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首页-新闻-国际-财经-港澳-台湾-华人-文化-娱乐-体育-I T-教育-汽车-华文报摘-健康-生活-房产-家居-视频-图片-社区-侨网-华教网-图库-供稿
中新检索  
本页位置: >> 中新山西 >> 正文

山西太原:龙年临近探“龙城”


来源:山西晚报 2012年01月12日 11:07




  太原为啥叫龙城 带龙街巷有多少

  “井邑龙斯跃,城池凤翔余。”这是唐玄宗在《过晋阳宫》中的著名诗句,赞美太原是一个龙飞凤翔的城市。龙年春节临近,对于俗称“龙城”的太原市民而言,“龙”字倍感亲切。耳熟能详的五龙口、白龙庙、天龙山、黑龙潭、龙城大街……太原为什么叫“龙城”?都有哪些与龙有关的街道、寺庙、山水、村落?龙城的民间艺人能工巧匠都准备了哪些“龙”贺新春?龙城摄友该在哪里拍“龙”?为此,从今天开始,本报特推出“山西晚报龙年临近探龙城”专题系列报道,本报记者将带着您——探寻龙城、龙地、龙物、龙景。

  拥有2500多年建城历史的太原,为何被称为“龙城”呢?“龙城”的龙头、龙尾又在哪里?太原大学旅游系主任康玉庆教授与太原市地方志办公室编审科专家陈老师,深入浅出地进行了解答。

  1月10日,太原大学校园内,康玉庆教授一见到本报记者,就开门见山介绍起来:“太原,是成就帝王霸业的龙兴之地,造就了一个又一个真龙天子,被誉为龙城。”

  他解释说,古代太原地位重要,曾经是9个独立政权的国都或陪都。历史上诸多帝王起家都与古太原有关,从这里走出的皇帝达20人。“先有晋阳,后有汉唐。”古太原历史上,汉文帝刘恒、唐太宗李世民都是由此起家。汉文帝刘恒8岁来到太原为代王,16年后即位并开创文景之治,成就西汉盛世。汉景帝刘启则是出生在晋阳。唐王朝发祥于太原,李渊、李世民父子定都长安后,因晋阳古称唐国,遂定国号为唐,并先后封太原为“北都”“北京”,与京都长安、东都洛阳并称“三都”“三京”。到了五代十国时期,后唐、后晋、后汉、北汉等都以太原为开基发迹之地,封为国都或陪都,因此,太原素有“龙城”一誉。

  康玉庆教授说,在学术界,正式提出“龙城”之称是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省著名学者、历史学家郝树侯先生在其出版的《太原史话》中提出:“赵宋统治集团把晋阳叫做‘龙城’,意思是说,晋阳北面的系舟山是龙角,西山南行有龙山、天龙山,是一条粗长的‘龙尾’,晋阳正当这条蟠龙的中心,所以时常有‘真龙天子’出现。”关于“龙城”太原的说法,由此被社会广泛认可。2003年,太原建城2500年庆典时,“龙城”成为太原的一张城市名片,被响亮提出并传向世界。

  太原市地方志办公室编审科专家认为:太原被称为“龙城”,是广泛流传在民间的说法,并不是明确出自哪个帝王之赐或是其他,但与历史上出皇帝并多次成为国都或陪都有关,“龙城”是个别称。

  康玉庆教授说,不少学者一直在为太原“龙城”之称的由来查找历史证据。“龙城”这一称号,对太原文化、旅游产业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也符合太原历史发展特点,更是太原市民喜爱的称号,全社会应该一同打造好我们的“龙城”品牌。

  至于龙头、龙尾等在哪里?康玉庆教授表示:古代有人认为太原的山川雄胜,是东北方向(龙头)向西南方向(龙尾)的一条龙。龙头位于太原和忻州交界的系舟山,龙尾在天龙山,晋阳古城是龙腹。对于系舟山为龙头的说法,元好问的《过晋阳故城书事》中也曾有记载,其中一句:“君不见,系舟山头龙角秃,白塔一摧城覆没。”北宋统治者认为晋阳是“龙城”,系舟山是龙首,所以在毁灭晋阳之后,又把系舟山顶铲平。

  就这些问题,本报记者还采访了多位史志专家和历史学者,查阅《太原史话》《太原市志》《晋阳文化概说》《晋源史话》等数十本书史,其观点多与以上两位学者的观点一致。

  本报记者 马继玲

  天龙山:因寺得名 石窟尤珍

  1月9日上午10时许,记者来到天龙山。此时,这里的温度为8℃,去年入冬时第一场雪现在还堆在山林间,没有融化。上山途中,记者一行看到有野鸡、松鼠出没于林间。“这里植被覆盖率高,尤其是丽豆和白皮松。白龙洞、黑龙洞遥相呼应,泉水四季常温。”在这里工作的雷帅,对天龙山最大的感受就是空气好,一上山,呼吸比在市里顺畅多了。

  天龙山旧名方山,因北齐在此修建天龙寺而改名,距晋源区约12公里,主峰海拔1430米。天龙山是天龙山石窟群所在地,以精湛的石窟艺术而享誉中外。据史载,东魏权臣高欢入据晋阳时,看中方山的景色秀丽,便在这里筑避暑宫,又凿石佛两龛,为礼佛避暑之胜地。皇建元年(公元560年),北齐皇帝又在方山上修建天龙寺,其后,方山之名逐渐被人们忘却,民间及旧方志均以“天龙山”名之。

  天龙山上的石窟自东魏始凿,又经北齐、隋、唐、晚唐五代的续凿,在东峰仙宕山、西峰大佛山布满了大大小小二十多个石窟,形成了绵延1公里的石窟群。清道光《太原县志》有载:“方山在县西南三十里,今呼为天龙山,盖因北齐所建天龙寺而因以名之也。山上有石佛阁曰漫山阁,其佛就山石为之,高数丈,覆以飞阁。左为白龙洞,洞内一泉为祈雨之所,其上有北齐神武避暑宫遗址……又有上洞、下洞石佛无数。”天龙山石窟为我国十大石窟之一,现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从东魏始凿至清末,历经1300余年,基本完好无缺。20世纪20年代后,天龙山石窟开始闻名,引起了帝国主义的垂涎,他们多次对天龙山石窟进行略盗和破坏,致使石雕艺术品无一件完整。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多次拨款对其进行修复,方使文物古迹重放光彩。

