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首页-新闻-国际-财经-港澳-台湾-华人-文化-娱乐-体育-I T-教育-汽车-华文报摘-健康-生活-房产-家居-视频-图片-社区-侨网-华教网-图库-供稿
中新检索  
本页位置: >> 中新山西 >> 正文

赌博机背后的隐形“黑手”


来源:山西法制报 2011年10月01日 11:23

  一台价值400元的赌博机,一天就能收回所有成本,“化整为零”的新型经营模式让警方打击面临重重困难……日前,广西柳州警方破获了一个大肆设置赌博游戏机牟利的犯罪团伙,缴获赌博机100余台,此案也揭开了幕后隐形“黑手”的“冰山一角”。

  从普通维修人员到公司头目,从日常运营到利益分配,赌博机利益集团以严密的金字塔管理体制向城乡不断扩张。从初期市中心集中经营,转为在城乡接合部分散经营的新模式,犯罪团伙日渐呈现隐蔽性和反侦查性的新特征。记者调查了解到,虽然各地警方都在加大力度打击赌博机,一旦缴获将砸毁处理,但砸而不“死”的犯罪团伙却正将黑手伸向城市的各个角落,严重侵蚀群众利益。

  公安网上接举报,历时四周揪出幕后主谋

  5月下旬,柳州市公安部门接到群众网上举报,称在柳州市柳东一带的多家小商店内安装有一种被称之为“水果机”的赌博游戏机,每天都有不少人参与赌博活动。

  这一线索引起了警方高度重视,柳州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队随即展开调查。民警经过连续近一个月的蹲点守候、秘密跟踪,最终发现这些表面上正规经营的小店铺,在店内隐秘处都安有一至多台的赌博机,参赌人员进入后,通过向老板购买游戏币,就可以在赌博机上进行赌博活动。“店主并不是这些赌博机的真正主人,幕后还有老板在操控,定期会有人到店铺进行结算,并和店主分成。”办案民警说。

  警方发现,这一团伙在多家小商铺设有赌博机,其总数相当于一个大型赌场。6月20日下午4时,警方抓获了4名犯罪嫌疑人,扣押涉案车辆1台、专用钥匙10把以及一袋重约15公斤的游戏币,另查获该地下赌博公司的规章制度、处罚条例、房屋租赁合同、记账单、考勤登记表、工资表等证据一批。

  6月21日晚,柳州警方组织200多名警力,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了全面收网统一清查行动,“6·20”案件主要犯罪嫌疑人邝建军被抓获归案。“我们共清查涉赌店铺商家86家,查获涉赌人员32人,收缴赌博游戏机103台,暂扣涉案车辆2台,缴获赌资7万余元。”柳州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队支队长黄庆麟说。

  惊人利益诱使 “隐形链条”产业化

  记者在柳州市第一看守所采访了此案的犯罪嫌疑人邝建军和李自强。邝建军告诉记者,为使赌博网络做强做大,他们组建了一个所谓“公司”,建有相关制度,制定了一系列的奖罚措施。

  记者了解到,邝建军所谓的“公司”分工明确,就像一个金字塔,每个员工都有自己对应的联系人,其他的人互相一概都不认识,就像一根“隐形链条”把大家绑在一块。

  “我们把赌博机分散在小商店,每个小商店一两台,不容易被发现也不容易引起公安的重视。”邝建军说,采取这种“化整为零”的方式是为了逃避警方打击。当记者问到如何说服店主同意放置赌博机时,邝建军透露:惊人的利益是所有参与者的动机!

  邝建军说,具体的运作模式是每月定期支付店面300元-500元的租金,并按每天盈利5%给店主提成。“从去年7月开始,我们在各城区的小店铺内放置了近100台赌博机。”

  另一名犯罪嫌疑人李自强作为公司主管,雇佣了10余人管理赌博机,主要负责放置、维修和收款等工作,李自强等人每月除固定工资外还能得到赌博机盈利5%的提成。“每月都有人定期到店铺记录‘水果机’的盈利情况,收取盈利后交给主管李自强,再由李自强将钱交给我。”邝建军说。

  “有些机子一天的最高盈利可以达到七八百元。”李自强说,而一台赌博机的成本只有三四百元。在他们被抓获的前一个月,团伙月盈利已高达15余万元。据警方的统计,从去年7月至今,这个团伙已非法获利数百万元。

  这一赌博形式侵吞着城乡群众的钱财。警方介绍,附近的一些农民工领到工资后就到赌博机上赌钱,一些拿到征地补偿款的群众也把钱拿到这里来赌博,危害极大。

  记者在广西多地采访时都发现了这种赌博机。在贵港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小卖部,记者看到,小卖部里的转角处就摆放着一台用于赌博的“水果机”。“老板,这机子是你的吗?”记者问。“这是别人放在这儿的。”女老板回答。“一天能得多少钱?”记者问道。“哪能得钱啊,我一天还不知道拿多少钱喂它!”

