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山西建在煤矿采空区上的高尔夫球场”被取缔

2015年06月16日 00:08  中国经济周刊

p34曾经的粉煤灰沉淀池已变成高尔夫球场内的8 个景观湖《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韩文I

  曾经的粉煤灰沉淀池已变成高尔夫球场内的8 个景观湖《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韩文 摄

p35-1长风高尔夫球场所在区域,改造前,地上是垃圾排放场,地下是采空区。图片翻拍自王义军提供的“今
p35-2

  长风高尔夫球场所在区域,改造前,地上是垃圾排放场,地下是采空区。图片翻拍自王义军提供的“今昔对比”画册。

  投资人自嘲“治污成了‘罪人’”,呼吁“区别对待”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韩文︱山西太原报道

  “我们治污成了社会‘罪人’。” 5月20日,在山西省太原市万柏林区西峪西街的长风高尔夫球场,投资方山西亿量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亿量公司”)法人代表王义军自嘲道。

  3月30日,国家发改委公布了全国66家被取缔的高尔夫球场名单,长风高尔夫球场因“规避政府监管、顶风新建、私自运营”位列其中。

  据王义军介绍,与其他被取缔的球场不同,长风高尔夫球场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座建于煤矿采空区上的球场,同时,该球场还是一座修复利用工业、生活垃圾污染土地建设而成的球场。

  球场被取缔后,王义军除了奔走呼吁,大部分时间都用在接待有关部门的善后检查与调查。与此同时,长风城郊森林公园的其他项目也相继陷入停顿(注:长风高尔夫球场为长风城郊森林公园项目之一)。

  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王义军直言,“我不是要‘翻案’,只想说说这个球场的‘不容易’,也希望制定高尔夫产业政策的有关部门能考虑这类球场的生态效应与社会价值。”

  球场“诞生记”

  直到现在,王义军仍清晰记得5年前上山时那“垃圾丛生、沟壑遍地”的一幕。为了“留住”过去,改造前,他特意把山上每一处污浊不堪的场面拍成照片,然后配上改造后的图片,做成“今昔巨变”的画册与视频资料。

  翻开画册,其中两处地方最为显眼:一处是原太原一电厂倾倒了12年的粉煤灰沉淀池,占地面积728亩,画面上是一个巨型的灰褐色湖面;另一处是西峪煤矿生产了10余年的黏土砖厂,由于长期取土,地面留下的众多沟壑被堆积成无数个垃圾场。

  亿量公司采用三七灰土碾轧和先进的土工布防渗技术,将粉煤灰沉淀池变成高尔夫球场内的8个景观湖;黏土砖厂与垃圾场业已被改造成绿草茵茵的高尔夫练习场。

  谈起建设高尔夫球场的初衷,王义军表示,当初并没有这一设想,只是企业出于转型的需要参与了太原市的“西山综合整治”;球场是在治理过程中因地质因素被迫上马的,当时建球场的想法也是为了治污与修复生态。

  记者了解到,2011年,太原市为了将植被损毁严重的西山地区建成生态屏障,提出把西山作为一种资源进行市场运作,采取“市场化运作、公司化承载、园区化打造”模式,鼓励吸引社会资本参与。太原市政府办公厅为此下发了《关于加快西山城郊森林公园建设的实施意见(试行)》,提出力争“十二五”期间在太原西山建设若干个高标准、成规模、上档次、有品位,能满足群众生态休闲、健身娱乐、旅游观光多种需求的城郊森林公园,把太原西山打造成为生态优美、功能齐全、设施完善的综合型城市后花园和自然生态屏障。

  亿量公司正是在此背景下与其他12家企业“上山”的。在西山治理中,亿量公司承建的长风城郊森林公园项目,是西山城郊森林公园项目中的一个子项目,占地面积8800亩,其中工矿用地7501亩。政府给予的回报是,在保证绿化面积不低于公园总面积80%的前提下,其余20%的土地面积可用于公园配套设施建设和适度开发。

  “下面是采空区,上面是垃圾排放场,很多专家看过后都认为建球场最合适,既可以防止水土流失,还能避免二次污染,可以治理得更彻底。”王义军表示,“沉淀池上面根本种不活树,其他地方由于湿陷性黄土加上采空区的因素,种上树再浇水,水就顺着树根往下走,极易形成地面塌陷。”

  2010年至今,为了兑现绿化承诺,亿量公司在西山清运各类垃圾与煤矸石120万立方,迁移村民坟墓5000余座,先后栽种树木81万株,完成绿化面积6100亩,投入累计约8亿元。