  天气寒冷,山间寂寥。记者一行来到天龙寺——现更名为圣寿寺门前。在一家营业的小饭店里,记者见到了56岁的王晋花。她是五坡村村民,十多年前,把家迁到天龙山开起了饭店。“现在全村200多口人,不少人都靠着天龙山吃饭。”王晋花说,进入秋冬季节,天龙山游客少了,但每逢初一十五,附近村民会来此上香,还比较热闹。

  二龙山:名字由来有四种说法

  二龙山位于太原市西北20公里的中北大学校区内,山高百余米,山上一个台子有瓷砖拼成的两条龙,有人称它为“二龙戏珠”;山下还有一条峡谷,寓名“回龙湾”。

  登山望远,步步有景,这是很多去过二龙山的人对它的评价。特别是滨河东路北延至中北大学后,二龙山成了许多市民假日登高锻炼的首选之地。

  1月10日下午,记者来到二龙山。山脚的石碑上,“龙园”二字硕大显眼。这里空气清新,随处可见居民在结伴散步,或学生在山间小路游玩。一位看山护林的老者说,因为山上有军事禁地,自己每天的职责就是提醒游客不要近前。

  今年70岁的刘桂珍,在上兰村住了四十多年,平日闲时喜欢爬二龙山锻炼身体。“对二龙山名字的由来,当地有着不同的传说。”刘桂珍说,当地居民认为二龙山是“龙城”的龙头,是太原的上风上水之地,而山下的“裂石口”就是龙眼。居民们的说法是真是假,记者向尖草坪区文物旅游局进行了考证。副局长李沛军称,对于二龙山名字的由来,记载中有四个版本。

  版本一:二龙山原名裂石山,汾水由此出峡,声震裂石,故名。裂石山原是一座石山,层叠块垒,植被稀落,早年曾有兰村人在山上放羊,亦名羊圈山。民国年间,村民张维青、张维汉兄弟决心在山上种树,改变村里风沙大的状况。兄弟俩每日上山挖坑浇水,栽上松柏,小树逐渐成荫。人们为了纪念兄弟俩的功劳,将此山改名为“二龙山”。

  版本二:当年,阎锡山和美国的石油大王哈莫交好。一次,二人上山游玩。在山顶,哈莫问:这是什么山?阎正要回答羊圈山,又觉不雅。踌躇间,一位随从灵机一动,回答:名叫“二龙山”,督军是一条龙,阁下也是一条龙,岂不是二龙山吗?两人听后十分高兴。从山顶下来,裂石山峡口风光无限,哈莫又问:这地方叫什么名字?一位随从拍马屁说:回龙湾,就是龙返回来之意。阎督军和石油大王听了好不开心。于是“二龙山”和“回龙湾”的名字就传开了。

  版本三:游记记载,裂石山又称二龙山,因发源于三里以外山谷中,山底有两条石龙吐泉而名。据说因为当年天旱缺水,天上两条龙劈开裂石山口,汾河因此涌流。

  最后一种说法是:二龙山原本是二郎山的讹称。此山本因二郎神得名,因“二龙”和“二郎”在当地方言中读音相似,故被人们把二郎山误传成了二龙山。民间传说,二郎神曾在山下的窦祠住宿,半夜,他的马被偷走了,二郎神出门追赶时被门槛绊倒。

  李沛军称,二龙山名称的真正由来,至今也没有史实可以考证。但是,二龙山松青柏翠,郁郁葱葱,现在中北大学又在山上修建了二龙山公园,游客络绎不绝,二龙山成了大家出游娱乐健身的好去处。

  龙山:前道后佛处处有“龙”迹

  1月10日中午,记者一行沿天龙山旅游公路盘山回绕,最终到达龙山。

  龙山,又名青龙山,位于市区西南20公里处,紧邻天龙山和晋祠景区,峰顶海拔1230米。龙山景区植被丰茂,空气清新,山体覆盖面积达95%以上,植物种类400余种,珍禽异兽十余种。

  据史料记载,这里至少在汉代时就有了“龙山”之称。北齐文宣帝高洋于龙山建立童子寺,北齐武成帝高湛以山名为县名,改晋阳县为龙山县,于是晋阳城在一段时间被称之为“龙山城”。龙山的知名度更加突出,也说明皇帝对龙的尊崇。

  龙山较为特殊的一点是:前山为道,后山为佛,既有佛,又有道。记者一行来到著名的道教圣地龙山石窟。石窟前冷冷清清,没有游客。一座座石窟窟洞很浅,但窟内的大多佛像只有身子没有头。这些头究竟是何时被何人盗走,去向何方,说法不一。龙山石窟于1965年被省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996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在由专门的文保所负责保护。

  离开石窟,带路的龙山山庄工作人员指着石窟附近的一片山坡说,这里名叫丁香沟,春夏时节,满山的紫丁香盛开,香气四溢。那时,许多市民会开车来到山下,踏着花香徒步上山,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从龙山现存的道教、佛教文物来看,各个时期都有“龙”的遗迹:北齐遗存的燃灯塔塔身上雕有两条龙;童子寺甬道上的唐代经幢上,四角各立有一石质龙柱;龙山道教石窟第一窟、第二窟和第七窟的藻井上,共雕有九条龙,石窟表面也雕满云龙图案。

