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 闻 导 读:::
  • 山西晋中一个手机"炸弹号" 引发民事刑事两宗案

  • 山西出台首部景区开发法规:不同项目不同部门审批

  • 山西省首批旅游名镇名村出炉:27个村镇榜上有名

  • 山西忻州通报:原民政局 土地局两局长被开除党籍

  • 大通燃气中止重组 山西能源首富金业三借壳落空

  • 威尔斯:CBA像美国大学联赛 很多年没这么爽了/图

  • "茵栀黄注射液疑致婴儿亡"续:恢复销售时间未知

  • 山西省事业单位岗位未来新进人员将实施公开招聘

  •  

     

    山西晋中一个手机"炸弹号" 引发民事刑事两宗案

    2008年12月31日 08:41

      “喂,您好,是辛志勇先生吗?关于您尾数333的手机卡被侵占的投诉,建议您去公安部门报案解决……”2008年12月23日,晋中市市民辛志勇接到了移动客服10086打来的电话。这个一年之后才迟迟打来的投诉回馈电话,让辛志勇哭笑不得。因为,一年多来,围绕着这个尾数三个“3”,俗称“炸弹号”的号码,他已经与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山西有限公司晋中分公司(以下简称“山西移动晋中分公司”)数次交涉直至对簿公堂,目前,有关此事的刑事案件还在侦查阶段,而一个多月前的11月24日,此事相关的民事案刚刚结束二审庭审……办了一个“炸弹号”

      今年42岁的辛志勇是土生土长的榆次人,一年半以前,在晋中市最繁华的购物中心,他拥有一个IP话吧,除了主营的话吧业务,他还兼卖手机、电脑。

      2007年6月26日,在同一市场里做生意的白利生来辛志勇的话吧小坐,其间,他说起自己手上有个“炸弹号”。辛志勇早想办一个让生意伙伴看得起记得住的手机号。几经权衡,他决定买下这个尾号为“4333”的号码,交了2300元之后,辛志勇和白利生手持身份证去中国移动营业厅办理了过户手续。营业厅出具的“业务受理单”显示,该手机账户内尚有44.14元话费。

      手机号办下后,辛志勇也没急着使用,赶上有事他要去北京,这个手机卡就一直撂在家里。

      2007年8月21日,辛志勇从北京回来,插上该手机卡准备使用时,手机屏幕上却显示:SIM卡注册失败。辛志勇急忙拨打10086咨询,接着又联系上原机主白利生一起来到山西移动晋中分公司东顺城街移动营业厅询问。经过查询,营业厅值班经理告诉辛志勇,该卡已于2007年7月21日被人在灵石县富家滩营业厅办理了补卡手续补出去了。灵石县富家滩营业厅经理随后在电话中称,是机主辛志勇本人持身份证原件在营业厅办理的补卡手续。

      惹了一身麻烦事

      自己还在北京,怎么能分身在灵石办理补卡手续?对灵石县富家滩营业厅的说法,辛志勇实在不能理解。他提出异议之后,富家滩营业厅经办营业员仍在电话中一口咬定是辛志勇本人持身份证原件补的卡,在辛志勇的一再质疑下,最后才承认用的是身份证复印件,并当即表示可以再补张卡给他。

      富家滩营业厅这种随意的工作态度让辛志勇接受不了,他认为,正是这种随意行为造成了自己花大价钱购买的手机卡无法正常使用。于是,他与白利生找到山西移动晋中分公司市场部要求处理,但被告知总经理不在,无法处理。

      为了获知详情,辛志勇拨通了这个本属于自己的“炸弹号”,接电话的人告诉他,该卡是他在灵石县富家滩营业厅花费了6000元所办。但在其后的几次电话中,他又屡屡改口,说卡是从别人手中得来的。

