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 闻 导 读:::
  • 山西新闻界庆祝第九个中国记者节暨表彰大会举行

  • “安全”频见各会议 成为山西人最为揪心的词汇

  • 山西忻州:忻府区安监局局长 因监管不力被处分

  • 山西:限产、保价、观望 焦化企业枯守“寒冬”

  • 山西:太原楼市“真相”,专家与业界人士对对碰

  • 煤炭转向买方,需求取代供给 山西“限产保价”

  • 新赛程、新主场、新成员 山西中宇迎接CBA新赛季

  • 山西太原:房贷细则难产,省城银行暗许“打折”

  •  

     

    山西:限产、保价、观望 焦化企业枯守“寒冬”

    2008年11月09日 08:36


      11月7日,立冬。

      对从事焦化生意的中小企业来说,今天的冬天似乎来得更早。

      就在2008年上半年,山西焦炭市场整体运行的态势还是需求旺盛,受冶金、化工、机械等行业快速发展,特别是钢铁企业对焦炭的需求不断增加的影响,焦炭产品成本转移能力较强,焦炭价格创下连续7次提价的历史,每吨不到2000元直飙3100元。许多业内人士抱着乐观的心态,对下半年的市场非常看好。

      但短短的时间内,山西焦化企业痛遭“水火两重天”,从8月下旬山西焦化联盟首次宣布二级冶金焦降价100元以来,焦炭价格如同踏上了下行的电梯。10月21日,山西省焦化行业协会下发了关于调整10月份焦炭价格的指导意见,通过铁路运销的以车板价为基准每吨2000元;公路比照铁路车板价,以出厂价为基准每吨1900元;公路运销按以前约定由各市焦炭公司统一结算,并要求在原来限产40%~50%的基础上,根据各企业的实际情况继续加大限产力度。

      限产、保价、观望、等待成了焦化行业中中小企业目前的关键词。这一切都表明,寒流袭来,焦化企业的日子不好过。

      企业全部在亏损

      打电话、接电话……每天的工作从这里开始,亦从这里结束。见到太原市某焦煤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军(化名)时,他还在打电话。沙发上坐着几位公司的管理人员,一根接一根地吸着烟,屋里烟雾缭绕。

      “又一家厂子(焦化企业)关门了,前后才两三年的时间,今天进行拍卖,10年内付清尾款。”刘军指着电话苦笑道,“我们县有三家焦化企业,一家已经出局了,剩下两家还在苦撑。”

      “现在焦化企业都在减产或限产,企业利润都被拖滞耗尽。”刘军认为形势严峻的说法并非是过度渲染,而是真的存在。他的煤焦公司于2003年投产,总投资两亿多元,焦炭年生产能力在40万吨以上,为把损失压到最低,现在已经采取极度限产额度80%,生产能力下降到了四五吨。

      8月下旬,钢铁价格下跌,焦炭价格、铁矿石价格又居高不下,考虑到钢铁企业的困难,山西焦炭9月份的价格在上月的基础上,每吨下调100元。但让“刘军们”始料未及的是,焦炭的“降价潮”就此拉开了帷幕。

      刘军说:“也就是9月初吧,发现焦炭交易量开始萎缩,当时并未引起重视,市场上的价格本来就很敏感,有些起伏是正常的。但没几天时间,钢铁企业出现全面亏损和全面限产,首钢、青钢等企业停止外购,开始消耗库存,而且他们本身也有焦化厂,焦炭交易额马上就开始下跌,随后两个月的时间,焦炭价格更是直落千丈。”

      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几乎每家焦化企业都囤积煤炭。刘军的企业也大量从古交市购进7万多吨主焦煤,当时的价格是1200/吨,配焦煤是600~700元/吨,现在降幅每吨都在300元左右,光这些损失就近3000万元。除此之外,还有焦炭这一块。企业最好时,一吨焦炭能卖出两千八九百元的好价钱,现在焦炭价格徘徊在1400元左右,差不多的企业,库里都存着10万吨,又是一亿元压进去了。刘军无奈地表示,圈内的朋友见了面,除了叹气就是发愁,家家情况都一样,前景不容乐观,撑不下去的企业只能是“死路一条”。

