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 闻 导 读:::
  • 山西中小煤矿面临生死劫 煤电对决鹿死谁手?

  • 山西介休一银行8000万建18层高楼 13层空置10年

  • “CBA史上最大牌外援”出场么? 山西称概率50%

  • 山西阳泉致11死烟花爆炸案:责任人被判4年半刑期

  • 山西高速交警大队将清退协警 承诺不下罚款任务

  • CBA第14轮 山西惨遭四连败 史密斯不再是中宇的

  • 中国环保最高社会奖“中华环境优秀奖”首落山西

  • 山西:王冀波辞去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职务

  •  

     

    山西中小煤矿面临生死劫 煤电对决鹿死谁手?

    2008年12月18日 18:32

      中小煤企生死未卜

      中国经济新闻网讯:“从10月份到现在,我们已经损失了1.5亿元。”12月10日,山西一家小煤矿的老板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拥有两个15万吨产能小煤窑的他,从9月份到现在,由于市场疲软,下游各大钢铁公司纷纷停止进货,导致他损失惨重。

      “我们以前走出口比较多,关税调整后,出口基本上就不行了,开始走内贸,结果没多长时间,国内市场需求急剧减少,我们的煤矿基本上停产了。”上述煤老板对本报记者表示。

      受经济危机影响,山西众多中小煤矿企业生死未卜。

      随着市场需求的减少,煤炭行业库存压力急剧增大,市场趋向深度疲软。据统计,10月末,全社会煤炭库存1.78亿吨,比9月末上升9.2%,且煤矿、用户和港口库存同时剧增。其中,直供电厂库存4403万吨,足够23天用量,同比增长40.8%;秦皇岛港存煤屡创新高,11月中旬超过极限库存900万吨;钢厂库存爆满,比年初基本翻番。

      秦皇岛港严重超出正常库存的压港煤炭对于大秦线另一端的山西来说无疑构成了巨大压力,煤炭价格和销量双双高台跳水,除了像同煤集团这样的大型国有企业由于手中握有重点电煤合同,还能维持正常运营外,山西许多中小煤矿除了停产限产,就只能寻求大企业的兼并。

      “现在我们的煤厂和电厂开工率都不足50%,煤炭企业都在咬紧牙关想方设法挺过这个难关。”12月11日,山西国新能源发展集团董事长梁谢虎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表示。

      山西晋神能源公司董事长韩振贵亦在12月12日对本报记者表示:“我们共有2个矿,总产能800万吨,为了保价,现在已经全部停产,并且已经停产一个多月了,什么时候开工要看形势的发展。”

      山西省阳泉市副市长王湜洲对于目前煤矿企业的生存状况也表示出了自己的担忧。12月12日,他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目前,阳泉地区有不少煤矿都开工不足,并且有企业主动停产。今年的形势比较严峻,有不少企业的职工都提前放假了。”

      王湜洲还告诉本报记者,阳泉市属煤矿有106家,但是受市场大环境的影响,现在开工的只有十五六家,大多数煤矿已经停产。

      市场剧变考验煤企智慧

      对于当前严峻的市场形势,国新能源董事长梁谢虎认为,目前不是由于煤炭市场的供需出了问题,而是“消费结构”出现问题。“现在很多电厂的发电量只有平时的50%,矸厂也出现大量的堆积,还有一些重化工企业都垮掉了,所以我认为对于煤炭市场来说,主要是消费结构出现了问题。”

      不过,对于在市场摸爬滚打几十载的煤企老总梁谢虎和韩振贵来说,这次市场的大萧条他们去年已经预见到,并做了相应的准备,因此这次他们的企业损失比较小。

      “6月份的时候煤炭的价格是最稳定的,从6月到8月的煤炭价格是非理性的,是不正常的。我认为,扣除综合成本,吨煤的盈利在100元左右是比较合理的。”梁谢虎董事长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别人都在拼命囤煤的时候,国新能源却在强调下降库存量,所以这次他们受到的冲击比较小。

      “从去年11月份开始我们的确是在加大库存,不过今年3月份我们就把库存卖掉,因此光是这几个月库存煤的利润就相当于我们全年的利润。”梁谢虎说。

      在煤炭市场多年的经验,也让晋神能源的韩振贵董事长在去年就预见到了此次市场的低迷,他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煤炭行业和其他行业一样,都是波浪式前进的,一个周期多则10年,少则5年,总要来一次变革。对于这次的市场萧条,我去年已经预测到了。”

      “这是由市场规律决定的,打个比方,就像农民养猪一样,如果猪肉价格便宜,就没有人愿意去养猪;但如果猪肉价格上涨了,那么大家就会一窝蜂地去养猪。那么这个时候就需要你对市场有个明确的判断。”韩振贵告诉本报记者,在去年市场行情非常好的时候,晋神能源就停止了大规模的生产建设,并停止了收购中小煤矿的动作。

      梁谢虎认为,山西众多煤矿企业的崩溃不是由于市场供需矛盾造成的,而是由于金融危机导致企业资金链断裂而出现的。

      对于未来的形势,梁谢虎比较乐观:“如果政府的调控措施得当,我预计8个月左右的时间,煤炭企业就能走出困境,市场就会转好。”

      山西煤企“抱团”与电企博弈

      美国金融危机对我国实体经济的影响正在蔓延,工业生产持续降温,作为经济先行官的电力需求也出现了明显下滑。以南方电网为例,从南方电网覆盖的五省区来看,10月份以来,除广东用电保持较低增长外,其他西部省区用电增速突然放缓。

      “现在的煤价,没有电厂跟我们订立合同,他们在想,如果现在签订了合同,明年煤价又跌了怎么办?”梁谢虎告诉本报记者,现在煤炭价格的不稳定让这些电厂都想先定量,然后再定价,不过,山西省有关部门领导针对这个问题已经明确提出解决办法,即一个季度定一次价。

      阳泉市副市长王湜洲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当前地方煤矿企业应该做到三点:限产、保价、保回款。

      韩振贵还向本报记者抱怨说:“现在五大电力企业联手跟山西煤炭企业抗衡,因为他们嫌我们的价格高了,所以直到现在,明年的煤电合同都还没有签订。”

      韩振贵表示,其实,山西的煤炭要限产或者停产都很简单。而且对于大中型煤企来说,由于前期的积累,实力比较雄厚,能够扛过去这场危机,但是电力企业想扛过去就没那么容易了。

      据透露,现在山西几大煤矿企业几乎都没有和电力企业签订明年的煤电合同。

      “我们现在其实就是在限产保价。而且,我对明年的形势充满信心,根本不发愁明年定不出去货。”梁谢虎说。

      韩振贵更是对明年的形势充满乐观情绪。他说,鉴于煤炭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地位,市场不可能长期低迷下去,加上国家已经出台的一系列扩大内需措施使我们充满信心。山西晋神能源职工人数少,又没有一个离退休人员,银行信贷部门经常找上门来要给企业贷款,“我们根本就不发愁资金来源,更不惧与电企对决了。”

      来源:中国经济新闻网-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谢光飞、王松才

    编辑:任丽娜】
    :::内 部 搜 索:::

    ::::::::::::::::::关于我们:::网站导航:::招聘信息::::::::::::::::::::::
    :::中国山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法律顾问:中同律师事务所 顾新华:::
    地址:太原市解放路98号 珠琳国际大厦901室 新闻热线:0351-5653982
    邮编:030009传真:0351-5653983-815 邮箱:shanxi@china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