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社山西分社主办 ·中国新闻社网络部协办
欢迎进入中国新闻网·山西新闻................
   
 
山西太原:迎泽公园灵异事件
 

来源: 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 2011年06月27日 11:00

  经过中央、山西省调查组调查,确认这起“给人民和国家造成惨重损失,社会反响强烈,政治影响很坏”的事故,是由于有关领导干部严重官僚主义的失职行为和有关国家工作人员玩忽职守的渎职行为造成的重大责任事故。

  山西省人大常委会撤销李振华副省长职务,与此同时,另有18名事故责任官员分别受到党纪和政纪处分,部分官员被移交司法部门惩处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康正 | 太原、晋中报道

  “一九九一年,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公园,办大灯展,入夜,园内一七孔桥上突发踩踏事件,死伤百余。”

  “见者云:因桥窄人众,一时乱起,个为自保,愈发不可收拾,嘈杂不及辨,唯忆散落鞋履如山。”

  “事后,又有观者云,桥上积尸如山,水中亦然,死者多为女子,有被桥墩挤破肚肠者,有被鞋跟踏至面目疮痍者,惨不忍睹。”

  “事发前日,万里晴空中独现一云,形如‘女’字,字体硕大,类毛笔书。其旁一团小云,丝丝凌乱,不辨其详,后有人传为‘死’字。百姓中,见此怪云者,不计其数。”

  “传闻道:天书‘女死’二字,当为天宫收女官之意。宁信其有,余心稍觉宽慰矣。”

  这是太原迎泽公园踩踏事件发生18年后,2009年8月7日,一位好收集灵异故事的年轻网友,在他的个人博客上,为这次事件做的一则“聊斋”体记述。

  实际上,远不止这样一则“聊斋”,世纪之交这20年,这起导致100多人死亡的特大踩踏事件,在“官方信息”日渐稀薄淡去之际,从市井一端引发的关于事故因由的灵异传说,历经演绎,越见悚然。

  传说天上的云彩,为“女死”二字

  6月7日近晚时分,太原城里一连肆虐几个中午的狂风终于停了,先前在城市空间中漫卷的沙尘与塑料袋也已落停,云都被吹开去,向晚清澈的天空,终于让这座“国家级园林城市”神似起来。

  迎泽湖公园位于城市中心,这座太原城里规模最大的公园此时还没迎来它的游园高峰,园子里稍显安静。

  水域占到整个园子1/3面积的迎泽湖,水色褐黄,泛起阵阵鱼腥。一座东西向的七孔桥穿湖而过,把湖面断成南、北两个部分。资料记载这是一座建于上世纪60年代的石拱桥,长约60米,宽约6米。

  本刊记者惊奇于上个世纪90年代的那次大规模踩踏,如何能在这窄窄的一方桥面上发生。

  “天上确实出现了‘女’字云,当然没有写的字那样规范,就是像。”太原市水利机械厂53岁的李师傅,抓着一罐头瓶子茶水,站在桥东头的草地边,跟《瞭望东方周刊》记者聊起1991年9月24日七孔桥踩踏事件发生前天上出现的云彩天象。

  李师傅和大多数声称看见“女”字云的受访者一样,都不愿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但他们虽在城市的不同地方受访,而且各不相干,但所指云彩方向大致都在太原城的天空正中。

  更多有关“女”字云的亲历故事,则在近年陆续被网友发布在网络的大小论坛或者博客上。

  “我当天放学回家坐在电车上,从车窗看外面的蓝天云彩。发现正当空,有一个大大的‘女’字,旁边有一团云绕在一起看不清是什么。”

  “那个‘女’字我也看到了,真的印象特深 。我看到的女字旁边是一个小孩形状,又像一条头朝上的鱼。”

  “那时还是上小学,大概晚上六七点吧,我们那时上晚自习,大家都觉得好奇....。。当时我还以为是喷气飞机做出来的那个女字呢,当晚出事了。”

  “天上出现一个大大的‘女’字,是母亲叫我跟姐姐看的。我家那时在三墙路一带住,‘女’字就在头顶上,也就是在太原古城的中心。”

  《瞭望东方周刊》注意到,这一主题的类似帖文在网络上不计其数,而从透露的信息看,发布者应该主要为1980年代前后生人。

  事实上,正是在互联网日渐普及之后,太原城里这部分“已经长大的孩子”,才开始通过网络,来接力讲述当年踩踏事件发生后,被大人描画得神乎其神的关于“为什么死亡100多人大多是女性”的灵异传说。