  龙天庙:供奉着谁至今没有定论

  太原西南20公里处,是古晋阳所在地。明清、民国太原县城,即现在的太原市晋源镇,南关有一座古庙叫“龙天庙”。

  1月10日上午,记者来到这里。庙门紧闭,记者推开后,碰到了守庙人关键。今年65岁的他,因为喜欢研究古物,在这里一待就是5年。“这里平时也没有什么人来,偶尔来的也是喜欢这方面的研究,专门找寻过来的。”关键说。据古晋阳民间研究会会长姚富生介绍,龙天庙是2003年南街村村民集资翻修的,一直是晋源区文保单位,2009年成为太原市文保单位。

  龙天庙坐南面北,一般古庙的山门两侧是钟楼和鼓楼,而龙天庙的山门两侧都是钟楼。庙院正殿内的塑像早在多年前被拆除,村里一些老人记得原来那些塑像是“皇冠龙袍”。究竟龙天庙的主人是谁?多年来说法较多,没有定论。有的说是后汉皇帝刘知远,因为他曾在晋阳当过皇帝;也有人说是南汉刘龑;还有人说是“天龙八部”中的“神”等等。

  记者初步了解,在晋源街办范围内,规模不等的“龙天庙”共有9座(其它8座分别在北邵村、高家堡、小站、北庄头、北阜村、金胜村、晋阳堡、梁家寨)。现在,每年二月初二,这里还保留着闹红火、放焰火等习俗,这个习俗也和龙天庙有关。

  龙泉寺:唐代佛塔地宫藏舍利

  1月9日下午,记者来到晋源区罗城街办辖区探寻太山龙泉寺。拾级而上,台阶不宽,一米左右,山路两旁的林木把山顶的龙泉寺藏挡得严严实实。越往高处爬,天空越发显得蓝,与山下灰蒙蒙的天色反差强烈。进入龙泉寺,肃静清幽,心旷神怡。举目四望,亭殿错落,雕梁画栋。太山文保所的工作人员小罗,带着记者参观了大雄宝殿、八角的观音阁等,随后又娓娓道来她所了解的龙泉寺。

  龙泉寺因龙泉而得名。从地宫处顺石阶走几十米,就是龙泉。一路走来,石阶石壁基本都是现代新雕的飞龙浮雕,龙泉旁的墙壁上覆盖着巨幅喷绘,画面是龙生九子的图像和介绍。

  龙泉的上方建龙神祠,供奉龙王,是古时百姓祈雨的地方。祠前泉水经石雕龙头汩汩流入潭中,泉水水流量很小,几乎是一滴一滴,记者探头张嘴接住几滴,分外清凉,潭中泉水也已积成厚冰,白得耀眼。龙泉名字的来历,说法不一,一说是百姓在此处求雨时发现泉水,归功于龙王有应赐泉,故在此修建龙神祠,泉被叫做龙泉。另一说是李世民、武则天都饮过此泉,故称龙泉,潭称龙潭。

  龙泉寺因为地处僻静,一直没有遇到大的破坏。但老实说,太原人熟悉龙泉寺的并不太多,真正被市民知道的,还是2008年5月,这里发现了唐代佛塔地宫,出土了金棺银椁,可能藏有舍利。这一发现轰动一时,卷金箔的红绸带由于技术原因无人敢解,藏有舍利是根据史书、X光等推断的。在发现地宫的地方,而今盖起了大厅予以重点保护。小罗说,2008年以前,每年到龙泉寺游览的客人不过两三百人,2008年5月以后,游人激增,去年约有近万人。

  五龙口街:五龙吐水没见过

  张先云说,听老人们讲,这里原本是一片洼地,天长日久形成一潭积水,并与东山的五条沟 (殷家沟、郝家沟、大枣沟、小枣沟、耙儿沟)相通。每逢雨季,东山上的雨水流入洼地,酷似五龙吐水。

  太原市交通最拥堵的地段之一,大江南北海鲜的聚集地,恐怕是如今太原人对五龙口街最深刻的印象了。其实,这条街是传说中太原最聚“龙气”的地方:五龙吐水,齐聚在此。

  1月10日上午,记者从太原火车站驾车前行,刚过红绿灯就开始堵上了。在拥挤的车流、横穿马路的人流中,记者用了十几分钟才进入五龙口街。街道两侧人来人往,不停有人推着车或拎着包进出市场,就连空气中也飘浮着浓重的海鲜味道。沿着五龙口街向东行驶,大约半个小时后才驶到东华苑小区。小区门口,一位居民苦笑着说,这条街的拥堵,估计是个太原人就发愁。

  家住杏花岭区五龙口街72岁的居民张先云,在五龙口街居住60多年了。他说,小时候太原人都称这里为五岔口。听老人们说,这里原本是一片洼地,天长日久形成一潭积水,并与东山的五条沟(殷家沟、郝家沟、大枣沟、小枣沟、耙儿沟)相通。每逢雨季,东山上的雨水流入洼地,酷似五龙吐水。人们便根据这种自然地理形态,把五条山沟比作五条龙,这一汪积水的洼地遂取名为“五龙口”。“别说五龙吐水,现在你站在远处,只能看见高楼了。”张大爷逗趣说,他小时候特别好奇,还专门和小伙伴们跑到离五龙口老远的空地上看,根本看不到老人们说的五龙吐水奇观。

  老张还兴致勃勃地给记者背了一段小时候学的反映五龙口面貌的顺口溜:“五龙口,五条沟;白天行人少,黑天狐狼稠;旱年黄土飞,涝年洪水流。”“我是亲眼看着这里一步步变好的。”张大爷感慨道,新中国成立后,五龙口一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幢幢高楼、一条条平坦的柏油路取代了低矮的工棚窝铺、简陋的民房、坑坑洼洼的土路。

  老张说,现在的五龙口,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特别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渐渐形成了山西海鲜交易的集散地,来五龙口居住的人也就越来越多。周围老街上的房子大部分都租给了附近商户,不过他还是愿意住在这儿,回忆儿时的艰辛,享受现在的安逸。

