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首页-新闻-国际-财经-港澳-台湾-华人-文化-娱乐-体育-I T-教育-汽车-华文报摘-健康-生活-房产-家居-视频-图片-社区-侨网-华教网-图库-供稿
中新检索  
本页位置: >> 中新山西 >> 正文

新建山西省体育中心——“红灯笼”运营猜想


来源:山西商报 2011年08月11日 10:02


  沿着太原市滨河西路往南一路找过去,总也看不到新建的山西省体育中心。问路旁的环卫工人,她说,“要找‘鸟巢’是吧?再往南走就到了。”

  环卫工人口中的“鸟巢”在8月9日被山西省体育中心正式对外公布昵称为“红灯笼”。与此同时,包厢冠名权出让也开始对外公告,拉开了新体育中心经营的序幕,也为山西体育场馆的正常运营提供了一个新思路……

  探访“红灯笼”

  早在“红灯笼”建设之前,民间一直有传言建新场馆必须卖掉山西省体育场,以此换来经费才能满足新场馆建设资金需要。不过据记者了解,新体育中心尽管也采取了市场化运作,用土地置换的方式解决了大部分资金,并不是以牺牲省体育场来实现的,山西省体育场现已正式更名为山西省全民健身运动管理中心,以后的功能定位主要是以全民健身为主,而新建体育中心则是以接待大型体育活动为主。

  “红灯笼”在太原市滨河西路南延的西面,因周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建筑设施,想要说清它所处的地理位置几乎连具体的参照物也找不到。在省内体育界一些人的眼里,“红灯笼”确实是山西目前体育界的一个标志性建筑,也是山西体育人新的骄傲。“红灯笼”占地面积达1238亩,最多容纳人数6万人,已达到大型体育场馆的要求。不仅如此,围绕“红灯笼”的还有游泳跳水馆、自行车馆和综合训练馆,届时省内的主要运动队都将聚集于此。

  也许是巧合,记者去“红灯笼”探馆的时候,正是三年前北京奥运会举办的时间。与记者的想法一样,许多体育爱好者也无法按捺心中的欢喜,趁场馆尚未完全竣工之前,急急赶来一睹“红灯笼”的芳容。

  “红灯笼”外形已基本完工,工人们正在进行一些场地基础设施的扫尾工作。走进场馆内部,可以看到其中的座椅也已全部安装到位。站在场馆的最高处远眺,错落有致的场馆穹顶让人感到震撼。午后的阳光透过穹顶的一角照在场馆内的座椅上,想象一下,如果此时正在上演的是一场高水平的足球赛该多么让人心动。不过场内的草坪还没有铺,工人们正在整理地上的黄土。

  尽管还没有完全建好,但一场声势浩大的演唱会宣传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如果能够按时上演的话,这将是“红灯笼”第一场明星秀。不过据省体育管理中心一位人士讲,现在距离该演唱会举行时间只剩下10多天了,由于消防等还没有通过验收,“声光电”等还没有进行调试,估计按时举行会有一定难度。据这位人士讲,除明星演唱会外,今年在山西举办的第六届“中博会”文艺演出也将在此举行。此外还有太原国际马拉松比赛。10月份可能还会举办两场足球邀请赛,如果真正能举办,这也算是山西近年来少有的高水平足球赛事了。

  曾在上世纪90年代担任过山西省体育场场长,现任山西省体育馆馆长的薛利生介绍,场馆“声光电”的调试运行很复杂。体育场一开始周边算是荒地,场馆建成后改变了当地的生态环境。曾有一只老鼠钻进配电室,造成整个场馆的停电。新体育中心现在周边也是农田,一开始肯定也会碰到生态被改变所带来的问题。

  运营“红灯笼”

  “红灯笼”远离城区,这与一些城市的体育场馆目前所处的位置大体相当。同样,“红灯笼”在保证体育赛事正常运行的同时,也面临着如何依靠自身的输血来保持平时的正常运营。

  薛利生是1992年进入山西省体育场工作的,1993年任场长。他说省体育场所处的位置在刚建成时相对也较偏,但随着城市的南移西进,在他1998年离开省体育场的时候,场馆几乎已成为太原城区的一部分了,场馆的经营也进行得比较好。

  薛利生说,如果顺利的话,新体育中心经过3至5年的发展,也会在周围形成一个商业圈,为以后依靠自身输血打下基础。依据经验,薛利生估算如果新体育中心要维持正常运营的话,一年的费用大约要在3000万元左右,如果单纯靠政府来补贴,这将是个不小的负担。

  “红灯笼”的管理者显然也意识到这点。一位即将进入省体育中心工作的人士告诉记者,山西是体育弱省,平时的大型赛事相对比较少,因此所面临的经费不足问题会更加突出一些。这位人士介绍说,目前对外招标的包厢有66个,其中一类包厢30间,每间面积55m2;二类包厢8间,每间面积37.2m2;三类包厢12间,每间面积30~40m2;四类包厢16间,每间面积25~30m2。包厢实行30年冠名权方式出让。包厢冠名拥有者,可以在包厢突出位置装饰代表企业形象的LOGO标志。还可在主体育场举办赛事和文艺活动时让拥有者享有贵宾待遇,享有一定数量的专属车位等。

