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索
中国电影产业亟需”软硬并驱”方能突出重围
2017年02月14日 13:39    中国商网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讯(薛剑飞 记者 李金)众所周知,《哈利·波特》已然远远超越了一个幻想故事。一本书,一群会使魔法的学生,一个个施展魔力的电影镜头,让背后的“J.K。罗琳”从无名小卒成为炙手可热的大作家。哈利的粉丝无处不在,并且在世界范围内几乎形成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它的系列产品超越了性别和时代。而这就是电影的无限张力。

  自1895年法国卢米诶尔兄弟发明电影已有百余年,现如今电影早已飞入寻常百姓家。在国内外电影的交错和搏弈中,未见刀光剑影,已晓腥风血雨。电影产业诞生的那天起,注定将在飘渺的风雨中寻觅前方的灯塔。

  百年电影路面临“变革路口”

  大家知道,好莱坞是世界电影的造梦工厂,而中国自2012年后每年要进口34部好莱坞大片。这些大片凭借着大资本、大制作、大明星的“大块头身板”,一次次狂妄席卷中国电影市场。市场经济从来不相信眼泪,只以成败论英雄,快速崛起的电影票房和院线也催生着一种电影生态,而中国影视产业却过分倚重娱乐精神,创作出现畸形发展态势。

  随着大片的渗透深入,国内的众多电影人在市场的驱动下,更多的IP还未被格式化,却已被过分地“套路”化,电影创作与生产进入极端类型化的陈规定势之中。

  近年来,国内电影票房成功者多为喜剧、动作、青春爱情等几大类型,但在文化多元化、趣味分众化的当下,仅有几种成功的类型化范例不仅无法让国内的观众满意,更恶劣的是尝到短期成功甜头的电影创作者、生产者们不思进取,仅在自我重复、模仿乃至剽窃他人智慧成果的歧路上越走越远,从而造成创意贫乏、题材重复的境地。这种类型化的表达与本土文化之间存在错位。近两年又出现了一批新的魔幻、奇幻大片,如《九层妖塔》《寻龙诀》《盗墓笔记》等根据网络文学改编的电影,这些电影无论从特技、情节还是细节处理上虽仍有诸多瑕疵,但也改变了以往只把历史化为伤痕的创作策略。这种当代历史的魔幻片又在实质上缺乏一种底蕴文化逻辑和价值上的强有力支撑,本来应该蕴含深层文化脉络的电影述说在此刻显得如此苍白无力。变革中的重重迷雾,让电影人在思索不不断探求,中国电影产业如何不负于这个黄金的时代。

  2016年,从内容生产,到发行放映,覆盖全产业链的国有电影企业领头羊——中影股份和上影股份加速深化改革,实现企业上市。《电影产业促进法》将于2017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这既是文化立法领域的一次重大突破,更是文化体制改革划时代的里程碑。 111周岁的中国电影已经正式走进了宽紧结合的“法治时代”。

  在螺旋式的电影产业化改革中,国家层面出台和制定了电影及相关产业政策,国家各类影片创作沃土短时内空间高涨,地方从在财税、土地、金融等方面对电影产业扶持力度加大,前沿电影科技研发、人才培养、外宣推广也在齐头并时,这些利好因素都架构在市场的规范和繁荣。

  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统计数据,截至2016年12月31日,中国电影总票房为457.12亿元,同比增长3.73%;在中国上映的美国电影共有46部,其中包括32进口部分账大片和14部进口买断影片,一共创造了约159亿元的票房,占2016年中国电影年度总票房的34%;在全年票房排名前10位的影片中,有5部是美国电影,如《疯狂动物城》《美国队长3》等等。

  电影总量空前高涨,票房增速放缓,“拐点论”的质疑不绝于耳。2016年的票房数字距离去年年初业界展望的600亿元仍有一定的差距,但这也意味着伴随连续十多年的高速发展,中国电影必将进入更为平缓、理智的调整期,中国电影工业体系、产业发展模式和增长发方、创意开发能力、人才培养机制等环节在面临挑战的同时,也将迎接巨大的新机遇。在此过程中,中美电影产业的持续合作、对话、共赢,将成为两国乃至世界电影产业寻找全新增长点的强劲动力。

  电影市场国际合作 出路在何方?

  据报道,美国电影协会为促进中美电影界的广泛交流,已相继举办了第6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共赢-国际电影产业融合新版图”高峰论坛及好莱坞大师班、第19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第三届全球电影产业链高峰论坛”。其实,这不仅仅是美国单方面的喜好,中国电影产业已然呈现国际合作优质案例。

  自中美两国2012年签署《中美双方就解决WTO电影相关问题的谅解备忘录》以来,不仅引进片的数量、片方分账比例有所增加,中美两国电影人的交流也日益密切,经过4年的时间,中美合拍片已结出硕果。2016年,合拍片的合作对象覆盖了17个国家和地区,同样创下了历年新高。在电影票房增速放缓的当下,合拍片不论是数量,还是合作国别都有增无减,中外电影人通力合作,持续不断地为电影市场注入活力,也为观众提供了更 加丰富、多元的观影选择。 在2016国产片票房排行榜前10名中,《美人鱼》、《湄公河行动》、《功夫熊猫3》、《绝地逃亡》、《长城》等电影均为合拍片身份。