  记者随后在《太原市南城区地名志》中看到,早年的五龙口,地处太原府城大东门(宜春门)外,是山地和城垣的衔连地段,地瘠人稀,散居着农户和山民,根本没有构成村落和街巷。光绪帝三十三年(1907年)十一月,正太铁路通车后,交通事业的发展,给这片僻壤穷乡带来了生机。有人逐渐迁徙于此,这里人烟日趋稠密。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北同蒲铁路通车后,大量的铁路工人、搬运工人迁来这里,小商小贩也纷纷云集于此,这个千百年来无人问津的僻野变得喧闹起来。

  于是,盖的房子多了,街道也就多了,以五龙口命名的街巷,诸如“东五龙口”“西五龙口”“西五龙口后街”“前街”,以及用原来山沟水渠命名的街名,比如“小沟子”“黑土巷”等相继问世。1982年,太原市政府重新命名街巷名称时,把原来的黑土巷、黑土巷一马路和西五龙口后街,合并为一条街,以“五龙口”这一古老的地名,赋予这条新生的街道。本报记者 张婉 实习生 范晓春

  龙城大街:这个名字不简单

  吴锡恒说,“龙城大街一修,首先是方便了。”以前去河西,得从长风大街甚至南内环街绕一大圈。2007年龙城大街修好后,从小吴村出发,骑着电动车十来分钟就过汾河了。

  宽110米的龙城大街,全长7.8公里,不仅是太原目前最宽的街道,还是唯一一条面向太原市民公开征名的道路,它名字的来源在太原建城史上可不多见。2007年6月,太原市通过媒体发布消息,邀请市民为这条通往太原机场的大道起名,同时发放征名表千余份。随后,共征集到市民所起的有效名称297份。当年8月,太原市组织有关专家和单位召开专门的命名研讨会,会上推荐“龙城”“晋阳”“唐明”“迎宾”4个名字报市委市政府,经过太原市委常委会研究,最终确认了“龙城大街”的名字。当年9月5日,太原市政府正式发出命名公告。

  1月10日,记者来到龙城大街,宽阔的马路让人眼前豁然开朗。双向8车道上,车辆呼啸而过,两侧行人稀少。因为进入冬季,3条绿化带里也是冷冷清清。但马路北侧的小吴村里,临街的一座座二层小居民楼内却是生意兴隆。有开公司的、修汽车的、经销发电机的、卖五金的等等,五花八门。

  记者走进一座挂着“招租”牌子的居民小楼,门楣上,“紫气东来”四个金色大字在太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门内有人告诉记者:“房东不在这儿住,都住到后面的小区了。村里给村民分了楼房,要找房东就打大门旁边标着的那个电话。”

  在龙城大街小店区小吴村路段,记者碰到了小吴村村民——60岁的吴锡恒。老吴骑着电动车刚上龙城大街。“龙城大街一修,首先是方便了。”他说,以前去河西,得从长风街甚至南内环街绕一大圈。2007年龙城大街修好后,从小吴村出发,骑着电动车十来分钟就过汾河了。

  除了交通方便,龙城大街的开通还带动了沿线嘉节村、范家堡、红寺村、小吴村的经济发展。“龙城大街没修之前,这里是一片庄稼地和打麦场,村民的经济来源主要靠农业。现在村民们都搞起了出租、跑起了运输、开起了店。”吴锡恒说,他弟弟家的房子就临着街,一年光房租收入就有六七万元。他家房子在村子里面,房租相对要少一些。

  吴锡恒说,他清楚地记着,这条改写沿线居民命运的街道在2007年刚一建成后,就将来并参加“煤博会”的客人一路畅通地送进了市区,展示了龙城的新形象。如今,围绕这条街的开发,还专门有了一个开发建设投资中心。龙城大街在建设之初,就被专家们看好,称其将成为未来太原地标性的、景观性的东西向快速通道。

  又是新的一年开始了,住在颐龙佳园的吴锡恒和他的邻居们都期盼着新年新气象,希望这条“龙”街在龙年给他们带来好运和惊喜。

  本报记者 姬仙果

  带“龙”字的街巷你知道多少

  龙溪路当地居民也没听说过

  在太原市尖草坪区和平北路汇丰街道办事处、友喜小区旁边,有条路叫龙溪路。1月10日下午,记者慕名前往打探,但知道它的人寥寥无几,给记者的寻找带来相当难度。

  据太原市民政局2008年10月编撰的《太原市街巷标准地名录》记载,龙溪路长256米,宽5.5米,北至友喜小区1号楼旁。但记者来到该小区1号楼附近后,仅看到一条东西走向的没有名字的小路。在小区询问了一圈,很多居民都表示没有听说过龙溪路,就连社区工作人员也不清楚。“整个友喜小区都是我们管辖的范围,可你说的龙溪路我们还真没听说过。”社区罗主任说。

  记者在街边一家商铺咨询时,老板兴奋地说,附近有以龙命名的街道,但具体叫龙什么路不清楚。对于他的这一说法,附近的几位居民们表示否定。就在大家七嘴八舌议论的时候,路过的居民高保柱肯定地说,他知道附近确实有一条龙溪路。

  “晋机医院门口有个龙溪小区,龙溪路应该就在那里,但具体是哪条,我也不知道。”高保柱说,他在友喜社区住了5年,因为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平时走到哪儿都喜欢四处看路牌街名。

  白龙庙街明朝时这儿建白龙庙

  1月9日上午,记者来到太原市杏花岭区白龙庙街。在杏花岭区,白龙庙街是一条老街巷,其西口街道对面就是省建设厅。记者看到,这条老街西口与建设路相接,东口与红沟路相接,街道两侧,不管是新建小区,还是老小区,名字中几乎都有“龙”字,如汇龙花苑、白龙庙小区等。