  当时,人们传说出现在天上的云彩,为“女死”二字,这是天宫要收女鬼的意思,更有说法,出事前半个月,太原城有女婴生下来竟会开口说话,“六斤半,来年女的死一半”。

  “有一个父亲举着孩子,自己胸腔已被挤碎”

  “当年是什么样子,现在就是什么样子,外面说是桥塌了,那是胡扯。”6月8日,前述李师傅跟《瞭望东方周刊》记者说起七孔桥上的踩踏事件。

  其实,李师傅没有目击现场,他所在的水利机械厂宿舍正好在公园旁边,1991年9月24日事发当晚,他听到消息连忙赶到园子里去时,“里面全是警察、军人,正在清场,到不了桥跟前。”

  他对七孔桥已相当熟悉,所以,他断言,除了桥两头原本各立有两根水泥石墩在出事后被移除外,这座桥由来就是现在的模样,并无大的改观。

  桥西头第一家注册为安姓的个体便利店店主,亦证实李师傅的说法。奇怪的是,和李师傅不愿透露真实姓名一样,这位自称出事当晚也在园里开店的店主,当被问及更多细节时,受到旁边一位老者示意,竟立即闭口不再言语。

  本刊记者日前多方寻觅当年事故伤者,然而有效线索一时难遇。各级官方在此次事故之后,亦未公开发布过事故详细过程。

  2008年,适逢纪念改革开放30年,《山西晚报》在梳理山西大事记时,仅对此次事故简单提及:“9月24日,‘煤海之光’灯展发生特大事故,死亡105人,伤108人。”

  本刊记者注意到,近年,随着灵异传说在网络上扩散,亦有太原网友不断在各种论坛发布此次踩踏事故的亲历场景或接触到的“内幕消息”。

  其中,一段在网上获得较多公允的现场描述是这样的:

  “晚8时30分左右,七孔桥周围首先出现严重拥挤现象,而桥两头照明灯已坏,混乱中,可能有人借助桥上照明不足,对其身边游客下手抢夺贵重物品,人群顿时大乱。”

  “有人被挤倒,被挤倒的人又将别人绊倒,往下涌的人又被桥端的石墩绊倒,后面的人仍被更后面的人拥挤着向前拥挤。桥上摔倒的人越来越多,后面的人不知道还往上挤。”

  “靠栏杆的不断跳湖逃生,后来连石栏杆都挤断了,从断开处掉到水里的因为被挤得身体没了知觉,所以也没能活着游出来,还有被挤断的石头栏杆砸死的,还有掉水里被固定彩灯的铁丝缠住淹死的。”

  “不少英勇救人的也被那些掉进水里的人拽得出不来了,后来就没有人再敢下去救了,但更多的人挤得根本就没有逃的机会,被挤得喘不上气来窒息而亡⋯⋯听说当时有一个父亲双手一直举着自己的孩子,自己的胸腔已经被挤碎,人也死了,但是双手一直保持那个动作,还有人说解放军为了救人被挤在石狮子上,肠穿肚烂。”

  据说当时超过规定人数近10倍

  6月9日中午,在晋中市榆次乡间的一座花灯工厂,62岁的花灯艺人赵第通,一提起20年前那起踩踏事故,面容戚然。

  在那次迎泽湖畔的灯展上,他是当之无愧的主角,由他制作的那盏名为“大观园”的花灯,恰好就放在七孔桥西头不远。事发当晚,他在阳泉,第二天得了消息赶回迎泽公园时,只知道“死了很多人”,看见七孔桥已被戒严限行。

  赵第通从1973年退伍后进入阳泉3矿工会工作,从此便和花灯结缘。“煤矿每年都搞灯展,已经有了这个传统。”赵说,矿上制作花灯的事基本都落到工会头上,在3矿,他挑了大梁。

  这样在矿上做了10多年花灯,到1990年亚运会开幕的时候,赵终于出名了。大约在1989年,山西省搞了一次“金秋灯会”,省里大大小小的煤矿单位都送了自己的花灯到太原参加汇展,就在这次展出上,赵取材于《红楼梦》故事制作的“大观园”花灯,一举拿了特等奖。

  这次展出引起北京注意。据赵讲,当时北京正在筹备亚运会,有官员到山西看过灯展后,建议亚运会前夕把灯展办到北京去,向整个亚洲展示煤矿工人的风采。

  1990年8月3日晚上,离亚运会开幕只月把光景,名为“煤海之光”的山西灯展在北京北海公园提早拉开帷幕。多位时任国家领导人亲赴开幕式,他们当晚还和山西的花灯艺人一起乘船观赏灯展。

