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山西柳林多起巨额高利贷崩盘 中诚信托踩雷振富

2013年03月18日 11:36  《瞭望东方周刊》

  截止2011年12月底,振富集团债务已达98亿元,其中原始本金62亿元,利息36亿元,“原始本金中有29.8亿元来自高利贷,直接给振富集团放贷的有345人,通过这些人间接放贷的至少还有两万人。”该知情人说,“资金上亿元的有16人。”

  何力杰已经在太原躲了6个多月。

  身背亿元高利贷,令曾在山西柳林也算知名人物的何力杰沮丧不已,“整天在脑海中浮现的唯有追债的人,头顶像压着一座山”。

  今年春节,他和儿子躲在太原勉强混过了年关。手机一直持续关机,但是,只要打开,铺天盖地的讨债电话和短信就会涌进来,一天百十个讨债电话打得他“头皮发麻”。

  2012年年底,他的信用卡已经透支数十万元,银行声称要起诉他,“做了多年生意,竟然落魄到如此地步,太丢人了。”何力杰说。

  柳林高利贷肇始于2002年。它随着煤炭市场的升温迅速做大,当地工人、农民、医生、教师、职员、公务人员、个体户等等均身陷其中。

  何力杰既是放贷者同时也身兼借贷者,他把借来的资金汇集后再放给需要用钱的企业。在柳林,高利贷似一座巨型金字塔---塔尖是用钱企业或个人,塔身、塔基则是由诸如何力杰这样的人层层堆砌而成。

  而今,这座曾貌似坚不可摧的金字塔已变得摇摇欲坠---多起巨额高利贷崩盘。

  中诚信托踩雷山西振富

  柳林高利贷浮出水面缘于中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下简称中诚信托)的一个30亿元矿产信托项目。

  2012年6月,有媒体报道:中诚信托矿产能源项目近期出现重大风险,且引起了监管层的高度关注,现正集合各方力量谋求“妥善解决”。有知情人士透露,负责代销产品的国有大行对此事非常愤怒,目前已收紧甚至叫停各分行代销中诚信托产品的权限。

  6月下旬,中诚信托网站上一篇题为《2010年中诚-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临时报告一》的公告掀起轩然大波。该公告表明,中诚信托名下规模为30.3亿元的一款矿产信托(诚至金开1号)的融资方“因账外民间融资”新增三笔诉讼。中诚信托表示,其第一时间向监管部门及有关部门汇报了相关情况。当地政府极为重视并成立了由政府牵头相关部门参加的专门风险处置工作小组。在工作小组统筹下,中诚信托积极参与核实民间融资情况、清查资产,在法律法规框架下稳妥解决此事件。

  中诚信托披露的资料显示,该款信托计划总额30.3亿元,期限为3年,成立日期是2011年2月1日,融资方为山西振富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下简称振富集团)。其中30亿元由工商银行(4.11,-0.07,-1.67%)对社会投资者发售,3000万元由振富集团控制人王于锁、王平彦父子认购。虽然,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2014年1月31日才到期,但由于振富集团的现金流已经受到影响,如果不能补充新的现金流,到期将可能出现不能兑付的情况。

  向中诚信托融资30亿元的振富集团于2010年7月注册成立,法定代表人王于锁。振富集团是家族式企业,注册资本5000万元,其中王于锁出资500万元,占10%,王平彦出资4500万元,占90%,二人为父子关系。

  在柳林当地业界,振富集团下属的山西紫鑫矿业集团有限公司、柳林县振富煤焦有限责任公司、柳林县振盛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山西振业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均是小有名气的企业。其中,山西紫鑫矿业集团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在太原,法定代表人王平彦,注册资本2.1亿元,已取得山西省煤炭资源整合主体资格。

  振富集团涉及高利贷在柳林县并非秘密。何力杰曾与振富集团有过资金往来,他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记者:2010年,振富集团为了并购山西三兴煤焦有限公司即已开始在民间借贷,“与中诚信托签订协议前就已融入20亿元高利贷。”后来,虽然并购成功,但山西三兴煤焦有限公司核心资产“白家卯煤矿”的采矿权却未得到官方核准,加之振富集团下属多个项目进行基建,“煤矿生产不了,企业基建大量进行,因而现金流出现问题。”为了延长时间等待采矿权批准,振富集团于是找中诚信托进行融资。