      2007年8月22日,辛志勇再次来到山西移动晋中分公司市场部,见到了灵石传真过来的补卡人的身份证复印件及流程受理单,他发现,该身份证复印件,除名字是辛志勇之外,照片、出生日期等都是假的。其身份证号也是照搬过户时因营业员失误而录错的号码。出生日期“1975年3月22日”与身份证号“660322”显示的1966年的出生年代完全不同。

      为了确认凭此身份证复印件能否办理业务,辛志勇持该复印件到该公司楼下的营业厅办理修改密码业务,被营业员以“与电脑资料不符”的理由拒绝受理。后辛志勇又以自己的身份证原件成功办理了密码修改业务。

      在山西移动晋中分公司业务主管王丽红的要求下,辛志勇拨打“110”报警,但在民警到场后,王销毁了相关单据。

      第二天,辛志勇去营业厅办理停机业务,被以身份证与电脑资料不符为由拒绝受理。随后,辛志勇发现,他和白利生已被山西移动晋中分公司列入黑名单,不能办理任何业务。

      陷入一场糊涂案

      在随后与山西移动晋中分公司的交涉中,辛志勇均被告知,公司没有任何责任。此后,山西移动晋中分公司又称,已报警要追究他与白利生倒卖“炸弹号”的刑事责任,并说有相关的资料和证据予以证明,补卡者已实际使用该号码长达三年。

      反复交涉无果,辛志勇委托律师向山西移动晋中分公司发出律师函,要求对此事做出合理的解释。2007年10月15日,山西移动晋中分公司复函称:该号码系2005年1月12日由某公司开户办理,同年1月20日过户给张某;2007年1月19日由张某过户给白利生;同年6月26日过户给辛志勇。2007年7月21日,灵石人路某利用假身份证办理了更换备卡事宜并使用。

      该函件称,已查明路某于2005年7、8月间获得此卡,并一直使用,后手机丢失,因无机主身份证件办理补卡手续,即伪造辛志勇的假身份证办理了补卡手续。另外该函称,该卡在辛志勇名下没有使用记录。

      随后,其认为,山西移动晋中分公司在此次事件中无过错,不应承担任何责任,此事件涉嫌违法犯罪问题,应由公安机关处理。公司受理该补卡业务属正常工作流程,工作人员对身份证的真伪无鉴别能力,并无不当。

      此外,辛志勇自该号过户后并未使用过此卡,因此不存在影响其业务交往及造成损失等问题。

      该函最后提出处理意见,将路某所持此卡收回,归还辛志勇重新使用。

      2007年8月27日,出具该函之前,灵石县移动公司以怀疑路某持假身份证办理换卡业务为由向灵石县公安局刑警队报案,据称该案至今没有结案,尚在调查之中。

      2008年4月28日,无奈的辛志勇一纸诉状,将山西移动晋中分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该公司对此事做出合理解释,并公开赔情道歉。

      2008年9月20日,晋中市榆次区人民法院对此案下达了民事判决书,认为争议卡号的登记及转户手续在某公司、张某、白某及辛志勇之间流转是事实,卡号的实际使用者是灵石用户路某也是事实,但山西移动晋中分公司并未将卡号直接售予辛志勇。辛称该公司非法售予该号码没有证据,路某在办理补卡手续过程中,山西移动晋中分公司工作人员已尽到一般的审查义务,不存在过错。

      因此,法院驳回了辛志勇的诉讼请求。随后,辛志勇提出上诉,2008年11月24日,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审理了此案。目前尚未判决。

      谁管一个大漏洞

      一个小小的“炸弹号”,引起了刑事和民事两起案件。这让辛志勇始料未及。

      辛志勇不能认同法院对路某是该号实际使用者的认定。他说,山西移动晋中分公司提供的用户名为张某,日期为2005年10月的交费发票,但没有提供两年间的通话记录。辛志勇打印了该手机号4月份的话单,上面没有一个通话记录。“这证明,在我办理过户之前,该卡一直处于无人使用的状态。”

