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 闻 导 读:::
  • 山西忻州:民政局长由“天上人间”坠入无底深渊

  • 扩大内需  山西太原将要打造铁路装备制造工业园

  • 山西籍导演宁浩新作-《疯狂的赛车》收官贺岁档

  • 山西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大会:辉煌成就来之不易

  • 山西新规明年实施:合法生二胎不必再等女方满28

  • 用电水平回到三年前 电荒到过剩山西电厂陷巨亏

  • 山西省将强制推广“压滤干排法”处理738座尾矿库

  • 山西省政府答16条网友留言 一学校乱收费被责检讨

  •  

     

    固铂出奇招:帮助企业度过行业的寒冬期/图

    2008年12月24日 10:10



      在品牌建设上追求出奇招的固铂轮胎,希望用两种最普通的常规武器——抓质量和抓培训,来帮助企业度过行业的寒冬期

      负责材料应用开发的总监李泽恩(Richard Zeyen)带领《汽车商业评论》记者穿过固铂轮胎亚太技术中心略显空旷的办公区,进入正在装修、有若干隔断的房子。他很希望通过描述,让记者从这些脚手架和装修材料之中,看出这个材料实验室的高科技含量。“再过2个月,你会在这里看到摆满我们从全球采购的先进设备。”11月13日,这位个子不高的轮胎材料专家对《汽车商业评论》说。

      两年半之前来到中国的李泽恩是技术中心的第一个员工。他已经在固铂工作了24年,在他之后,固铂轮胎经验丰富的两员老兵格兰(Glenn Arbaugh)与James F. Piper相继加入中国研发团队,分别负责轮胎工程应用开发和产品测试。按照计划,到2009年初,这家设在上海市闵行区一个工业园区的研发中心,将成为固铂全球的三家研发机构之一,另外两家分别在美国和英国。在功能上,上海研发中心的作用不仅仅是帮助亚太市场,固铂大量出口产品的测试和开发,也要依靠这里。

      建这个研发中心大约需要投入几百万美元。对于总部并未因为亏损——在过去的两个季度里,固铂全球报表已经出现7700万美元的亏损——而暂缓亚太研发中心的脚步,固铂亚太区总裁曹克昌(Allen Tsaur)在接受《汽车商业评论》专访时说:“建立研发中心的决心是不能动的。在中国,我们是新品牌,因此产品更新速度一定要快,而且要贴近本土需求。这是客观需求。”在来中国之前,格兰等人已经在美国研发中心专门为中国设计了针对卡客车市场的迪恩品牌轮胎。现在,他们希望亚太技术中心能尽快为中国客户设计出更合理的卡客车和轿车轮胎。

      目前,固铂在中国有两家合资工厂,位于山东荣成的工厂主要生产卡客车轮胎和部分轿车轮胎,江苏昆山的工厂则全部用来生产出口的轿车轮胎。从产量上看,固铂25%的产品是来自中国。在全球都疲于应对行业低谷和金融风暴的时期,亚太市场能为固铂带来一些对未来的期冀。曹克昌说:“上半年欧洲比我们还好些,到下半年,亚太区销售和利润增长率已超过欧洲。”

      在曹克昌看来,尽管2008年整个行业都受到冲击,他却有办法带领亚太区安然度过。研发能力的加强令固铂对于长期的市场竞争能力保持乐观,而从今年年初开始的一系列针对性很强的质量提升、生产率提升以及培训提升的举措,则让固铂看到低谷时期的盈利能力。曹克昌说:“这些举措我们在去年就开始,到今年逐步找到诀窍并慢慢固定把形式固定下来。”

      事实上,在经济形势不好的年代,企业总是希望获得对未来最准确的预测来指导自己的经营活动,这恰恰是选择了最难突破的点去寻求解答。在品牌建设上追求出奇招的固铂轮胎——他们在过去一年里赞助了从摇滚到漫画的各种形式,希望用两种最普通的常规武器——抓质量和抓培训,来帮助企业度过这次的行业寒冬。这种最简单的手段,在危机四伏的年代,或许能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

      练内功

      赵明是固铂从别处请来的六西格玛专家,他现在是固铂的全职培训师,负责质量管理体系六西格玛“黑带”培训。曹克昌说:“赵明原来是别的公司的Master(大师),他做这个已经很久了。第一他很懂,第二他的沟通能力非常强。对于做质量体系来讲,沟通很关键。”这次从3月份开始启动的培训项目,本来是加强工厂对质量体系的管理,却无意中契合了当前的经济形势。

