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港媒:“习近平版”五年规划成形 东部战略重启

2015年05月29日 12:08  中新网

  中新网5月29日电 中共十八大后,习近平首次回到曾经主政的浙江考察,并在当地主持召开华东七省市负责人座谈会。对此,香港《大公报》网站29日刊文分析指,这不仅是习近平在地方考察期间所主持的为数不多的省市一把手座谈会,更是其首个听取“十三五”规划意见建议的公开活动,当中释放出来的丰富信息颇耐人寻味。而未来五年里,东部沿海地区有望成为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的试验田。

  文章摘编如下:

  两年多来,类似规格和形式的座谈会屈指可数,有据可查的包括2013年7月23日习近平在湖北武汉主持召开的部分省市负责人座谈会,以及今年2月26日习近平在视察北京期间组织京津冀三省市领导参加座谈会。不过前者主要是就全面深化改革征求意见建议,为十八届三中全会预热,后者则着眼于京津冀区域协同发展战略,与此次以“十三五”规划为主题、全面阐述未来五年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总体思路的座谈会内容相比,重要性不可同日而语。

  “十三五”料更具“习式特色”

  去年4月17日,国家发改委组织召开“十三五”规划编制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标志着“十三五”规划编制工作全面启动。

  比较而言,“十二五”规划编制过程中,最高领导人亲自主抓的场景不太常见,除了在向党外人士征求意见时,须由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出面主持外,其他与地方省市负责人或专家学者的座谈交流,多交由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负责。

  而拥有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身份的习近平,显然将对这一国民经济领域最重要、最高规格的规划倾注了更多时间精力。事实上,这并非习近平首次在公开场合提及“十三五”规划。早于今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他在参加团组讨论时就特别谈到,“我正在集中思考‘十三五'规划。这是实现全面小康的规划,是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的规划。”两会结束后,他在会见欧洲议会议长舒尔茨时又说到,“我们还将研究制定‘十三五’规划,相信在新的规划中我们会找到中欧合作的契合点和新机遇。”

  之所以对“十三五”规划如此重视,一方面当然与中国当下面临的经济形势密不可分,习近平在浙江考察时特别提到“路总是有的,路就在脚下”,显示当前亟需用一部既高瞻远瞩又具可操作性的发展规划,描绘出清晰可见的时间表和路线图,来提振士气和信心。

  “十三五”规划是习近平主政之后编制的第一个五年规划,中国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后冲刺的五年里该如何走得既稳又好,规划将发挥的历史作用至关重要。

  据悉,“十三五”规划已于今年春节前正式进入编制阶段,编制工作大约会持续半年。按照往年五年规划的出炉流程,今年是规划编制承上启下的定调年。一般来说,在规划编制起草完善的过程中,将经过多次高层审议,而后将规划初稿于今年秋季召开的中共中央全会上提交审议,并确定基本规划思路。2016年,也就是“十三五”开局之年的全国两会上,将通过正式的“十三五”规划纲要。

  有消息称,中央多个核心决策部门的人士均已参与起草工作,规划编制还以课题的形式凝聚着各领域学者智囊、学科带头人和社会贤达的智慧。可以预见的是,“十三五”规划草案,将更多地贯彻习近平主政理念,打上“习氏政治经济学”的脉络烙印。

  东部沿海将获更大改革话语权

  这一特点,亦可从习近平首次开展听取“十三五”规划意见建议的公开活动,便选择华东地区,得到进一步印证。此次他在浙江考察调研时专门强调,要“干在实处永无止境,走在前列要谋新篇”,而实际上,“干在实处 走在前列”曾经是习近平2003年至2007年担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期间的施政思路。

  由此可见,在未来五年的经济社会发展中,有望“走在前列”的浙江乃至整个东部沿海地区,将被赋予更大的责任和使命,也自然将获得更多的关注和支持。这也被舆论解读为——“东部战略”重启。

  上世纪90年代以来,在鼓励东部沿海率先发展的方针下,从北到南,辽宁沿海经济带、河北沿海地区、天津滨海新区、京津冀地区、山东黄河三角洲高效生态经济区、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江苏沿海地区、浙江沿海地区、长江三角洲地区、海峡西岸、珠江三角洲地区、北部湾经济区等规划纷纷上升为国家战略,形成中国继改革开放之后又一轮沿海大规划和大发展的高潮。此后,为加强区域协调发展,中央先后作出实施西部大开发、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促进中部地区崛起等重大战略决策,发展重心有所转移。

  而从目前来看,正在起草的“十三五”规划,极有可能将重新赋予东部沿海地区更重要地位。这显然并非简单的“风水轮流转”,分析可见,下行压力加大是中国经济运行面临的最突出问题,且至今尚无明显筑底迹象,过去的增长点出现下滑而新增长点尚不清晰。

  从区域来看,过去主要依靠的东部沿海地区支撑全国增长,随着出口受阻,传统制造业外移,环境约束强化和生产要素的转移,东部地区增速普遍下滑,上海甚至取消了GDP增长目标,而四川、重庆、新疆等地虽然经济发展态势相对较好,但体量毕竟有限,难以扭转整个下行态势。

  在此背景下,唯有在“十三五”规划中更好地发挥东部沿海地区的作用,才能促其凭借良好的发展区位、发达的产业基础、先进的管理模式、雄厚的科技支撑,在中国经济转型和创新发展模式方面发挥更为重要的引领作用,并成为推动中国发展方式转变的重要支撑力量。

  此番意蕴深远的“浙江行”,已经清晰传递出高层声音,期待东部沿海加快经济结构转型、经济体制转轨的步伐,提高发展活力和核心竞争力;同时,无论是首先获得自贸区试验落户的上海,还是第二批获批自贸区的天津、广东、福建,均处在沿海开放前沿,这一区域未来也将率先承担起为全国引路、试验的任务,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供其他地区借鉴。

  显然,东部战略“重启”之下,再次站在区域发展“镁光灯”下的东部沿海地区,将获得更多的重视及话语权,与其说这是国家区域发展重点发生转移,不如说是从“转型升级”的角度出发考虑“东部率先”。可以预料的是,未来五年里,东部沿海地区有望成为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的试验田。(郑曼玲)

0
责任编辑:石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