  赵第通人生第一次和党和国家领导人握手,并将领导人跟他合影的照片珍藏至今。

  赵第通讲,在京城引起极大轰动后,“煤海之光”灯展趁热打铁在沿海、东南亚国家巡回展出,影响空前。

  到1991年9月下旬,带着满身光环的“煤海之光”灯展,方始回晋,便立即准备在太原迎泽公园给山西人民做汇报展出。不想乐极生悲,正是这次收官灯展,引发了9月24日的踩踏血案。

  对于这次事故原因,赵第通至今觉得一是观众太多,“太原周边的农民,开着拖拉机赶来看灯展,购票队伍在迎泽大街上排成长龙。”另一方面,他亦认为灯展组织方只管一味卖票,对进园客流失去控制。

  有太原网友近年发布一组数字,“1991年9月22日是中秋,那天售出门票4万余张,在相对狭窄地段已出现人群严重拥挤的状况。但是,23日又售出门票5.8万张,24日则售出门票6.4万张,此外还陆续发出5万余张赠票,而且所有售出的门票均无日期限制,这一无限制,使组织者对限制游客数量这一关键问题从技术上讲算是放弃了!9月23日的游客比22日增加了45%,24日的游客又比23日增加了10%,如果加上翻墙、持赠票进入、关系带入等非正规渠道进入,实际数字远远大于10%,据说当时超过规定人数近10倍。”

  山西省人大常委会撤销李振华副省长职务

  一直以来,由于山西官方缺少对于案情的公开,上述踩踏事件诸多细节在20年后已难还原。

  1992年3月6日,《人民日报》发布消息,称经过中央、山西省调查组调查,确认这起“给人民和国家造成惨重损失,社会反响强烈,政治影响很坏”的事故,是由于有关领导干部严重官僚主义的失职行为和有关国家工作人员玩忽职守的渎职行为造成的重大责任事故。

  消息还披露,“山西人大常委会会议认为,山西省副省长李振华(时任)在这起特大伤亡事故中所犯的错误是严重的。作为‘一周两节’组委会主任委员,李振华严重忽视大型灯展活动的安全保卫工作,对灯展安全保卫工作中发生的重要问题处置失当,对这一起特大伤亡事故的发生负有重要领导责任。”

  此次山西省人大常委会撤销李振华副省长职务,与此同时,另有其他18名事故责任官员分别受到党纪和政纪处分,部分官员更被移交司法部门惩处。

  其实,20年后的今天回看这起踩踏事故,其中细节已可忽略,其中罪人亦能淡忘,而无论是民间披露的疯狂卖票,还是组织者彻底疏于保卫,酿成这起惨案的原点,显然都基于组织者理性考量的沦丧。

  本刊记者日前查阅花灯历史,竟然发现,早在中国宋代,都城临安的官府,就已经在大型灯会的安全考量上建立起他们的文明和理性。

  据周密《武林旧事》记载,宋临安城元宵灯会已热闹非凡,官府“为了保证赏灯百姓的安全,地方官员在安保方面也是下足了工夫。每年的灯会期间,坊间的繁华热闹地带,都点有巨烛或松柴作为路灯,有兵卒站在一旁维持秩序。路灯旁边还会押着几个罪犯示众,身上写明此人犯罪的缘由。如偷抢妇女头上的钗环首饰,或者举止不端,趁着人多,在妇女身边挨挨搪搪地耍流氓。其实这些人之前就已犯罪被关押于狱中,将之拿出来顶缸示众,目的是警戒作奸犯科者,尽可能地将罪案扼杀在萌芽状态”。

  一条一条对照旧式官府的做法,千年前古人已经建构的理性,在迎泽公园的灯会中几乎泯灭一空,这样,造成数百死伤的原因,也就不辨自明了。

  然而,事前把理性输给古人,事故之后,悚人灵异传说沉渣泛起,并一直通过互联网络延续至今。人们的理性又一次输给怪力乱神,这又该如何解释呢。

编辑:韩晓飞】

 

 

:::内 部 搜 索:::
  • ::::::::::::::::::关于我们:::网站导航:::招聘信息::::::::::::::::::::::
    :::中国新闻网·山西新闻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法律顾问:中同律师事务所 顾新华:::
    地址:太原市解放路98号 珠琳国际大厦901室 新闻热线:0351-5653982
    邮编:030009传真:0351-5653983-815 邮箱:shanxi@china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