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社山西分社主办 ·中国新闻社网络部协办
欢迎进入中国新闻网·山西新闻................
   
 
世界首位黑人中医博士的事业与爱情(图)
 

来源:山西新闻网 2011年06月09日 09:20


  六月的太原,初夏的气息扑面而来。

  省针灸研究所三楼,疼痛科。

  一位年过七旬的患者,按照医生的要求,将双手放在桌上。为其接诊的是一位皮肤黝黑、牙齿雪白的黑人医生。这位医生额头突兀如山、眼窝深陷、银框眼镜架在鼻梁上。他身着白衫,口袋中插着一支笔,娴熟地用双手为老人号脉,凝眉细看、观察患者的脸色、辨识舌苔,和蔼地问病……并大谈体质之热性凉性,中文流利并且会说几地方言,而他开方时书写的中文,在中国人看来都是刚毅、端庄大方,别有韵味。

  中文流利并且会说几地方言的迪亚拉总是很快就能与病人打成一片 本网记者 白云飞/摄

  他的名字叫迪亚拉,来自西非的马里共和国,今年47岁。

  5月底,他趁参加中国针灸学会微创针刀专业委员会头颈部疾病学术委员会成立大会之机,在太原开展义诊。  

  这个大学毕业之后,又在中国念完中医本科、硕士、博士的马里医生,是全世界第一位获得中医博士学位的外国医生。 

  当医生不为谋利,而是救死扶伤    

  迪亚拉1964年出生在马里。家里共有五个孩子,他排行老三。爷爷曾是当地的草医,父亲则是马尔卡拉医院的院长。

  父亲下班回家后,总会讲些医院当天发生的事情。童年时的迪亚拉受到全科医生父亲的耳濡目染,常常在父亲身边一坐就是几个小时,看他为病人听诊、治疗。同时,他博览群书,尤其喜爱科普读物。

  在迪亚拉的记忆中,父亲从小就对他们极其严厉。他们放学回家后必须先做完作业才可以出去玩,周一至周四晚上不能超过9:30回家,即使周末也不能超过10:30,否则就会受到家罚。

  谈及父亲对自己的影响,有一件事迪亚拉仍然记忆犹新:在他读中学时的一天下午,突然两辆小汽车停在了他们家门口,其中一辆是崭新的法国标致。“我为你母亲治病,不是为谋利,救死扶伤是我的职责,请你把车开回去!”父亲对来人的严词拒绝,给在场的迪亚拉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原来,当地一位很有名的富商的母亲出现了高血压危象,找到迪亚拉的父亲时,老人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经过迪亚拉父亲的精心诊治,恢复了健康。为了感谢医生,富商送来小汽车以表心意。迪亚拉的哥哥放学回家得知此事后,很生气地责怪父亲为什么没把小汽车留下,父亲狠狠地给了儿子一巴掌。

  “父亲做院长后,国家给我们家安排了房子和小汽车,但父亲除了公事,平时从不开车。”迪亚拉回忆说,在父亲的影响下,他从小就立志成为一名医生,“当医生,不是为谋利,而是救死扶伤”是父亲一生坚守的信条,也是他立志行医的初衷。

  到现在,迪亚拉还时常回忆起父亲对自己潜移默化的影响,父亲的那句话,让他时时刻刻谨记心头,也伴随他一生仁心济世。

  迪亚拉记忆:

  1979年6月,医学职业高中毕业的迪亚拉,即将参加全国高考。

  面对考试,很多家长都希望孩子做最后的努力。而迪亚拉的父亲却不允许孩子在高考前一两天复习、看书——从小,父亲就告诉迪亚拉,学习应该从读书的第一天起就刻苦、用功,而不是等到考试了才去准备。

  考试前一天晚上,晚餐后,父亲将迪亚拉叫到身边说,要考考他。

  “你知道,阿司匹林的化学成分和化学作用吗?”父亲问道。

  “当然知道啊。这个题,去年高考时考过。”迪亚拉回忆说,结果,第二天,高考试题中正好出现了这道试题!而在当年的高考中,完全答对这道题的,全国仅有两人,迪亚拉是其中之一。