      固铂从昆山和成山工厂共选出9名员工参加培训,在前面6个月内,他们每个月集中一周时间上课,其他时间回到工厂上班。第一次是在上海开课,第二次是在昆山,然后去山东工厂,因为这两个工厂不太一样(成山以内销卡客车轮胎为主,昆山以出口轿车轮胎为主),可以给他们一个比较全面的体验。

      理论培训在9月份结束。培训结束后,这些人回到工厂,各自负责具体项目,在未来6个月内,他们必须保证自己负责的项目中,真正看到流程改善、成本削减。之后,他们才能变成真正的“黑带”。

      其实,学员回到工厂提升流程体系能力的时期,也是固铂工厂压力最大的时期,同时也给了学员最好的发挥自己技能的平台。曹克昌说:“从轮胎市场普遍的销量看,10月和11月销售开始下滑,省级经销商手里压货发不出去,下面的市级、县级经销商则因为销售不好而不敢进货。”

      多数的工厂选择减低产能。整个山东省——这里是中国最大的轮胎生产基地——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据山东省橡胶行业协会的统计,省内大型轮胎企业的开工率仅为60%~70%,已有部分轮胎厂濒临破产。在昆山,它所面对的出口市场同样不容乐观。美国橡胶制造协会认为,今年美国轮胎销量会下降4%。

      在固铂山东成山的工厂,生产节奏也从过去的每周7天、每天3班,调整为更慢的节奏,把更多时间投入到培训和设备检修之中。但由于提前采取了流程改造的措施,固铂在降低生产节奏的同时,却依然看到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的大幅提升。

      除了六西格玛的帮助,固铂还逐步分解轮胎生产中的各个环节,以严格的控制来达到更高的产品质量和成品率。比如,轮胎是多层材料组成的,在成品时这些层之间需要紧密结合。而紧密结合与否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包含了空气中的湿度。一般而言,夏天湿度大、温度高的时候就不容易控制。通过对生产流程的深入了解后,对制造工艺重新订定,甚至冷却管也更新后,粘合度有了跳跃增长。

      曹克昌介绍说,固铂从去年开始实行质量控制方面的改良,到今年1月份,逐渐找到各个环节的改进诀窍并付诸实施。他说:“抓住重点后必须找到根源,量到精确的数值,不能说差不多,就这样一步一步做下来,每一步都进行改良,包括施工的过程。”

      经过这番改进,到今年9月份的统计,在不增加任何生产设备和人员的情况下,固铂山东生产线的效率提升了40%,废品率降低到去年一半以下。在昆山工厂,固铂从去年3月21日生产第一条轮胎,到今年10月,从日产0条到日产1万条。对于这个成果,曹克昌相当满意:“这当中又要装新设备,又要培训,又要生产轮胎,又要招新的员工,这是固铂历史上最快的。14个骨干人员负责从零到生产。这是一个里程碑。我们的目标是明年7月达到2万条。”

      在今年前三季,原材料价格非常高,使得轮胎利润非常低,废品率降了一半,利润可能会差一倍。随着轮胎废品率降低,客户投诉降低,固铂在市场上的认可度也增加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今年9月还能保持盈利。”曹克昌说。

      曹克昌说:“轮胎质量改进并不仅仅指配方改变,而是一个系统能力,必须把思想灌输到员工脑袋中。我们经过两年不断的教育,每个员工都对质量有了认识。大家常说说生产要讲效率,但仅仅快是不够的,还要保证质量,因为这是个利润很薄的市场,在增加量的同时质也能得到增加就是一个大学问了,而我们做到了。”

      固铂营

      固铂上海办公室,每周一上班时间要提早半小时。早晨8点半,曹克昌和固铂中国区总经理辜思历(Alex Koi)会准时出现在位于上海古北区嘉麒大厦17层的会议室里,在与员工共进早餐的时候,曹克昌和辜思历分别用15分钟和员工分享一些公司发展情况或者最新热点。这个早餐会进行了1年多时间,初期的内容以增加员工的团队精神为主,到今年4月,固铂亚太技术中心搬到郊区,曹克昌还希望能够一起开,就利用电话会议,这样他不得不提前讲自己的提纲准备好发给技术中心的员工。从那时起,他开始有意将早餐会的形式和时间固定下来。

