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 闻 导 读:::
  • 候选名单的背后,谁会是山西下一个世界遗产?

  • 山西省:紧急启动2150万元省长预备金用于抗旱

  • 太原中考成绩揭晓 普通高中预估最低分数线详情

  • 山西省煤炭监察局:预防腐败,立下九条“行规”

  • 山西省府通报一起晋城陵川瞒报3死1伤煤矿事故

  • 山西省通报今年以来发生的七起“建设施工事故”

  • 山西省第一部大型网络游戏《苍穹》在太原首发

  • 山西太原:聚众斗殴 暴力袭警 11名装修工被拘留

  •  

     

    候选名单的背后,谁会是山西下一个世界遗产?

    2009年07月08日 10:35





      6月26日,山西五台山入列 《世界遗产名录》,成为山西继平遥古城、云冈石窟后的第三处世界遗产。五台山申遗成功,使山西一举进入中国世界遗产排名“第一梯队”——排在北京、四川省之后,名列第三。

      山西,这个中国地上文物最多的省份,五台山会是山西申遗的终点吗?下一个世界遗产,会是哪里?申遗的背后,是什么决定着项目的成败?

      一个项目的申遗博弈

      虽然没有正式说法,但通常认为,《中国世界遗产预备名录》的排序基本上就是中国申遗的排序。当年的“晋商大院”排在最先,所有人都认为晋商大院会成为山西的第三处世界遗产,但2009年,当五台山一跃申遗成功后,晋商大院仍然在预备名录上挂着。

      6月29日早,晋中市文物局每周一次的例会。所有人都在交头接耳谈论一件事情——“五台山申遗成功”,而与大多数人欢欣笑颜的庆祝不同,这个会上的主持者心情有点复杂。

      晋中市文物局局长李文艺的心里五味杂陈,喜的是,山西又多了一处世界遗产,目前正在努力申报世界遗产的“晋中晋商大院”,可以利用五台山经验,加强提升管理,向世界遗产的要求靠近;忧的是,这次嵩山申报失利,成了中国申报世遗失败的第一例,这是一种警示,对中国这样拥有众多世界遗产的国家而言,申遗的标准将更加严苛。对于处在申报期的“晋商大院”来说,“竞争会更加激烈,更难了。”

      2009年7月4日,晋祠的游客们,在导游指引下参观“晋祠三绝”,听曾经的“晋祠八景”有多美。工作人员老杨却在一旁有些黯然。“五台山成功了,但我没太多感觉,就是觉得有点酸。”2002年、2003年,晋祠为申遗也曾红红火火大搞了一阵,那时候,晋祠的目标直指“世界文化遗产”,但几年后,晋祠连《预备名录》也没进入,但2004年正式提出申遗的五台山却成功入选了。

      同样的申遗,却留下了不同的经验,这其中,留有多少的解读空间?

      所有的这一切开始于2003年。那一年,山西各地市接到国家文物局的通知,重新设立《中国世界遗产预备名单》,这份名单是中国申遗的初选单,只有进入这个名单,才有可能提交到世界遗产委员会备案,最终成为世界遗产候选地。此通知一出,全省各地闻风而动。一时间,申报世界遗产的数量多达数十个。到2006年底,新的《中国世界遗产预备名录》出台,山西三处入选:晋商大院、丁村古民居、五台山建筑群。而先于它们动手的晋祠却落选。

      “入列这个名单,不是一个市、县或者一个部门能够决定的。”晋中市分管“晋商大院”申遗的文物局副局长渠全增坦言,“如果确定要进入申遗实施阶段,牵扯的方面很多,单是拆迁这一项,离开当地政府强有力的支持就完全不可能,再往后更多的申遗工作,单靠地市一级也解决不了,需要省里的全面支持,文物部门势单力薄,不可能完成。”