  2011年,振富集团与中诚信托签订协议融资成功。而中诚信托的入局并未使振富集团起死回生---2011年6月,振富集团开始以各种理由拖欠民间放贷者的利息。2012年2月,上门讨要利息的放贷者得到振富集团正式答复:资金链彻底断裂,利息及本金无法支付,“高利贷崩盘了。”

  有消息人士说,柳林县政府曾就振富集团债务问题与中诚信托交涉过,当地官员提出:一、当初,振富集团就没有资格贷这30亿元。二、30亿元资金没有到位之前,民间高利贷就已经注入振富集团,对此,中诚信托在贷款之初调查不合理,没有调查清楚。

  何力杰告诉本刊记者:振富集团拥有5座煤矿(含一座过渡保留矿井)和一座洗煤厂,但除内蒙古煤矿已办理股权过户及质押手续,其余煤矿目前尚不具备股权质押条件。目前振富集团旗下大部分矿业停产,振富集团实际控制人王平彦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警方控制。

  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告诉本刊记者,截至2011年12月底,振富集团债务已达98亿元,其中原始本金62亿元,利息36亿元,“原始本金中有29.8亿元来自高利贷,直接给振富集团放贷的有345人,通过这些人间接放贷的至少还有2万人。”该知情人说,“资金上亿元的有16人。”

  王凤连究竟将钱放给了谁

  让柳林高利贷闻名的人是王凤连。

  56岁的王凤连,柳林县薛村镇高红村人,因为放高利贷,她在柳林县被视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高峰时,王凤连放出去的高利贷有40亿元。”有知情人说,“她能在一天之内筹集到一两个亿的资金。”

  王凤连被当地人戏称为“银行行长”,之所以有这个外号,除了能在短时间内筹得巨资外,还因为给她钱的人身份复杂---官员、职员、企业老板、个体户、医生、老师、打工者,各行各业,形形色色。有知情人说,之所以被众人信任,是因为在柳林县,王凤连给付利息的速度最快,“(月利)二分、三分给了她,她三分、四分放出去,到了日子就给利息,一天都不拖,大家都相信她。”

  熟悉王凤连的人告诉本刊,最早王凤连在高红村开小卖部。2006年,当地一个大企业在村子附近搞了一个工业园区,“当时,要征地拆迁,企业给村里人发钱,少的几十万元,多的几百万元,王凤连把这些钱吸收起来放高利贷,就这么起家了”。

  2009年,王凤连在柳林县城中心“汇丰酒店”里常年包房,公开收放高利贷。“柳林县里做小买卖的都把钱送到那里。”知情人说,“王凤连没有款额限制,三千、五千不嫌少,十万、百万不嫌多。”接到钱,王凤连会给放贷者打一张白条:今收到XXX的XXX钱,利息XXX,还款日期XXX,最后,加盖王凤连的名章。

  有知情人说,从几十万做到几十个亿,王凤连至少挣了10亿元。但是,王凤连除了部分房产和豪车外再没有其他资产,“她是个很节俭的人,平时三顿饭都是回家吃。”

  王凤连位于县城西部307公路旁的那幢4层小楼空寂无人。邻居贾姓村民告诉本刊,这幢楼是王凤连放高利贷收回来的,半年前,这里还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现在,几天都见不到一个人。

  2011年12月开始,众多放贷者发现王凤连结算利息的速度越来越慢。到了2012年初,利息结算竟然彻底停了,“问她为什么不结利息,她说资金链出了问题。再问她钱都放到哪里?她沉默。”所有的人都认为王凤连没有实体又说不出资金流向,肯定她是被骗或者转移了资金,于是,放贷者开始向她逼债据说,2012年为了要债曾有人绑架过王凤连,“至少被人绑架过两次。”

  王凤连堆砌的高利贷金字塔开始崩塌---2012年4月23日,有人向柳林警方报案2012年5月2日柳林警方对王凤连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5月5日对其刑事拘留6月12日对其执行逮捕。柳林警方同时对涉案的王凤连丈夫田有财、儿子田安平及相关人员采取了强制措施,并网上追逃4人。

 [1] [2] [3] [下一页]

0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