  白龙庙街,街道因庙取名。然而,记者在街道两侧四处寻找,却始终没有发现“白龙庙”。“白龙庙已经拆掉了。”一位老住户说,历史上太原东山经常发洪水,明朝时,人们在白龙街所在的地方修建了一座寺庙,取名“白龙庙”,祭祀神灵,祈求风调雨顺。到了民国初年,一些外地人逃荒来到太原,在白龙庙附近安家,后来住得人多了,成为一个生活区。为了生活方便,人们给出行的巷子取名“白龙庙街”。

  “在上世纪70年代,白龙庙还残存着夯土墙。后来,原地建起一个印刷厂,白龙庙随之彻底消失了。”白龙庙社区工作人员说。记者看到,随着城市发展,现在白龙庙街街道两侧建起了好几个居住小区。林立的高楼,为这条老街增添了现代气息。“白龙庙街道两侧,居住着近万户居民。”白龙庙社区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说,由于居民数量越来越多,社区工作超负荷。最近,白龙庙街道东口一个新建小区,正给街道办事处打报告,希望成立一个新社区。

  青龙街名字来历是个谜

  1月10日下午3点,走进热闹繁华的上兰村,一派安居乐业的景象。村里一条狭窄弯曲小路,就是居民们所说的青龙街。

  虽然没有路牌也没有任何标志,但居民们都知道它的存在,因为每年正月十五闹红火,青龙街都是聚集地,挂满灯笼十分热闹。

  青龙街位于上兰村龙山大街(新修路名,指滨河东路通往上兰村的街道)中段,呈东南至西北走向,宽约五六米,长约一百米。青龙街虽然不宽不长,但巷子两旁都住满了居民,一家挨着一家。可当记者问及青龙街名字的由来时,男女老少都摇头。“我在这儿生活了一辈子,还真没听说过这条街名的由来。”77岁的居民王喜乐说。

  有相关资料记载,由于青龙街呈东南至西北走向,曾建于路东南端的北寺庙,形如龙头,路西北端窄而弯曲,恰似龙尾,所以按地貌命名为青龙街,至于是否确有其事无人知晓,记者在此也没有找到北寺庙的踪迹。

  龙城街秀美宁静挺怡人

  提起龙城大街,人人耳熟能详。此次龙年探龙城,初闻国家级太原经济技术开发区还有条龙城街,记者诧异了:龙城大街之南,竟还卧有一条仅差一字的龙城街?

  1月9日上午,记者沿着小店区坞城路一直向南,过了富士康再向南,左手一拐就是龙城街了。到了城南这个地段,人、车都明显地少了,马路两侧少有高楼,远远能看见的几个大型楼盘还在建设当中。

  行走在这条街上,很难遇到行人,好不容易找到几位,上前一问却没有一人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均是外地来客。“经济开发区里多是大企业,外来打工者较多,而且消费区还都集中在庆云街上的南黑窑村一带。这边不挨村不挨店,不是上下班高峰期,人就比较少。”来自长治市的打工小伙王进鹏对记者说,“我在这儿打工快两年了,每天下班走在龙城街上,都感觉这条街道宁静而秀美。”

  “这里的夏天满眼是绿,空气清新;国庆时,整条街又成了花的海洋;过年时,路灯杆上全挂着红灯笼。”王进鹏夸赞说,这是经济开发区最好的一条街。

  记者注意到,龙城街双向8车道,不仅平整、崭新,而且绿化特别好。除了中间3米宽的隔离带外,两侧马路还各有4条绿化带,法国梧桐、灌木、松柏间或白腊树,高低错落,层层叠叠。路灯也都是太阳能的,整条街道正如道路标志牌上的宣传语:“低碳引领环保时尚”。

  关于这条街的资料,记者从经济开发区了解到,这里原为小店区昌盛街,后划到了经济技术开发区,2008年开发区对其进行拓宽改造,并重新命名为龙城街。

  至于街名如何得来,记者向开发区民政办、小店区民政局等多方打听,都未能得知。但从命名时间来看,应该是先有龙城大街,后有龙城街。除了这条街,在龙城大街四周还围绕有龙城北街、龙城西大街、龙城南街。另外,富士康园区内部还有龙飞街。

  双龙巷从前地势如伏双龙

  1月10日上午,记者来到了杏花岭区双龙巷。走进双龙巷,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上个世纪,一路曲曲折折地走下来,看到的都是灰色和黑色为主基调的平房,排列得比较整齐,一砖一瓦之间仍然透露着往日的风采。在巷子深处,记者发现了几栋6层的现代化居民楼。

  经过了百年历史,小巷比较简陋,路面坑坑洼洼,长不过七八百米,宽只有五六米,最窄处甚至不到四米。双龙巷的南北两端,建筑特点明显不一样,仔细一看才发现,双龙巷有前后之分,因此也有“前双龙巷”和“后双龙巷”之名的得来。

  家住后双龙巷12号的居民雷盛源已经70岁了,自孩提时代就住在双龙巷。说起“双龙巷”名字的来由,他笑着说:“小时候听老人们讲,此地以前有皇帝住过,所以叫双龙巷,真的假的没有人知道。”

  据《太原地名志》记载,双龙巷是南北斜向,此巷位于杏花岭以北,因地势隆起,如伏双龙,曾有“双龙”地名之称。清末迁入河北居民,又称直隶庄。民国初年阎锡山的民政厅长孟元文建宅于此,称“升官巷”,后孟家连遭祸事,认为是屋后的“玉皇庙”作祟,故于民国18年(1929年)改名双龙巷,想用“双龙”镇服邪气,以求家业兴旺,巷名沿用至今。新中国成立后地名普查时,又因为此地是由两条巷子首尾相连而成,且都以双龙巷为名,为便于区分,便以前后双龙巷命名。

  龙庙巷巷子原址起高楼

  太原少雨,龙王又掌管着与民生最为相关的降雨,所以太原市不论城乡,都是大大小小的龙王庙,迎泽区朝阳街郝庄历史上也有一个龙王庙,庙后的夹道就叫龙庙巷。在太原市民政局2008年10月编撰的《太原市街巷标准地名录》,龙庙巷赫然在册。