  依照公告,记者粗略算了算,66间包厢冠名权如果全部顺利出让的话,大体收入在1.032亿元。而这一数字,将可以满足“红灯笼”三年运营的费用,这也将给“红灯笼”提供三年的过渡期,让其在商业圈成熟后顺利踏上商业运行的正轨。如果加上政府的财政补贴,“红灯笼”的运营将会更加从容一些。

  “红灯笼”的定位是举办大型的体育赛事。薛利生说,竞赛是一个体育场馆的运营杠杆,只有在大型体育场地多举办赛事,才会唤醒全民的体育意识,才会有助于山西体育的综合发展。

  发展“红灯笼”

  太原市一位体育界人士以滨河体育中心为例介绍到,该中心在建设之初就对场馆日后的运营进行了规划,将其定位为体育、娱乐、休闲为一体的场馆。因此在体育馆建成之后,经过“放水养鱼”等前期运行,现在已基本形成以体育为主、娱乐休闲为辅的运营模式。这位人士说,该中心的运营目前基本解决了场馆的日常费用诸如水、电、暖和大多数人员工资问题,只是在场馆有大的维修时才会申请财政补贴。他建议,体育中心在前期就应该预留出一些商业场所,一旦等商业圈形成了,就可以立马对外出租。而不要像北京的水立方一样,在赛事完成后才进行改造。

  即便如此,这位人士说大多体育场馆是很难依靠自身来完全解决运营问题的。尤其是像体育中心这样的大型场馆。作为公益性事业,政府的补贴还是必要的,但体育场馆应该尽可能减少政府的投入负担,寻求一条适合自身的运营模式。

  省体育场目前的状况与滨河体育中心类似,主体育场的场地已基本由一些餐饮、娱乐休闲企业承租。即便是场地中心的足球场,也在2010年短期出租给一些餐饮单位卖烧烤。

  薛利生所在的体育馆建于上世纪50年代,1961年完工,可以说见证了山西早期的体育运动成就。2009年被太原市有关部门认定为省城内唯一的体育类历史性建筑。在薛利生出任馆长之前,因为消防等原因,这座有着悠久历史的体育馆被关闭了几年。

  因为地处闹市区,体育馆的土地价值已远远大于体育馆自身运营价值,因此在体育馆的存废问题上有过长时间的争论。薛利生说,太原市杏花岭区的体育场馆被拆除之后就留下了很大的遗憾,作为教训,他先请省建筑设计研究院对场馆进行了一次体检,证明场馆还不属于危房,经过改造之后还有利用价值。有了这样的前提之后,薛利生开始了自己的理想规划。

  他说,体育馆新的规划实际上也是逼出来的。首先新体育中心建成之后,目前在体育馆训练的几个专业运动队都将搬过去。搬过去之后体育馆的功能就将发生变化,也就是说如何经营的问题会变得突出。省体育局已将体育馆更名为山西省体育文化发展中心,同时规划成立山西省体育博物馆,给已成为历史性建筑的体育馆一个好的归宿。

  薛利生说,目前还没有正式挂牌,但他以个人名义已经开始了对体育文物的收藏。他让记者看他像宝贝一样收集的体育照片:有现代高尔夫雏形壁画的照片,有贺龙视察山西体育界的照片,有威风锣鼓在天安门广场表演的照片等800多张。还有近些年来山西参加各项体育赛事的影像资料500多盘。更让薛利生感到高兴的是,在他与一些体育人士谈文物征集的时候,大多数都非常支持这项工作。省体育局一位领导就愿意将自己曾经参加过北京奥运会火炬传递的火炬和衣物捐献出来。一位老运动员乐意将自己曾经获得的奖杯和证书捐献出来。

  按照规划,改造后的省体育馆将分为三部分,前厅是体育博物馆,中厅是全民运动场馆,后厅将建成一个文化走廊。薛利生说,不论场地如何出租、如何改造,但有一个原则是他一直坚守的,那就是以体养体、以体为本。他说,很早之前已在体育馆周边形成一个体育经济商圈,今后将进一步打造体育文化经济圈。薛利生一直主张体育的公益性和体育的全民性。他说,体育场馆不论如何改造,都应该突出以体为本的思路,不能为追求商业效益而完全忽略体育本身。

  薛利生说,民间资金实际上是非常愿意投入体育场馆的,但由于体制的原因,一个事业单位怎么可能接受民间资金呢?体制的困惑也存在于滨河体育中心,尽管该中心已基本成为一个自收自支的单位,但在人员管理等方面却要受制于体制,无法发挥一个企业应有的活力。 商报记者 冯伟 漫画/赵长安

责任编辑:韩晓飞

相关新闻

中国新闻社山西分社官方微博
安徽-北京-重庆-东京-福建-甘肃-广东-广西-海南-河南-湖北-湖南-吉林-江苏-苏州-山东-青岛-山西-陕西-上海-四川-香港-新疆-兵团-云南-浙江
中国新闻网·山西新闻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法律顾问:中同律师事务所 顾新华 
中新社山西分社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地址:太原市解放路98号 珠琳国际大厦 新闻热线:0351-5653982 邮编:030009传真:0351-5653983-815 邮箱:shanxi@china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