  这名女老板告诉记者,自从店面安放这台赌博机后,看到别人赢钱她也忍不住往里面“投资”,哪知道开始时能赚钱,后面就很难赢钱了。“赔率我们是能控制的,开始时让大家赢点钱提高参与者的兴趣,然后就把赔率调低。”犯罪嫌疑人李自强告诉记者,他们可以通过赔率的调整,保证自己稳赚不赔。

  打击赌博机一直是各地警方的工作重点,在如此严厉的打击氛围之下,这些赌博机是从何种渠道获得的?邝建军告诉记者,他们所有的赌博机都是从广东的一家厂商购买,通过普通的物流渠道运送到广西。

  记者在百度搜索关键词“水果机销售”,找到相关结果约44.1万个。记者随机点开了一个名为“驰龙电玩”的网站,发现这个号称“西南电玩生产基地”的商家售卖有100多种不同款式的赌博电玩机,网站提供“银行转账”和“在线支付”两种模式,并保证送货上门。

  记者以开设电玩城的名义,与一家售卖赌博机的“真龙科技”客服取得了联系。客服人员告诉记者,赌博机有多种不同款式,价格也不一样,比如一台“捕鱼达人”的价格就要15000元。记者只需先交30%的定金,公司就会通过物流将机器托运。“一定要和当地负责人员搞好关系,如果市里集中打击赌博机的话,可以先停业几天。”客服人员最后还做了“友情提示”。

  “地下赌场”打击面临多重难题

  “打击这种新型犯罪面临‘线索少、取证难、打击难、易反弹’等多重难题。”柳州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队支队长黄庆麟说。

  黄庆麟说,摆放这些赌博机的店主认为机器占地不大,且每月可以收取一定的费用,同时机器是别人摆放的,即便被公安部门发现也不会有损失,不会负太大的责任。因此,店主一般都比较乐于接受。“分散型”、“渗透式”的犯罪形式让群众防范意识淡薄,参与这种赌博活动的群众及围观者会错误地认为这只是一种游戏,难以靠自身去抗拒这种赌博形式,导致警方难以取得举报线索。“如果不能获取赌博机的原始记录,根本无法认定犯罪的数额。”马智说,警方办案时,这种赌博机一般就只有一个人在玩,参与者少,如果只查获单台赌博机,赌博金额不大、获利也不多,难以形成有效证据。

  以“6·20”案件来看,团伙是专业化运作,犯罪分子之间都是单线联系,抓下线容易,但很难抓住上线和头目,难以对幕后老板形成有效打击。同时,制造赌博机工艺简单、价格便宜,材料购买和组装都很简单,使得这类赌博容易反弹。警方坦言,“6·20”案件抓获的主要犯罪嫌疑人邝建军并不一定是头目,是否有上线还在侦查中,但难度相当大。“每次抓到赌博机窝点时,都是将缴获的赌博机砸毁处理,对幕后利益集团根本起不到打击效果。”警方认为,应该加大宣传力度,提高群众防范此类犯罪的意识,同时应建立区域协调机制,对这类犯罪进行共同打击、集中打击、深入打击。

  李斌 程群 陈亮

责任编辑:韩晓飞

相关新闻

安徽-北京-重庆-东京-福建-甘肃-广东-广西-海南-河南-湖北-湖南-吉林-江苏-苏州-山东-青岛-山西-陕西-上海-四川-香港-新疆-兵团-云南-浙江
中国新闻网·山西新闻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法律顾问:中同律师事务所 顾新华 
中新社山西分社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地址:太原市解放路98号 珠琳国际大厦 新闻热线:0351-5653982 邮编:030009传真:0351-5653983-815 邮箱:shanxi@china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