      而山西移动晋中分公司提供的2007年8月份的通话清单上却恰恰显示:在其8月21日投诉之前的一天,路某即使用该号码与灵石营业厅的经办人员通话,此后有多次通话的记录。证明路某与其认识,因此,自己的姓名、身份证号等手机客户信息轻易泄露就很易理解。

      依照移动公司的相关规定,办理补卡时,必须由机主持本人身份证亲自到营业厅办理,并提供密码确认,工作人员还应拨打客户的联系电话进行确认。显然路某的补卡手续并未经过上述程序。

      再者,伪造的身份证其各项信息都明显与自己在过户时所提供的身份证资料核对不上,自己持伪造身份证的复印件也无法办理业务,因此“工作人员已尽到一般审查义务”的结论明显是错误的。“这就好比是一元与一百元的区别也认不出来,还被认为是正常的、正确的,这如何能让人接受?!而用假身份证办理补卡手续的事实,当事人路某也已用书证的方式承认,该刑事案件一年了还没有办结,又说明了什么?”辛志勇无奈地问。

      路某等出具的书证材料显示,该“炸弹号”曾于2005年7月,被一名叫王海亮的人从张某手中以近3000元的价格得到,后来因路某的车牌号与该号码尾数相同,于是通过朋友得到该号码。2006年底,路某遗失了手机,此后也一直未办理补卡手续(因为卡中尚有余额,该卡号也未被注销),2007年6、7月份,他听说此卡机主已变更为辛志勇,于是花200元买了假身份证办理了补卡。

      2008年12月23日,记者前往山西移动晋中分公司采访,但该公司市场部及综合部的相关人员告诉记者,领导都去外地考察了,相关领导的电话也不方便提供。

      记者随后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到,后三位数字重复的手机号,被称作“炸弹号”。在山西一些地市被视为吉祥号,能够体现出持有者的身份,因此非常抢手。但这些号码一般都掌握在电信运营商的高层管理者手中,不易获得。

      根据2003年年初信息产业部颁布的《电信网码号资源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2003年3月1日以后电信运营商未经电信主管部门批准,不得擅自拍卖码号资源,并不得向用户收取选号费或占用费。经营者在经营过程中高价出售电话号码的行为,均属于“对政府明令取消的收费项目继续收费的”价格违法行为,由价格主管部门予以行政处罚,可处以20万元以下的罚款。因此,移动等电信运营商并不能公开出售这些所谓的“炸弹号”。

      实际上,这些“炸弹号”都会以集团办理等不同的方式批出来,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流入到卡贩子手中,再被卡贩子以高价卖出。然后就在不同的使用者之间流转。这时的价格也不再理会物价部门的监管,随意得很。

      但是,卡号要转卖必然涉及到过户、办理相关业务等一系列问题。一般来说,卡贩子手中一般都会持有上百份身份证复印件,在涉及过户等业务时,这些以不同渠道取得的身份证明,就会在其中频繁使用。居民的身份证复印件如不慎流入这些人手中,就会出现种种纠纷和麻烦。一些电信运营商在具体办理业务时不严格履行必要程序的随意行为也是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之一。

      但是,普通消费者在购买这样的号码时,根本意识不到其中存在的法律风险。等到发现问题时,才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与辛志勇一样的尴尬境地。

      《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使用伪造、变造的居民身份证的,由公安机关处二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罚款,或者处十日以下拘留。第十八条规定,伪造、变造居民身份证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据称,该事件发生后,办理此补卡业务的营业厅被处罚款两万元,经办营业员被开除,随后,其经理也被调离。

      辛志勇表示,他将不会放弃自己的维权行为。

      来源:三晋都市报;记者张海鹰

    编辑:任丽娜】
    :::内 部 搜 索:::

    ::::::::::::::::::关于我们:::网站导航:::招聘信息::::::::::::::::::::::
    :::中国山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法律顾问:中同律师事务所 顾新华:::
    地址:太原市解放路98号 珠琳国际大厦901室 新闻热线:0351-5653982
    邮编:030009传真:0351-5653983-815 邮箱:shanxi@china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