  1月9日上午,记者来到迎泽区郝庄寻找龙庙巷。但是在郝庄街头巷尾,向众多路人、居民打听时,大家都摇头称没有听说过这条小巷。最后,在郝庄社区居委会,记者终于在一老住户那里打听到龙庙巷的情况———由于商业开发,这条小巷已于十多年前消失了。

  “龙庙巷所在的地方,现在建起服装批发市场。”郝庄社区老住户贾师傅说,早年,郝庄地区建有一座龙王庙,庙后面有一条夹道,住在巷夹道里的住户,就给它起了个龙庙巷的名。1949年,太原解放前,阎锡山守城部队在这座龙王庙驻扎,拆卸庙宇门窗梁柱用来生火取暖。经过这次劫难,龙王庙渐渐被毁了。解放后,龙庙巷两侧,逐渐盖起民房,成为住宅区。上世纪90年代,郝庄发展集体经济,对龙庙巷片区实行拆迁开发,原地建起新西城服装批发市场。

  记者在新西城服装批发市场看到,商场门前空地停满了货车,来市场批发服装的客商络绎不绝。在新西城对面,又一栋新建商城拔地而起,工人们正在安装玻璃幕墙,视线所及,都是一派生龙活虎的繁荣景象,龙庙巷虽然没有找到,但记者看到的是一派龙腾盛世的新气象。

  原龙山大街更名“贞观”寓意盛世

  贞观街俗称龙山大街,位于晋源区乾阳街以南,与新晋祠路十字交叉。东西走向,东起凤翔路,西至晋祠路。1月9日上午,记者来到这里,只见长3200米、宽30米的街面平整,往来车辆不多,交通顺畅。驻街单位有晋源区城建局、晋源区工商局、晋源区电业局等。

  龙山大街后改为贞观街,“贞观”为李世民执政时的年号,太原公子李世民,辅佐其父李渊从晋阳起兵建立大唐王朝,即位后开创了物质丰盛,疆域辽阔,人民安居的繁荣时代,史称“贞观之治”,成为我国历史上第二大盛世。晋源正是以“龙脉渊源”“汉唐风韵”构建着未来,喻示明天更加辉煌。

  采写:本报记者 赵晋燕 马继玲 范宇 张婉 姬仙果 梁成虎 王茜 实习生 范晓春  

  龙保社区:望龙兴雨改名“龙保”

  在小店区北营街办,有个由村子改名的社区叫龙保社区,但记者从前期翻阅的资料上看到,大多是“龙堡”。1月10日上午,记者前去探访时,还猜想着它是不是也同小店区其他村子一样,原来是屯兵扎寨的地方。因为小店区村名中带堡的本就多,刘家堡、杨家堡、范家堡、巩家堡等等。记者沿长风东街往东一路找去,一过铁道桥看到不断出现的“龙”字:龙鼎花园、龙园小区、龙福旅店等,不用问就知道进入龙保的地盘了。

  到了村口,牌坊上写着大大的“龙保”,来来往往的货车特别多,村里专门开辟的一块停车场上面,停满了大中小厢式、马槽式各类货车。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货车呢?记者在龙保社区居委会旁,向70岁的老村民靳敏打听。他说:“我们龙保缺水,种庄稼浇不成,栽果树也旱得活不了。后来大家觉得,改变不了环境不如适应,细一琢磨,干燥、不返潮有好处,适合做库房,于是,村子里搞物流、办厂子的人越来越多。”

  自上世纪90年代,村里就建起了一片片库房、小厂区,村民们有的自己跑物流,有的把房子出租给他人。有了库房、厂区,村里的搬运工、小徒工就多了,租房火了、饭店火了、小卖铺也火了。2008年,龙保村改成社区居委会。

  龙保社区盘在长风高速路口,本就占据了良好的物流优势,如今,太原南站又盖到了附近。“生意肯定会更好,物流将更方便,这些美好的前景村民们以前想都没想过。”听着眼前这位老太太的讲述,记者满怀感慨。“我是老党员,40年的党龄了,以前是村里的团支部书记、妇女主任。”她笑着说,马上过春节了,社区要给他们老年人每人发2400元的养老金,每家每户要发300元的购物卡,想想以前村里没水没粮的苦日子,现在真是掉到蜜罐子里了。

  龙保村村口有一面龙雕照壁,村民介绍说,龙保社区原名钱家坟,是明代太原十八王坟之一。因为地处山区,多干旱,望龙兴雨,就改名为龙保。还有一种传说是古代东山洪水从未淹没过这个村子,当时百姓认为是龙王保佑之功,村子就改名叫龙保。

  除了龙保社区,小店区带龙字的还有五大龙沟村。五大龙沟村由五龙沟和大龙沟两个自然村组成,因为该村有五条沟,一条大沟、四条小沟,像五条龙盘踞在东西两峰之间,故称五大龙沟。

  大小卧龙村:空中俯瞰山脊如盘龙

  从万柏林区西铭路出太原市区,沿太克公路一直向西,进入吕梁山脉中段南麓,也就是太原西山,在盘山公路旁边有两个相邻的村子,分别名为大卧龙村和小卧龙村,距太原市迎泽大街近30公里。

  1月9日上午,记者行至半山腰见到路牌后,顺着指示的方向首先进入大卧龙村,村子坐落在逶迤的山坡上,山中刮着凛冽的寒风,阴面山坡上的雪还没有化开,反射着太阳光直刺人的眼睛。村外的门楼简单素雅,村民沿着山势建房,稀稀拉拉地绵延出一里地。走进村里,街巷中冷冷清清。

  村名里面有个“龙”字,对村民们来说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只是在对外人介绍时,能小小自豪一下,“我们是卧龙村的。”

  离开了大卧龙村继续前行,走过大概3公里一面是山坡一面是悬崖而且连续急转弯的山路后,就来到了小卧龙村,村口处气派的门楼上“卧龙山庄”四个字代表村名,穿过门楼抬头看见两排整齐的二层小楼,这就是村民的新居。

