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 闻 导 读:::
  • 山西村官换届选举候选人被枪杀 村主任遭调查/图

  • 山西:官方要求慎重对待村委会换届工作敏感问题

  • 山西大同 阳泉等7市被列为全省煤炭转型试点城市

  • 田间地头上网 鼠标键盘成山西农民新"镰刀锄头"

  • 山西省县级考核:发生重大安全事故实行一票否决

  • 山西省六区一市调整最低工资标准 上调至720元

  • 山西从09年开始在全省推行地税全额代征工会经费

  • 山西运城七人致死火灾事故原因查明 系电线短路

  •  

     

    南方人物周刊--戴骁军:无畏之魅(图)

    2008年12月23日 21:37


      戴骁军是一个尴尬的英雄。2008年11月,在山西霍宝干河煤矿矿难之后,一群记者,有真有假,一窝蜂跑到煤矿去领取“封口费”,被他拍了下来。

      人们从他的照片里看到了矿难之后,矿主与记者之间的微妙关系——有仗义执言如孙春龙者,亦有大量的寡廉鲜耻之辈凭借所掌握的媒体公器去勒索钱财。

      同样是记者,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记者是什么?是社会的守望者?党的耳目喉舌?国家干部?打工码字赚钱的?

      相信不同的记者会找到不同的自我认同,但不论是何种记者,都应该遵循这个行业的最基本的价值判断——笔下有是非曲直,笔下有人命关天,最起码要记录真实。

      在霍宝干河煤矿办公大楼里,一大群人的面目赤裸裸曝光在戴骁军的闪光灯下。他完全不顾忌山西这片神奇土地上记者们的“潜规则”。在这一刻,这个混得并不如意的记者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哦,还要再说一句,他还不是报社正式编制的员工,报纸给他的署名是“记者”,有时是“通讯员”。

      1、你是怎么走上新闻这条路的?

      戴骁军:从小就喜欢相机,用拾牙膏皮、吃雪糕的钱买相机。1980年代时,父母担心我玩物丧志,我记得自己对他们说:我玩相机,起码没人抓我上派出所,你看那些打麻将的……后来从部队转业后,也是因为搞摄影花钱,觉得进了报社能用公家的钱……但是我在《西部时报》三年,都是自己买的相机,报社管我叫“新闻观察员”,我现在也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听着像是侦查员。

      2、你做记者的原则是什么?职业荣誉感是什么?困惑又是什么?

      戴骁军:真实。十几年前还觉得(做记者)脸上有光,但现在不敢说有什么荣誉感,只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以前的困惑是很辛苦,付出与得到不成正比,再一个就是呼吁一个问题,上面不关注也没用。现在的困惑是这些网络的污蔑,我在这个院里住了十几年,哪里来的什么豪华车?

      3、你所了解的当地媒体生态如何?你曝光封口费事件以后,当地同行怎么看你?

      戴骁军:不好评价。什么样的眼光都有,可能也是被我捅到痛处了吧,但那些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记者。本地同行也有给我很大支持的。

      4、你对假记者了解多少,你觉得出现假记者的根源是什么?

      戴骁军:只要有高危行业,就会有这帮人,他们是哪里有危险,就往哪里去。我觉得根源是国家体制问题。一、缺少一个独立的监督机构。你看,教育电视台的《安全现场》是安监总局办的节目,居然还下来收钱。二、能不能像110、120一样,公布一个矿难举报电话?有矿难随时可以举报,那这些假记者就没有空间了。

      5、有人猜测,你是因为“分赃不均”,愤而举报。

      戴骁军:这么说的人,请拿出证据来。我记得2005年时,曾在新闻里看到过河南矿难,有记者拍了当地政府大楼,说里面正在发封口费,我当时就想,要是能把镜头渗透到大楼里面去多好啊!

      6、当你真的有这个机会时,心里想的是什么?

      戴骁军:就想着要抓住机会,把当年那个想法实现了。没拍到照片前,生命高于一切,拍到相片后,相片高于生命,我想每一个摄影人都会这么想吧。

      7、你平时就是一个特别关注社会不公、反映民间疾苦的记者吗?之前做过监督性报道吗?

      戴骁军:不是,要是那样,我早就被打垮了。我就是喜欢拍片子,哪怕是拍个小虫子,也有快感,不过如果(摄影记者的)工作能满足我生活所需,我也愿意放弃拍摄写真(记者注:现在是戴的主要生活来源)。今年雪灾时,地震时,我也想去现场啊。我在《政府法制》的时候做过批评报道,但《西部时报》主要是报道政府的重大活动,正面宣传。

      8、为什么选择在网上发帖,没有尝试其他举报途径?

      戴骁军:我想以个人身份来做这件事,但网站删掉了我的博客文章,有些博友打电话给我,第一句话就是,“你也收了煤矿的钱吗?”我后来是被激怒了才疯狂发帖的,能注册的论坛我都发,有些论坛要审查,我也发,至少审查的人能看见。我要验证我的清白。

      9、官方调查组称当时共有28个“记者”登记,你说领钱者至少38人。你和调查组接触过吗?

      戴骁军:矿方瞒报人数了。最初和调查组接触过,新闻出版总署、山西省委都非常支持我……总署报刊司一个副司长也问过我有没有记者证,我说没有,他还说,按规定(工作满一年)你早就应该领证啊!

      10、你和你的家庭因为这件事发生了什么改变?未来有什么计划?

      戴骁军:安宁的生活被打乱了,现在已经放弃了两单写真拍摄,还接到恐吓电话,不过也接到了20多年没联系的战友的电话。人都会有波动期,如果我这匹野马还能上赛场,不知道我的伯乐在哪里?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编辑:任丽娜】
    :::内 部 搜 索:::

    ::::::::::::::::::关于我们:::网站导航:::招聘信息::::::::::::::::::::::
    :::中国山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法律顾问:中同律师事务所 顾新华:::
    地址:太原市解放路98号 珠琳国际大厦901室 新闻热线:0351-5653982
    邮编:030009传真:0351-5653983-815 邮箱:shanxi@china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