      “这几年,省里的重点在五台山申遗上,至于我们(晋商大院),听从省里安排,等待省里召唤。”在乔家大院,一个普通工作人员的“戏言”,透视出对申遗的渴望与期待。

      候选名单的背后

      当时五台山报的是 “佛光寺”参评“世界文化遗产”,排在国家文物局公布的预备名录10名以后;五台山当即转变申报思路,以“双遗产”向建设部进行申报后,一跃成为《双遗产预备名录》第一名,从而申遗成功。

      翻开历届《中国世界遗产预备名录》发现,原本排序申报的“按资排辈规则”正在改变。山西大学长期研究申遗问题的教授张世满说,申遗近年来的趋势发生了变化,中国“文化遗产”的申报势头受到了冲击,在这种情况下,申遗有了全新的战略选择。

      他所说的这种“全新战略选择”,从《中国世界遗产预备名录》上也可以看出,原本排名在倒数的“客家土楼”,在经过重新的申遗包装后,抢先一步在2008年申遗成功;而原本以五台山“佛光寺”一处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项目,在考虑到“文化遗产”竞争激烈后,改报为“自然和文化双遗产”,最终曲线申遗成功。

      山西有多个项目曾进入过《世界遗产预备名录》,“山西古建文物价值高,全国难比,进入名录是实至名归”,山西省文物局宣传处处长许高哲很自信地告诉记者。永乐宫、壶口、丁村民居、陶寺遗址、晋商大院、应县木塔等都曾提出申遗或入选《预备名录》,但为什么除五台山外都没有正式进入申报实施阶段呢?

      申遗需要动用大量的人力物力,一旦提出申办进入实施阶段,就要确保成功。因此,为了确保申遗成功,对“申遗规则”的细化研究成了申遗目标确定的主要方式。

      第一步的闯关通常由各项目所在地市发起,提出申遗报告、确定申遗项目。但风险最大的是第二步,也就是预备名单的角逐。目前国内的世界遗产目录负责部门是两个,文物部门和建设部门,文物部门负责“文化遗产”,建设部门负责“自然遗产”和“双遗产”。部门为了各自的利益,都希望自己部门负责的申遗项目可以成功。我国文化遗产项目最多,成功几率高,但排名竞争很激烈。相对于文化遗产,自然遗产和双遗产只有寥寥几个,虽然难度很大,但在国内容易获得靠前的排名,从而进入到世界遗产大会的表决中。

      部门管理范围的不同,直接决定着申遗项目的差异。如山西省建设厅在给省政府的报告中提到,五台山申遗结束后,“将启动碛口风景名胜区和壶口风景名胜区”联合申遗。而山西省文物局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讲到,他们主推的还是山西的古建筑。

      除了申报的管理部门,申报的形式也多种多样。以我省为例,由于近年来单一项目的申报难度加大,一些项目开始“组装捆绑”,如壶口正积极与陕西联系,决定两省共同申报自然遗产;同样的方法也见于山西襄汾“丁村古建筑群”与陕西韩城“党家村古建筑群”,他们正以“山陕古民居”的项目申报,以加大申报成功的砝码;而晋中的“晋商大院”也是“捆绑”了乔家大院、渠家大院、王家大院、曹家大院进行申报。

      申遗成功后,将会带来一系列的效益。旅游发展、名气提升,这都是不争的事实。但申遗所带来的巨大风险也日趋明显。

      晋祠的申遗账

      晋祠,就承受过这样的风险。

      晋祠博物馆的一位申姓工作人员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谈到,晋祠的申遗工作目前搁置了,现在工作重心不在此。

      而在三年前,晋祠还在热热闹闹地搞申遗。2001年9月,太原市委、市政府公开宣布晋祠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太原市政府邀请了国家各个部门的专家拟定了《晋祠保护条例》。首先是投资几千万元的晋祠水循环工程,随之而来更大规模的拆迁改造开始了。到2003年8月底,总拆迁面积达到5万平方米。2004年,太原市委、市政府把晋祠申遗当成当年的主要工作来抓,2006年2月底,太原市文物局局长在接受采访时还表态,力争在“十一五”期间让晋祠“申遗”成功。