      曹克昌说:“早餐会内容一般是我和Alex在周末商量一下,分头准备。根据公司发展以及外部形势,有时会讲经济,有时会讲轮胎知识,最近也讲美国总统大选的过程,以及一些美国文化方面的东西。”他觉得,这种沟通主要目的是增强员工对公司的了解和信心,让员工知道整个公司的大方向,公司碰到危机,不要怕让他们知道,不知道就会有谣言,要让他们知道公司愿意跟他们分享信息,只有让每个人知道了公司的大方向,他才能把本职工作做好。

      作为一家美国公司,固铂亚太区所体现出的培训文化,已经非常的中国化了。在身体力行之外,固铂还要求中层的部门主管都能为大家讲课。道理很简单,你要为别人讲课并吸引人听下去,你就得先学习透彻。曹克昌说:“为了准备周一早上的15分钟,我要忙碌整个周末。我不太赞成请外人来培训,他们不懂我们公司。”

      这样给其他员工设立一个榜样和准则,当你希望获得更高的职位的时候,你首先会问自己,能不能站在讲台上讲课,如此以来,学习的氛围和动力很自然地传递到整个组织。全员动员的结果是,办公室里看不到闲人,工作之余,大家都得学点东西,每个人都像打仗一样。但年轻人学东西觉得很高兴,都很兴奋,但是这样给主管很大压力,逼着大家往前走。

      为了确保固铂理念能够体现到固铂公司的每个细枝末节,也为了更高地促进销售,他们用了一种独特的形式来为经销店提供培训。从今年3月开始,固铂在上海启动了名为“固铂营”的培训计划。他们从上海招了60个人,一遍培训一遍筛选,培训过程从更换轮胎开始,包括了轮胎知识、销售技巧、沟通方式甚至人生规划等。在经过几个月培训后,他们留下了9个人。这些人并不是固铂正式员工,而是委托外派劳务公司代为管理,固铂支付工资。这种灵活的用人形式对于目前的局势来说,具有弹性。现在,第二批固铂营的人也已经开始进入培训阶段。一些表现出色的固铂营成员会有机会转成固铂的区域销售主管,他们所接受的培训中,绝大部分也是围绕销售进行。“我最近给他们讲的,就是如何面对客户的老板。”曹克昌说。

      经过严格培训的固铂营成员,具备了很好的技术技能,同时又领会固铂对销售和公司管理的最新理念,他们会按照分配的路线,到各地的经销店里,驻店培训店员,除了定期在不同地区轮换之外,他们每3个月还要回到总部,做新的培训以及汇报自己对市场的了解。按照计划,固铂营项目从轿车胎销售开始,未来会进入卡客车轮胎的销售渠道。

      这种形式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在亚太市场,特别是中国市场,在2~3年之内,消费者对轮胎的理解需求越来越高,他们不只希望得到一款轮胎,还需要得到一款好的、适合自己的轮胎。固铂的产品以替换市场为主,这就注定它的产品一定是多样化的。固铂培训经理李波说:“就好比有的人喜欢穿衬衣,喜欢穿T恤,我们替换胎就是来满足这些有些性格的需求。现在很多人是,想花钱换,但不知道哪个是好的。安装的专业程度和服务一致性也很重要。销售的时候,如果操作人员能够讲一些道理和知识,可能帮助更大。也有利于维系客户。这也是很多轮胎从业人员需要提高的,不能盲目推销,也不能盲目介绍,要得体地传达公司的形象理念以及轮胎知识。”李波也负责培训这些固铂营成员,他觉得,有了个措施,固铂经销店的销售会改善很多。来自一线的反馈也证明了,这些培训成员是经销店最希望留住的。

      固铂营的思路来自曹克昌与辜思历在柯达的工作经验。2002年前后,他们需要推广柯达的数码产品,当时这类产品价格很贵,了解的人又少,而且竞争激烈导致利润不高。于是,他们就招聘了30个左右的年轻人,做严格培训,从产品知识到销售知识,然后将这些人分派到各地的1400家数码店去,到每一家店去教店员,一家一家教,硬是将市场打开。

      曹克昌说:“我们选固铂营成员是有要求的,不是学历越高越好。我们只要中专和大专毕业生,大专最好。第一,他们会珍惜这份工作,第二,他们能吃苦,而且我们的培训非常全面,没人会教他们这么多东西。我们的培训很严格,但没有人辞职。”

      “因为我曾经带过新的品牌(指柯达数码产品)进入中国,所以对于如何打新的仗我们是有经验的。消费者买你的东西都是因为觉得有价值。”曹克昌说:“任何一个行业,只要是新的,就得这么做。做生意时执行力很重要,因此是店员决定最终的成败,而不是老板。”

      访谈:很快就会看到希望

      《汽车商业评论》:你对目前形式怎么判断?