  父亲的严厉教导,让迪亚拉深深地知道,关于医药的知识,都必须牢牢掌握,不真正了解药,就不会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

  与中国结缘,以中医为人生理想  

  1984年,迪亚拉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马里医学院全科专业,并获得了去俄罗斯(当时苏联)继续深造的机会和全额奖学金,全家人都为他高兴。

  拿到政府提供的1500法郎留学准备资金,签证、护照也都办好了。启程的日子一天天临近,但迪亚拉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对留学丧失了兴趣,一个声音不断地在他心里响起,不想去,不想去……

  放弃,也是改变命运的机会。一天傍晚,迪亚拉帮邻居干完农活后,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了大学同学。从同学口中得知,马里政府准备选派一批医学人员到中国深造,想去的人可以报名。结果,在考试中,迪亚拉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获得了到中国留学的机会。

  9月,拿到入学通知书后,迪亚拉便收拾行李,开始了东方求学之旅。

  到中国之初,迪亚拉在北京医科大学普外科学习。但在一年多的学习中,迪亚拉似乎并没有学到他想要学的知识。他发现中国的中医博大精深,在他看来,到中国不学中医几乎就等于荒废了学业,他决定弃“西”从“中”。1986年初,他来到广州中医药大学,开始系统地学习中医,并在那里完成了5年的本科学习。

  从小到大,考试对迪亚拉来说都不是一件难事,而广州中医药大学的情形全然不是迪亚拉想象中的那样简单。“大学一年级第一学期‘医古文’只考了40多分,好惨哦。”说起第一次尝到考试不及格的情景,迪亚拉苦笑着摇了摇头。

  学习中医需要大量古代典籍知识,不懂这些怎么能学好中医呢?为了迅速提升自己,迪亚拉向班里学习最好的同学不厌其烦地请教,并与其成为了最好的朋友。课余时间,他看古装剧、听古戏、逛博物馆,通过各种途径了解中国文化。看到不认识的字就去翻新华字典,医学古汉语字典也被他翻得破破烂烂,甚至掉了页。迪亚拉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用到了“研究”中国文化上。他认定,中医就是他一生的理想追求。

  8年苦读,他最终拿到了广州中医药大学硕士学位。是回国还是留下继续深造的两难选择,摆在了迪亚拉面前。他认为自己中医根底还不够,便毅然报考了“神针杨”成都中医药大学教授杨介宾的博士。3年后,他终于成为全世界第一位获得中医博士学位的外国医生。

  迪亚拉针法娴熟 本网记者 白云飞/摄

  “杨老在课余时间,经常把我带到家里,为我讲述《内经》《难经》等中医著作。到毕业时,这些医学典籍我已全部背会。”迪亚拉说,在中国,他可以拜访名中医,可以看中国古书,可以找到同道讨论……离开中国,这些太难了。

  迪亚拉记忆:

  1990年暑假,迪亚拉回到了家乡,决定到医院一展中医之长。

  当时,毕业于广州中山医科大学妇科专业的师兄是医院的院长。师兄听说迪亚拉要来医院坐诊针灸,脸上露出了怀疑的表情,还把中医称为“巫术”。

  一天,一个怀有四个月身孕的孕妇因打嗝到医院就诊。之前,师兄已经为其诊治过几次,并未见效。无奈,这次师兄将患者带到了迪亚拉面前。

  “你这个搞巫术的,来看看这个病人有没有办法治?”师兄脚都没迈进迪亚拉的诊室,说完话就要走。

  “你别走……”迪亚拉边忙着将患者扶至病床上,边对师兄说。

  迪亚拉在患者手腕的内关穴和脚上的公孙穴,行针5分钟后,患者症状缓解。紧接着,他又在患者背部定喘穴行针。约半个小时后,孕妇打嗝的症状完全消失了。

  “太神奇了!”师兄感叹道。

  在国外,人们只知道针灸可以治疗疼痛方面的疾病,却不知道,还可以治疗内科方面的疾病。当时,迪亚拉如果没有治好孕妇的病,针灸在他们医院就很难发展起来,但令人欣慰的是,迪亚拉用手中的银针证明了针灸的神奇。