      但转折点出现在2006年年底,这一年,重新修订的《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出台,晋祠被排除在预备名单之外,申遗之梦彻底破碎。

      晋祠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名单出炉后,就像大冷天泼了一盆凉水,所有人都心灰意冷,晋祠为申遗先后已投资1个多亿,却最终连门槛都没看见,这让人有种‘输光了’的感觉。”落选“申遗预备名录”后,原先制定的晋祠申遗规划随之搁浅,前期做过的工作付之东流。

      记者采访中,山西一些文物界、旅游界人士坦言,“晋祠,成为申遗的一个风险样本,花了那么多钱,却一无所获,遗留问题至今困扰晋祠。如果把这些钱花到晋祠的文物保护方面,晋祠现在的模样肯定会更美。为了申遗,拆了那么多周围的建筑,也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晋祠的原貌。”山西大学教授张世满针对这种现象,不客气地指出,不能将“申遗”演化成“运动时尚”,申遗的盲目性和惟一性会对景区本身的正常经营和发展造成冲击。当申则申,当缓则缓。

      当然,“申遗热也带来了很多积极作用”。山西省文物局宣传处处长许高哲举例说,对云冈石窟的保护,文物部门曾多次与大同市有关部门商讨,将云冈前的那条公路移址,但多年来效果甚微。当云冈提出申遗后,地方政府马上投资新建公路,将危害石窟的那条公路的主要运输量转移,“客观上保护了石窟”。

      申报难度加大

      下一个山西的世界遗产会是哪个项目?

      从目前的《中国世界遗产预备名录》排名看,山西省的项目晋商大院排名最前。而客观上,“捆绑式”申遗的“晋商大院”,保护也较为完整,人们保护文物、爱护大院的意识也高。而记者得到的最新消息,由于同样入选《中国世界遗产预备名录》的山西丁村古民居已经和陕西韩村古民居联合申报“山陕古民居”项目,出于同样明清民居类型的“晋商大院”可能与其来一次“三强联合”,以“明清民居”冲击世界遗产。

      记者从山西省文物局了解到,山西五台山申报世界遗产成功后,下一个申报的难度会更加大。

      所有世界遗产,都是人类历史发展和大自然演变中最有价值的记忆。“申遗”在很多方面的解读都有深层的背景,仅把“申遗”当作文物或自然生态的保护行为,对所有的商业开发进行排斥,虽占据理念的制高点,但难免空洞说教;如把“申遗”当作一棵摇钱树,“申遗”成功后大肆发财,也容易重蹈被警告的覆辙。晋中市文物局副局长渠全增记忆中有这样一个故事,前几年,世界遗产委员会的专家来“晋中大院”考察,看到一扇破旧的门,门上的门环都已经把门快磨出个洞来。专家们指着这个洞说,“好,这就是世界遗产的原汁原味,真实性得到了体现,这个门绝对不要动,保护好现状就行”。这让当时陪同的渠全增吃惊不小,在他的脑海中,保护很多时候指的是“好看、漂亮”,为了“好看、漂亮”,他们还费了不少脑筋。而“世界遗产”的标准则是“真实、还原”。

      也正是在“申遗”的过程中,许多山西的古代建筑和环境风貌没有追求以往的“新气象”,而沉淀回“遗产”的本质。(来源:山西晚报;本报记者 刘斌)

    编辑:韩晓飞】
    :::内 部 搜 索:::

    ::::::::::::::::::关于我们:::网站导航:::招聘信息::::::::::::::::::::::
    :::中国山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法律顾问:中同律师事务所 顾新华:::
    地址:太原市解放路98号 珠琳国际大厦901室 新闻热线:0351-5653982
    邮编:030009传真:0351-5653983-815 邮箱:shanxi@china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