  在这座山地高尔夫球场通往后山的公路上,多台工程机械正在施工,王义军提醒记者留意脚下隆起或撕裂的路面。“这就是采空区,地面沉降严重,村庄都搬迁了。治理这样的荒山荒坡、工业废弃地、垃圾场难道还有更好的办法?”王义军感叹道。

  “我们也知道你在治污,但你建了一个高尔夫球场”

p36-1地处西峪煤矿采空区的长风高尔夫球场,周边地表沉降严重《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韩文I 摄

  地处西峪煤矿采空区的长风高尔夫球场,周边地表沉降严重《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韩文 摄

p36-2地处西峪煤矿采空区的长风高尔夫球场,周边地表沉降严重《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韩文I 摄

  地处西峪煤矿采空区的长风高尔夫球场,周边地表沉降严重《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韩文 摄

  虽然踩踏了高尔夫球场的红线,但王义军认为自己做了一件“能感动上帝的事”。在他看来,亿量公司的行为令许多人难以置信,也感动了为数不少的知情人,其中包括国家有关部门的多位调查人员。每次迎接调查组的时候,王义军都会把视频、画册打开,不厌其烦地重复那段“心酸事”。“听我讲完后,很多领导的态度都发生了变化,称‘没想到你们是这么做的’。”王义军说。

  王义军说,球场被取缔之前,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坦陈,“我们也知道你在治污,但你建了一个高尔夫球场。对不起,高尔夫球场属于政策取缔范围”。

  2011年4月11日,国家发改委等11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开展全国高尔夫球场综合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所有球场一律不得占用耕地、天然林和国家级公益林地,并对占用耕地、自然保护区或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非法围垦河湖、非法占用公共资源4类球场进行重点督办。各地政府要在2011年6月底前将本地区所有球场名单及违规球场清理整治情况进行汇总上报。

  此后,国家有关部门开始加大力度,重点对各地的清理整治情况进行了监督检查。

  王义军表示,长风高尔夫球场并未触碰上述四大禁区,也不存在占用天然林和国家级公益林地的情况。相反,球场是建于煤矿采空区上方,利用荒山荒坡及污染土地超过了球场总面积的80%以上。此外,球场的绿化用水全部来源于发电厂的中水。

  对于被取缔的原因,王义军认为是太原市严格执行了上述通知中“2011年6月底”的时限——长风高尔夫球场没有在这个时间内被有关部门上报。“我们当时不知道11部委发的通知,市里也没有找过我们,更没往上报,最终的取缔结果还是从网上看到的。”王义军说。

  在2014年11月24日太原市发改委给市政府的《关于以市政府名义上报全市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工作情况的报告》中,提及长风高尔夫球场时称:2011年5月以来在承建西山城郊森林公园时,于2013年9月私自建成运营一座27洞国际标准高尔夫球场……绿化治理荒山荒坡、粉煤灰池等废弃污染土地2399亩,修复利用乔木林、灌木林446亩,破坏灌木林14亩(编者注:球场用地总面积2859亩,为上述三项面积之和)。

  报告决定,对规避政府监管、顶风新建、私自运营的长风高尔夫球场予以取缔。

  令王义军难以接受的是,国家对高尔夫球场的清理整治分为“整改、撤销、退出、取缔”四种形式,长风高尔夫球场却直接被予以取缔。在此次“清理整治”中,太原市共上报了两座球场,即该市的全部球场,另外的一家球场被列入整改名单。

  2014年1月,在球场首次被查后的停业整顿期间,王义军曾心存侥幸。因为这一年的1月10日,审计署在全国政府性债务审计时发现了长风高尔夫球场。在给山西省政府办公厅的转送函中,审计建议提出:应责成该公司对被破坏的林地按规定进行造林补偿,对建成使用的球场可能造成的环境污染加强监管……并在该公司补办相关手续时,从新从高缴纳相关规费。

  “按照规定,被取缔的高尔夫球场要恢复土地原状,但市里认为不宜恢复。我也不可能把原来的粉煤灰挖出来!”王义军有些哭笑不得。

  王义军一再强调,取缔长风高尔夫球场,谁都没有错,国家以及省、市有关部门都在严格执行国家政策。但他希望有关部门能区别对待、分类指导不同的高尔夫球场,尽量不要搞成“一刀切”。他认为,像长风高尔夫球场这类治理污染、利用采空区的球场,应给予鼓励与扶持。

0
责任编辑:石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