  中医成就了他的事业,也成就了他的家庭 

  成都恒博医院得知有这么一位擅长中西医结合治疗风湿痛、痹症、过敏性鼻炎、中风、哮喘等疾病的黑人留学生刚刚完成学业,便上门聘他为“中西医结合科主任”。

  中医是中国人的祖传国萃,中国人习惯信任留着长胡子的老中医。一天,一位病人到恒博医院看中医,挂号后推开诊断室的门,见桌前赫然坐着个黑人医生,倒吸一口凉气:“他会看中医?”转身折回挂号室要求换大夫。挂号小姐告诉他,这个黑人医生叫迪亚拉,是世界第一位获得中医博士学位的外国医生。

  “来,我给你看看。”见此状,迪亚拉大大方方走出来,用普通话招呼道。病人见他还会说中文,更惊奇了。经诊断,病人患的是胃脘痛,迪亚拉取穴扎针,患者扎过后,感觉甚好。几次下来,竟喜欢上了这位“黑大夫”……

  医术精湛,语言温和,举止礼貌是迪亚拉的特点。很快,迪亚拉就在成都小有名气,报社、电台对他进行了报道。

  随着迪亚拉事业步入正轨,爱情也悄然而至。迪亚拉信奉基督教,常到成都顺城街的一家教堂去,他在那里认识了当时27岁的杨梅。杨梅在一家电脑公司做事,清纯秀丽。那段时间,杨梅由于长时间操作电脑,眼睛日渐近视。迪亚拉为之扎针,止住了视力下滑。他又建议她穿耳环:“穿对了,对防近视会有作用。”

  两人接触多了,双方都有了一定好感。小心谨慎的杨梅刚开始对迪亚拉心怀芥蒂,但她发现迪亚拉有着强烈的事业心和渊博的知识,慢慢地,她从心里接受了这位非洲黑小伙。  

  杨母有风湿,杨梅邀请这位黑人朋友为母亲治疗。第一次来串门的迪亚拉不像别人一样称呼二老为“伯父”“伯母”,而是叫“爸”“妈”。杨梅的父母一听很是恼火,要赶迪亚拉走。迪亚拉连忙解释,在马里,一般称呼上年纪的熟人为“爸”“妈”,才化解了危机。

  迪亚拉给杨母扎针,杨梅热情地端茶递水,俩人亲密得很,杨梅的父母很快就看出这个年轻人醉翁之意不在酒。杨父坚决反对女儿与之来往:“他来,就是想和你耍朋友。这不行!”老人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马里有相当一部分人还实行着一夫多妻制。但迪亚拉耐心琢磨怎么过老人这一关。杨母因扎过几次针,疗效明显,又见迪亚拉是个知书达理的学者,心里早有所动,虽然未松口,但暗地做了老伴不少工作。

  1997年8月2日,迪亚拉、杨梅在成都天主教堂举行了结婚仪式。

  迪亚拉记忆:

  迪亚拉与杨梅相识恋的过程,几经波折。

  杨母的风湿病、肩周炎很严重,右胳膊都举不起来。杨梅带迪亚拉为母亲治疗,她的父母发现迪亚拉追求女儿的端倪后,杨母拒绝迪亚拉再为其治疗。

  杨母的病情越来越严重,邻居告诉杨母,成都一个黑人医生能看她这个病。

  无奈之下,杨母来到医院。没想到,这个黑人医生门前早已排起了长队。

  “看到杨母在门口张望,也没理她,我就让她跟其他患者一样排队。”迪亚拉双手摊开笑着回忆说,轮到杨母看病时已接近中午11点,迪亚拉除了询问病情之外,没多说一句话。

  看完病,杨母转身要离开。迪亚拉说:“我这里的病人多,下班后我到家里给您治就好了。”杨母没有异议。

  就这样,迪亚拉抓住了为杨母治病的“机会”。与老人见面多了,渐渐也聊得来了,迪亚拉的言行深深打动了两位老人。随后,家里又请来重庆的几位亲戚帮着把关,有情人终成眷属。

