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 闻 导 读:::
  • 牛仁亮在"全国网络媒体山西行"启动仪式上的讲话

  • 原山西省国防科工办副主任王少雄被判刑10年(图)

  • 马光远:山西富豪购房团是炒作,房价可再降两年

  • 山西省:千人以上大型集会须获公安机关安全许可

  • 齐抱团共闯难关 山西省焦化企业组建“巨无霸”

  • 连胜毁于一个“大坑”山西中宇不敌北京金隅(图)

  • 山西省:开始集中清理执行积案 确定六类重点案件

  • 山西省:4日至5日将遭受入冬以来最强冷空气袭击

  •  

     

    广东北江河盗横行多人被杀30艘货船聚集抗议

    2008年12月04日 09:25


      阴冷的风,从三水河口水面吹来,11月27日下午,30岁的曾国洪抖了抖身上的灰尘,攀上放置在河口岸边的粤怀集货0216号。

      这艘准载340吨的沙船价值80万元,如今船舱一片狼藉,破败不堪,成为无人敢用的“凶船”。

      船的主人,是曾国洪的哥哥曾永衡。

      无任何预兆,灾难突然降临。英德黎溪船家曾永衡一家驾驶沙船粤怀集货0216号,于半月前的凌晨,经过佛山三水河口水面,大船倾覆,4人丧生。

      随后牞北江上聚集了30艘货船自发鸣笛3分钟,为死者默哀,汽笛声响彻北江两岸,要求严厉打击河盗。

      河盗,这个并不常用的称呼,进入公众视野。

      船家河殇

      距事发河口约600公里,是英德黎溪镇。这场变故,颠覆了曾达光这个小康之家。三个儿子,两年前买的两条船,虽然贷款不少,但每年都有盼头。每次出船净赚2000多元,一个月能有9到10水(出船),这样一年也能赚20来万元,还清贷款很快就能过上好日子。

      这座位于北江上游的小镇,背靠群山。1997年飞来峡水利枢纽工程建设,镇址由北江西岸往东岸迁移,不少居民在此过程中失去了土地,于是居民生活便与“沙”结下不解之缘,沙糖橘和采沙、运沙成为他们的主业。从河口到韶关的北江流域,三分之一的货船都出自黎溪镇。500多艘货船在北江上构成“黎溪船帮”,成为广东水运的一支重要力量。

      在北江上来回将近30年的曾达光老人,本以为可以顺利将祖业传给三个儿子,可是如今,晚境凄凉。

      11月14日晚10时,曾氏兄弟在乐平黄塘装载满沙子开赴东莞,55岁的母亲因回家喝喜酒,没随船同行。当晚,船倾人亡。

      最先接到海事局通知的李汝彬是曾达光的连襟,两年前以80万元的价格将船卖给了曾氏兄弟,目前两兄弟还欠李49.3万元。

      15日凌晨,三水区海事局接报,当晚10时,曾达光赶到现场认人,当时被打捞上来的粤怀集货0216号船内仅发现了其二儿子曾永衡的尸体。三天后在沉船位置发现了其孙女曾雪莹和大儿子曾智勇的尸体,而儿媳的尸体,在19日离沉船处20公里的上游位置才被发现。

      接连展现在曾达光眼前的景象,令其难以置信:11个月大的曾雪莹打捞上岸的时候,颈部是发黑的,眼睛外突,舌头吐露在外,“孩子的妈妈跟她一样,这些都不是正常溺亡的样子。”最让曾达光痛心的是,媳妇还怀有三个月身孕。“这等于是四尸五命!”二儿子曾永衡额头上有红印,“好像是电击的。”而大儿子曾智勇被捞起来的时候牙关紧闭,双拳紧握,“好像正在用力挣扎,身体内根本没有水。”显然,老人对溺亡的结果无法接受,“我那两个孩子,在水上十多年,各个都是水性很好的。”

      曾国洪的怀疑更是充满技术性:船被发现的时候方向往右岸偏转25度,“右岸没有船只停靠,马达还在转动。很显然是因为无人驾驶,导致船撞向岸边,搁浅翻船。”

