市”建设中,充分发挥新乡贤的示范引领作用和文化道德力量,教化乡民,反哺桑梓,泽被乡里,温暖故土。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乡村深深扎根。王书记还要求,要在全县发现和培植100名王加富式的乡间贤达。

  领导的鼓励使他夜不能寐,社会的热捧使他坐卧不安。但在成绩和殊荣面前,王加富又十分冷静。他深深懂得,荣誉只是昨天的日记,奖杯只是过去的记忆。前路有驿站,但奋斗没有驿站;生命有终点,但奉献没有终点!他决心把今天的荣誉作为起点,在人生的道路上继续创造大美,奉献大爱!

  (注:本文作者郭恒勋,现年72岁,系中国作家协会山西分会会员,曾在全国各大报刊发表报告文学、诗词、新闻上千件,已出版《滴水斋箴言》、《滴水旖旎》等十部文学专著。)

广告
广告
广告
关于我们| About us|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供稿服务| 法律声明| 招聘信息|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3042号]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69978800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

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3042号]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69978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