  献身公益事业,中医领域有建树 

  读了书,成了博士,按理说,应该在大医院工作或在大学里教书才对。但迪亚拉却说,在大医院工作当然好,但农村等贫困地区更需要医生。 

  只要中国需要公益事业,迪亚拉就会一直做下去 本网记者 白云飞/摄

  “全人类都需要健康,而且人人都希望绿色健康,这个绿色健康就是指中医。”迪亚拉坚定地说,为了把中医事业传承、发展到全世界,他会随叫随到。

  很多人认为中医很神,迪亚拉解释说,其实这个神不是神秘,而是奇妙。当谈及“中医如何走向世界”时,迪亚拉认真地说,有些中国同行试图让中医西化得到西方承认是很错误的想法。中医和西医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系统,西方科学把自己宣传成唯一的科学,反而说中医是伪科学。其实和中医相比,西医只有150年历史,在中医面前,西医还是个小孩子。中医体系要比西医成熟很多、完善很多、先进很多。西药是实验室做出来的,而中医是把人看作一个整体,顺应自然,怎么能让实验室标准来衡量自然的东西呢?成熟的体系向不成熟的体系妥协,难道就是“走向世界了”吗?迪亚拉认为,他和中医同行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把中医整套体系推广到西医世界,而不是改变中医自身向西医妥协。

  一个好中医,他自己就是一所医院;他走到哪里,医院就开到哪里。“中医诊断不需要仪器,不需要手术台,针灸、汤头就可以解决问题,一个小盒子、三根手指一搭脉,就可以给人看病。”在中国一呆就是28年的迪亚拉,从1997年取得博士学位之后,就开始了国际医疗志愿服务,用自己的行动践行着人生理想。

  这个来自西非马里共和国的医生,作为国际志愿者往返于昆明和红河州最边远的山村,从事基层的卫生保健工作。2001年,迪亚拉受红河州政府的邀请,开始在红河开展健康教育、麻风病援助和乡村医生培训。2007年又增加了艾滋病关怀和防治培训的项目,为改善那里的公共卫生状况竭尽全力,他为红河州培训了超过1000位乡村医生。

  为了了解乡村卫生状况,迪亚拉几乎跑遍了红河州,村民都认识他。他竭力改善村里的卫生状况,截至2007年,已经有52位村民在他的帮助下进行了各类大小手术;在红河6个老少边穷县,90%的村委会都有了自己的乡村医生。几乎每个星期,迪亚拉都会自己驾车下乡进行义诊,为村民提供药品。利用自己的特长,他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式,为贫困的村民减轻了负担。

  迪亚拉说,他收获的远比付出的多,看到病人康复后微笑的脸,疲劳和辛苦就都不见了。2008年,他被评为“昆明十大好人”。

  “这么多头衔,只有这两项工作有工资。”迪亚拉指着自己名片背后的8项头衔坦言,从1999年之后,他在中国所有的工作都是无偿奉献。

  “现在中国发展得很快,但只要中国需要公益事业,我就会一直做下去,一直做下去……”迪亚拉看着电脑保护屏上的全家福,重复着这句话。

  迪亚拉记忆:

  有人把中医看作是伪科学,每每听到有人这样评判时,迪亚拉说:“我比中国人还着急。”

  “西医认为心主血脉。中医认为,心主神门,人体的精神活动由心主宰,而西医则说由大脑控制。”迪亚拉举例说。

  迪亚拉反问说:“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听,‘我是真心爱你的’,却没人说,‘我是用大脑爱你的呢’?”

  “如果谁说,我是用大脑爱你!不被骂死才怪。”迪亚拉一脸不平地大声说道。

  迪亚拉的言语,让所有的人都看到这个怀着赤诚之心,常常忘记自己是老外的马里人,令许多中国人在他面前都心生惭愧。

  山西新闻网记者 王晓艳

编辑:韩晓飞】

 

 

:::内 部 搜 索:::
  • ::::::::::::::::::关于我们:::网站导航:::招聘信息::::::::::::::::::::::
    :::中国新闻网·山西新闻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法律顾问:中同律师事务所 顾新华:::
    地址:太原市解放路98号 珠琳国际大厦901室 新闻热线:0351-5653982
    邮编:030009传真:0351-5653983-815 邮箱:shanxi@china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