      对于沉船一说,曾国洪的解释是:如果船因为有洞积水沉没,有经验的船员稍稍往后倒一下船,船身就会上浮,这个过程可以争取到很长的逃生时间,更何况曾氏兄弟的船离岸并不远。

      二儿媳苏桂春的尸体是在上游20公里处发现的,“她的水性不好,或者在20公里处坠船或被人推下水。”曾国洪分析,船很可能是在无人驾驶的状态下,一路沿着25度偏角撞向了岸边。

      如今被搁置在船内冰箱里的红色和黑色两个钱包,最初发现时,近距离漂浮在水面,里面除了身份证,什么也没有,肯定是被人扔下水的。“之所以怀疑是河盗所为,除了死者面目透露疑点之外,他们身上佩戴的金银首饰和钱包内本应揣有的2万元不知所踪。”

      随后,曾永衡等四人死因被界定为溺水死亡。

      曾达光一家再三斟酌,还是放弃了尸检的念头。事发后的第三天,他曾托人到中大附属医院打听尸检事宜,得到的答案是:3万元的尸检费,时间为一个月。“那么多钱,我拿不出来,那么长时间,我们等不起。”

      河盗横行

      “四尸五命”的惨剧在船家中唏嘘地流传着,但船始终要启航。

      黎溪船家骆金石的粤韶关货1232号,泊在河口水面,几名维修厂工人正敲敲打打烧电焊。

      11月27日下午当记者走上这个船舱时,电视里正播放一则标题为《索马里海盗猖獗多国联动打击海盗》的新闻。新闻介绍说,今年头10个月索马里海域已经发生了87起海盗袭船事件。

      而骆金石等船家,也口口相传着多起关于河盗横行的案例——

      10月3日凌晨2时许,船主驾驶沙船从云浮到广州,经过南海小塘路段,一艘小铁艇悄然驶向粤韶关货2103号。一行8名年约30多岁的男子,将船上电池、马达、机油,包括饮料、电饭煲都拿走了。船主发现时,那伙人已经上了小船,他们向船主扔啤酒瓶,瓶子砸到左大腿上,船主李某后来被缝了7针。同乡告诉李某,之前几天,一对肇庆夫妇,在河口水面,也被河盗打成重伤。

      粤韶关货2107号从韶关运沙到广州,10月4日凌晨途经三水河口,被偷走了船上的马达、机油、电池等共计价值超过万元的货物。船主慌忙报警。

      1个小时后,他的船行驶到了南海境内的小塘河段,有关方面告诉他,停泊到岸边,第二天到派出所做笔录。船主思量,如果停下来立案,未必能破,但耽误这数小时时间,带给他的损失,则至少上千元,不如不立案。

      后来,据船家们不完全统计,当晚,黎溪船帮同时有8艘沙船遭遇河盗,“没发现就偷发现了就抢。”

      不仅仅是黎溪船帮。在河口港下游约3公里,是三水最大的货运码头——南港码头。“压力很大。”南港码头保安队队长张思生说,南港码头有限公司目前只有7名保安,目前正在招聘,准备增添到15人。

      保安班长尤术林连连摇头称,12月初的午夜,河盗一行7人,驾驶摩托艇,上岸潜入南港码头,盗走煤气罐两个,还有马达、电池等物品,价值2000多元。当天晚上,这伙人还爬上码头旁一沙船上,盗窃现金2000多元,后船主苏醒,船上有20多人。河盗见势不妙,跳水逃窜。

      河盗横行的事,在三水一带流传颇广。

      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有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今年以来,他们一共接到10起水上报警,其中,还包括同一事件的不同报警电话。不过,目前尚未有成功破获的案例。仅从报警情况来看,北江上“治安事件并不猖獗”。

      船家却透露,绝大多数时候,他们遭遇河盗,并没报警。据《南方日报》报道 (来源:山西商报)

    编辑:韩晓飞】
    :::内 部 搜 索:::

    ::::::::::::::::::关于我们:::网站导航:::招聘信息::::::::::::::::::::::
    :::中国山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法律顾问:中同律师事务所 顾新华:::
    地址:太原市解放路98号 珠琳国际大厦901室 新闻热线:0351-5653982
    邮编:030009传真:0351-5653983-815 邮箱:shanxi@china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