  推开一户村民的屋门,热情的主人得知记者的来意后,挠着头感慨地说,卧龙村称呼的由来他们也不知道,就是人们一直这么叫着,谁也没想过探究这个名称是怎么来的。旁边一户村民家中有位年长的老者回忆说,他之前曾听祖上说过,如果从上空往下看,这里的山脊形状如同一条盘着的巨龙,龙头在大卧龙村那边,龙尾则在小卧龙村,这两个村就因地取了现在的名字,寓意这里有龙能保佑大家吉祥如意。听完老人的讲述,同行的村民表示,这个说法比较贴切。

  村民介绍说,由于地理环境较差,加之退耕还林,村民们大多不种地了,年轻的外出打工,还有的搬到山下。现在小卧龙村里常住人口只剩下400多人了。而大卧龙村那边距矿区远,常住人口更少一些。“希望我们卧龙村人,在龙年都有好运气。”一位村民满怀希望地说。

  黑龙潭:污水洼变成景如画

  龙潭公园是一座老公园,过去叫太原动物园,2003年动物园搬到卧虎山后,公园更名为龙潭公园。“龙潭”得名说的是园区中心有名的黑龙潭。

  1月11日上午,记者来到太原市龙潭公园,四处可见健身的市民。据龙潭公园管理处工作人员介绍,此处原先是一片低洼的潮湿之地,太原城西北的雨水、污水,大多退积于此。光绪十二年发生水患,使这里变成一片泽国。水患过后,积水常年不退,逐渐成为太原城中最大的积水湖。后来,人们给这片积水湖取了名字,南面的一片叫做西泽河,北面的一片叫做黑龙池(后改为黑龙潭)。

  1957年12月5日,太原动物园在此建成开园。1976年,在园内湖西建起204间食草类兽舍,形成完整的全园动物展区,动物种类发展到130种,1000余头(只),是华北地区规模性、区域性的动物园,也是全国八大动物园之一。

  2003年,市委、市政府为加快生态园林城市建设,整合旅游资源,异地保护野生动物的角度和提升市民的生活环境质量,将太原动物园搬迁至卧虎山公园。此后,这里建成现在的龙潭公园,并免费向市民开放。现在的龙潭公园,已成为太原市民休闲娱乐的好去处。每天,来这里健身、散步的市民络绎不绝。

  老龙头公园:暂时停工有待再建

  据本报昨日报道,史学专家考证,“龙城”太原的龙头位于太原和忻州交界的系舟山,龙头在崛山围山脚,据说窦大夫祠附近有个老龙头公园。真有这样一个公园么?1月10日,记者在实地进行了探寻。

  沿路经过多方打探,记者终于找到了“老龙头公园”所在地。就在窦大夫祠对面的小广场空地处,种着一些小树,旁边还有几把椅子,天色渐暗,加之是冬天,看上去挺荒凉的,并没有标志性建筑也没有龙头。一位居民告诉记者,这里之所以叫老龙头,是因为原本有个很大的龙头,但不知什么时候就消失了。

  太原市崛山围山文物保管所所长江涛介绍,老龙头公园是有这个设计安排,选址建在这儿,听说是汾河进太原的入口。随后,记者从尖草坪区园林局了解到,原本投资建设的老龙头公园,预计面积约有2万平方米,但由于各种原因暂时停工还没有完善,日后还将继续规划建设。

  35、36版采写:本报记者 赵晋燕 王茜 范宇 姬仙果 吴学强 梁成虎

  摄影:本报记者 马立明

  (注:本版文章特别感谢太原地理学爱好者郝波、太原市晋源区新闻中心杨润德、龙山山庄雷帅、牛冬冬等大力支持)

  龙年拍龙图 这些龙景不能缺

  今天是山西晚报“龙年临近探龙城”系列报道又一篇:龙景,告诉您龙年到哪儿能拍龙图。记者查阅相关资料,找专家、居民、各城区宣传部门,发现龙城关于“龙”的古迹较多而新建却很少。如果您也想在龙年与龙合影,不妨按我们提供的这幅“龙景”地图前往,同时也欢迎您推荐您所知道的龙城龙迹。

  皇庙龙照壁:只留残垣风雨中

  大同九龙壁举世闻名,那龙城太原有没有九龙壁呢?据记者了解到的线索,省城的皇庙就有九龙壁。1月10日,记者来到位于迎泽区五一路上马街附近的皇庙。

  走进皇庙,里面只有几位工作人员在打扫卫生。由于诸多原因,皇庙整修成了半拉子工程,院内堆满了以前拆下来的木头等,虽然上面一一编号,等待整修时再用,但因为时间长了,经过风吹雨打,好多已不能再使用。

  记者说明来历后,工作人员肯定地说“有”,皇庙入口的照壁就曾是光彩夺目的九龙壁。但记者仔细看看,只是一堵泥糊砖墙而已,正中间有个凹进去的圆圈,右上角依稀存有龙爪图形,根本看不出九龙壁的影子。

  据皇庙工作人员介绍,这块照壁宽22米,高约6米,黄琉璃筒殿顶和须弥座。史料记载,此处照壁有圆形高浮雕黄琉璃蟠龙数条,左右翻滚,上下飞腾。两侧各有飞龙两条,作戏珠状,体态矫健。但究竟是不是九龙,却不好说。

  皇庙始建年代不祥,是朱元璋三子朱棡立为晋王所建,为明、清两代藩王,皇族和文武官员祭祀先祖和庆典的场所。皇庙后的街道称上马街、下马街,是官员参加祭奠时下马、下轿或上马、上轿的地方,上马街街名沿用至今。