  除却电影制片的合作,电影论坛和电影市场同样代表了一个电影节的商业价值和艺术价值,比如每年的戛纳国际电影节电影市场对电影人的吸引力几乎不逊于金棕榈大奖,而国内的每年上海电影节和北京国际电影节开办了多年,而自搞出来的电影市场和电影论坛两大活动区,但效果显然不尽如人意。

  在电影市场部分,尽管参展各大电影节的企业不在少数,但整个市场却稍嫌冷静,接受采访的几家公司都表示在市场上并没有什么太吸引人的项目,自己在电影市场上也没有太多斩获。一家公司负责电影市场的相关人士表示,“其实现在国内市场的情况大家都清楚,有好的项目根本不用等到电影节、电影市场,早就在公司之间谈好了。其实我们也没指望能在电影市场谈成什么项目合作,就是来参与一下。”

  在论坛方面,除了几家民营企业自办的论坛大多是为了推广自家的产品或者项目,官方层面的声音很是微弱。无论是对于业内还是对于大众来讲,都显得未免有些过于冷门,而嘉宾的冷门加上话题的专业性太强,都直接导致了论坛不够吸引眼球,自然也不就不能产生足够的影响。

  有专家指出,从整个电影工业来说,如同《长城》这种类型的电影仍是中国电影产业的短板,如何通过电影渗透文化达到在全世界的地位和影响力,这同样是中国缺少竞争力的一个关键点。而青春类的艺术电影影响力是极其有限的。美国电影发展的几十年,输出它自身富有特色的文化和价值观,它影响我们全世界的年轻人。对外输出的、院线电影、商业大片,这是电影里的“重工业”,中国电影在这上面一直缺席。反观中国国内的这么重量级的市场,搞不好就是自娱自乐,搞不好就是印度的“宝莱坞”。

  群雄并驱烧钱硬件 电影走向扑朔迷离

  2016年12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最新数据,中国电影银幕已超过4万块,跃居世界第一,中国电影银幕以每天增加26块的速度递增。银幕数量的持续快速增长为电影市场规模的再扩容,预留了更大空间。但也要看到,2016年中国电影票房增幅收窄。截至12月21日,全国票房总量已近440亿元,增幅比照往年却是有限的。中国电影市场的年票房从2002年还不足10亿元,到2010年站上100亿元关口,用了8年时间持续高速增长,而 2016年的票房增长情况呈现“前高后缓”,引发业界高度关注。

  与此同时,目前有据可查的全国银幕已达40917块。全国银幕中,3D银幕占比达85%,已成为影院建设的“标配”之一。此外,今年新建影院中平均每个影院有5.6个厅,多厅化影院已成为影院建设的主流。2016年票房产出超过60亿元的万达院线依旧位列榜首,广东大地、中影星美、上海联合、中影南方新干线以超过30亿元的成绩组成第二集团,中影数字和金逸珠江分别站定第六和第七,排名第八的横店影视勉强挤进20亿俱乐部。也正是在去年,中国电影的放映端市场出现了并购狂潮,万达院线连续收购了大连奥纳、广东厚品以及赤 峰北斗星等影城;中影股份宣布拟以5.53亿元收购在东北三省拥有多家影院的大连华臣;完美世界收购今典院线、今典影城和今典文化;阿里影业认购了大地影院10亿元可转债;博纳影业旗下影院数从2010年的6家增至40家;当代东方并购了华彩天地拥有院线双牌照;恒大、红星等多家房地产企业涉足投资影院。

  高标准、高配置的电影硬件上马,似乎对电影产业的促进有着立竿见影的功效,但最终的2016年票房收盘却不尽人意,而同期所推出的众多的电影存在着叫好不叫座的状况。市场呼唤政策的“热时代”出台,而文化的原动力却是捉襟见肘,IP数据依然没有呈现爆发态势,其中最为重要的电影创作还是中国电影产业的软肋之一,当人们坐在高档电影软包时却无奈地观看着激动万分的的套路巨片时,一边是国际间的广泛合作,一边是国产电影类型和制作的软弱无力。作为中国电影产业链的每个环节应该为此动容。

  从电影产品细节起步 构筑完美链条架构

  曾几何时,我们谈论国产电影时, IP(知识产权)背景下的创作让中国电影人自豪,当市场的这扇大门全面敞开之际,热评之后的冷淡让电影产业不得不重新思考。百年电影路上的彷徨也许只是暂时的“卡带”,在国际间的交流与合作,我们同样要学会与市场共舞的办法和技巧,这并不只是几条花边新闻能解决的。“观众是上帝”这是一句不老的箴言,从内容到IP的链条架构,从生产到宣传以及院线排片的每个环节都是中国电影人需要做的。

  “这是希望之春,也是失望之冬”——狄更斯的名言让中国电影人反思,观众的审美标准一定会提升,观赏水平一定是在逐渐提高的,特别赶上今年的烂片居多,他们做出的拒看或者说看过后表达愤怒的行为也就很好理解。

  业界人士强调,与其把提升电影质量的希望放在通过观众用钱包投票来精神刺激电影人上,倒不如去踏踏实实地做好中国的电影工业,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中国电影的工业化水平,这种工业化并不仅限于制作大片的能力,而是从剧本的编辑开发,项目的建立、制作到宣传发行的电影产品的整个生产流程,这些都是一个国家电影工业化的体现。没有这种制度上和人才上的成熟度,仅是电影人豪言壮语地说“我立志要做好电影”这类话是远远不够的。

责任编辑:董臻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推荐阅读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中新图片

中新图片

  •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