      曹克昌:明年第三季度经济会回来,很多人都准备(将明年全年指标)下调,而我们只是把第一季度下调,第三季度指标移到第四季度去。国家这一次投了4万亿来刺激内需,这对我们轮胎企业很有帮助。固铂轮胎有两大类:卡客车和轿车,国家经济刺激方案第一个帮助的是卡车,因为要做建筑、修道路。这次动作很快,招标之后就会马上启动,我预测明年3、4月份卡车市场就会复苏,轿车在之后的3个月也会回来,因此3月份卡车回来,5月份轿车就会回来,这对于我们来讲是相当有利的。只要明年1月份能控制好的话,3月份我还是蛮看好的。

      《汽车商业评论》:你在你的职业生涯中有没有经历过如此的在原材料、石油方面大的波动?

      曹克昌:没有。我经历过2次是往上走,但没有掉那么快过。通常都是要经过好几年才慢慢下来。今年冲得快,掉得也快。每一次经济危机都会筛选掉不好的公司,如果你底子够的话反而是件好事,经过这个大浪之后,留下些好公司,像中国有300多个轮胎公司是没道理的,全美国就只剩下2个属于美国的品牌:固特异和固铂。所以我认为,这一波之后,中国市场最好是只剩下少数家轮胎企业,这个情况会使大家都注重质量,成本会降低,消费者会收益。

      《汽车商业评论》:固铂在卡客车轮胎上有什么计划吗?

      曹克昌:对卡客车司机及老板来说,很重视成本,因此轮胎能翻新很重要,因为一个轮胎翻新2次,成本就降低一半了。翻新的重点就是找到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同时建立一个网络。我们会挑选当地的翻新合作合作伙伴,自己建来不及。明年先做试点,在广州、长三角、四川、河北先做,再陆陆续续推进到其他地方。

      《汽车商业评论》:经销商的扩展目标是否想要放缓一下?

      曹克昌:对,会慢一点。现在是卡客车是200多家,轿车是30多家。我们明年上半年的目标是做精不做大,所以少开新店。销量则希望两年翻一番。

      《汽车商业评论》:原材料巨幅波动,你们产品的价格会怎么调整?曹克昌:今年1月份原材料涨价的时候,通货膨胀还没开始,到了3月份就涨得超高。但我们不能一下子涨价,市场没办法接受,况且还有一个消化和滞后。

      我们到4月份才有了一些调价过程。在那之前我们就一直说要抓质量,等到原材料都往上涨的时候就更需要抓质量了,这实质上就是在降低成本,因为废品率降低了,能帮助你把价格稳住,控制住成本。

      在这种情况下,虽说推行质量体系必须要投入资金,但这反而在帮我们省钱。一般来说,啃成本、啃员工工资、啃供应商的价格是最土的降低成本办法,也是错误的,只能造成市场反效果,形成恶性循环。从内部改善质量体系才是唯一的出路,我很高兴在今年这样的情况下能看到成果。

      《汽车商业评论》:培训也是你工作的重点,你希望起到什么作用?

      曹克昌:我也在思考怎么样让员工对公司有个向心力,我曾经在招聘人事总监的时候,问他们,如何保持核心员工对公司的工作向心力,他们一般都回答,通过薪水快速。这样回答的我都不要,因为这些手段我也会,哪用得着请人来管理。后来我想到,要员工对这个公司有信心,要让他感觉到他在学东西,光靠钱是永远没办法满足他的需求的,当他在成长的时候,钱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所以你在固铂公司做领导,就必须要能教课,教学相长,固铂的文化是教来的。

      下一步我们会更多将这种思路向工厂那边推广。其实现在已经开始在做了,Alex最近一直跑去成山工厂教课,昆山则由赵明开始教质量课。最近受到经济下滑,我们产量降低,但公司的意见是不裁员,利用多余时间不断加强培训。来源:《汽车商业评论》、作者:刘杨

    编辑:任丽娜】
    :::内 部 搜 索:::

    ::::::::::::::::::关于我们:::网站导航:::招聘信息::::::::::::::::::::::
    :::中国山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法律顾问:中同律师事务所 顾新华:::
    地址:太原市解放路98号 珠琳国际大厦901室 新闻热线:0351-5653982
    邮编:030009传真:0351-5653983-815 邮箱:shanxi@china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