  皇庙先后做过校舍、橡胶厂区,2001年为了进行文物保护修缮,工厂停产。之后至今十年间,皇庙保护恢复重建工程进展缓慢。

  文庙照壁:二龙戏珠显精神

  1月10日上午,位于迎泽区上官巷东端的文庙里很是冷清。走进文庙,正对的棂星门上,左右各有八条团龙,其中六条为琉璃质地,其余两条为青砖色,是清代流传下来的。与棂星门相对的照壁上,也有一块琉璃质地的二龙戏珠。

  据文庙工作人员介绍,这块二龙戏珠照壁,为青砖蓝瓦式建筑,壁长22.3米,高约11米,厚1.6米,应该是原崇善寺的遗物。

  原来,文庙原址在城内水西关,始建于北宋。清朝时,文庙因大雨遭到严重破坏后,山西巡抚张之洞批准,将文庙由水西关迁到现在的所在地,也就是原崇善寺旧址。崇善寺是因着火烧了前面,文庙便在崇善寺的废墟上修建起来。

  圣寿寺蟠龙松:隆冬时节绿意浓

  这是一棵油松,是太原市年龄最大的油松,有1500多岁。它的名字叫蟠龙松,家在天龙山圣寿寺(又名天龙寺)门前。

  1月11日,记者来到这里时,眼前的蟠龙松郁郁葱葱,长势很好,虽然已是隆冬时节,却透着浓浓的绿意。树上密密麻麻地挂了不少空心的松塔,地下也掉了很多。树冠只往横铺,绝不攀高。

  一位饭店店主说,每年蟠龙松都会结许多松塔,松塔里也有松子,但都是空心松子,不能吃。他一边说,一边指引给记者看,从树干看起,哪里是龙头,哪里是龙身。店主一再热情地推荐,这是世界奇松,你们一定要在这儿和这棵蟠龙松照个相。

  目前,蟠龙松树冠的覆盖面积已达到200平方米,近十几年来树冠仍在扩面,但增加的面积不是很大。记者注意到,树四周有木栅栏围起保护。据了解,天龙山文管所对这棵树照料有加,结合四时给树施肥浇水。

  汾河景区:整修巨龙迎新春

  记者一圈探访下来,古遗迹的龙在太原比较多,“新”的龙建筑却很少。其中,汾河景区水西关街西口处的《中国巨龙》可以算是新建的最有名的“龙”。

  1月9日下午,记者在汾河景区看到,游人三三两两,不少人在路过巨龙时,都掏出手机或相机拍照。一位以龙为背景大摆POSE的女孩引起了记者的注意。与她聊天中了解到,女孩姓王,太原人,在成都上大学,现在放寒假回来过年。给她照相的是她男朋友,也是太原人,在大连学摄影。两人说,成都和大连虽然发展得比太原好,但还是看着太原亲切。而且,别的城市也没有这么漂亮的“金龙戏水”。

  距岸边50米处,十余名工人正在对龙体进行整修,龙身已经披上了新装,看上去金光闪闪,精神劲儿十足。

  记者从岸边指示牌看到,《中国巨龙》灯组直线长126米,龙头高16米,龙身最大跨度20米,最大直径2.7米。

  晋祠蟠龙柱:木雕先驱今犹在

  1月11日上午9点半,走进晋祠博物院,温度计显示-1℃。圣母殿前,44岁的吴艳萍正拿着鸡毛掸子,一一拂去蟠龙柱上的灰尘。“来这里工作十多年了,专门负责圣母殿的卫生清洁,不让游人用手触摸这些文物。”吴艳萍说,她是附近晋祠村的人,自从来这里工作后,就没有休息日。一年365天,天天在这里,即便除夕和大年初一也不例外。听她聊起这几根蟠龙柱,言语间透露出一种对蟠龙柱特殊的感情。

  圣母殿前廊柱上雕刻的8条蟠龙,为木质,盘曲有致,栩栩如生。是我国现存最早的木刻绕柱蟠龙。蟠龙柱形制曾见于隋、唐之石雕塔门和神龛之上。在中国古代建筑已知木质实物中,此属先驱。站在远处看,这8根柱子上的蟠龙形态相似,靠近后观察,才发现八条龙形各有特点。

  这八条龙是何时有的,晋源区区委宣传部工作人员介绍说,圣母座后元佑二年题记中说的是“缠龙柱6条”,可现存的却是8条。据史料推断,另有两条龙是重修后增加的。也就是说,北宋天圣年间初建的是6条,崇宁元年重建时增加了两条。

  难老泉石壁龙头:常年吐水17℃

  难老泉吐泉水的石壁龙头,历来是游人留影的金牌所选。

  1月9日,三九第一天,隆冬腊月,龙城内各大公园里的湖水已经结冰,马路上的供热水井外涌着丝丝白气,可在晋祠难老泉,一泓清泉却冒着温热的白雾。记者在泉边能很清楚地看到,一群群橘红色的锦鲤在水中畅游。据说,难老泉水温常年保持在17℃。

  冬日的难老泉,游人稀少。石壁龙头依然“哗哗”吐着泉水,汉白玉僧人雕像一如既往地手举平钵接水。记者试探几次想伸手测测水温,无奈玉僧下的积冰过滑,终未能如愿。负责晋祠安保的张广杰在这儿工作了十几年,说:“水温17℃,没问题。春夏秋冬四季,我们都测过好几次了。”晋源区区委宣传办的工作人员也证实了这一说法。难老泉水终年恒温,也是它成为“晋祠”三绝的原因之一。

  采写:本报记者 赵晋燕 王茜

  摄影:本报记者 马立明

责任编辑:韩晓飞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安徽-北京-重庆-东京-福建-甘肃-广东-广西-海南-河南-湖北-湖南-吉林-江苏-苏州-山东-青岛-山西-陕西-上海-四川-香港-新疆-兵团-云南-浙江
中国新闻网·山西新闻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法律顾问:中同律师事务所 顾新华 
中新社山西分社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地址:太原市解放路98号 珠琳国际大厦 新闻热线:0351-5653982 邮编:030009传真:0351-5653983-815 邮箱:shanxi@china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