      限产保价与有价无市

      “历史上前所未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焦炭价格从3100元/吨直跌到1700元/吨,行内不少经事多的‘老人’都没遇到过。”电话里,在晋中市从事焦炭生意的王明(化名)的声音非常疲倦,焦炭市场的动荡让他心力交瘁。他表示,2004年也曾经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但在短时期内,就缓过来了。这次市场整体疲软,所有信息都显示,更多的企业在严寒中瑟缩。

      谈到现在的市场价格,王总直喊头疼,焦炭是加工企业,更是个特殊的行业,受工艺限制,焦炉一停就报废了,企业损失更大。所以企业明知亏损,也得咬紧牙关生产,当初限产是为了保价,可现在限产也不能保价了。十几万吨焦炭堆在货场里无人问津,找不到买家企业也是束手无措。

      虽然山西焦化企业联盟不断调整焦炭价格,但事实上市场的价格更低。王总说,现在一吨焦炭能卖到1700元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价格了,更多的情况是1400元都出不了货。

      王总认为,焦炭价格在短时间内下跌,除了焦炭用户钢铁企业出现限产以外,也有少数濒临倒闭的焦化厂为了尽快释放压力、回笼资金,而出现压价倾销的现象,进而严重扰乱市场。现在这种局势很难控制,焦炭无法长期储存,焦化企业在存量达到一定额度时,必然会消化库存以求自保,所以在短时期内,价格很难平稳。

      “想想两个月前多风光,完全是卖方市场,许多钢铁企业来电、来人求着买焦炭,现在是大反转,企业面临着没有销路的窘境,只能倒求别人。”刘军的企业与首钢、青钢、天津港签订常年购销合同,形成产、供、销一体化经营体系,在过去的几年,日子一直过得很滋润。现在办公室的墙上还挂着当时与钢铁企业开客户洽谈会的合影。如今,刘军叹息“好日子过去了”,就是老客户也帮不上忙。

      寒冬在蔓延

      早上快9点了,老刘才慢腾腾地起床。焦炭卖不出去,工人都放假了,厂子里冷冷清清,不用那么早起来开大门。

      这只是众多焦化厂的一个缩影。企业为求自保,实际上限产早已超过50%,结焦时间也由原来的20多个小时延长到七八十个小时,甚至100多小时。降产、限产或停产使许多企业轻闲了许多,紧张有序的日子突然变得松弛下来,有的企业关门放假了,有的企业工人不用每天上班,工资也开始减少。老刘最关心的是工资问题,这几天已经陆续听到不少传闻,有些企业没钱给职工发工资,有些工资打了折扣。

      采访中,一位不愿表明身份的老总告诉记者,焦化企业现在是进退两难。他的企业现在库存已超过10万吨,再加上几千吨的煤炭,已经压进去上亿元了。不卖吧,资金压力太大,水电、工资到处需要钱,企业都快周转不开了。但一卖就是赔钱,几千万元马上就蒸发了。现在更要命的是,下游企业的资金链也不充足,交货后短期内货款给不了。

      刘军认为,坚挺了两个月的焦煤价格也没逃出“噩运”,每吨煤价直接跳水300元左右。虽然煤价直落,对于煤企也就是赚多赚少的问题,但焦化企业的性质不同,是赔多赔少的问题。

      更多的行业开始体会到唇亡齿寒的感觉。刘军告诉记者,在太原一些县区,一些依赖焦炭的运输业歇业,好多人把车还给汽车租赁公司,因为无利可赚。厂区附近的饭馆也处于半停业状态。煤气作为炼焦时产生的副产品也将面临不足,焦化厂的大面积限产或停产,已经开始影响周围居民的用气。

      自行洗牌

      其实早在上半年,焦炭价格步步高升之时,有企业家就隐隐感觉到价格过高。“近几年,国家加快基础建设,再加上举办奥运会,大规模项目陆续上马,焦炭市场一直在火。我们的焦炭主要是做内贸,客户均在华北地区,那时是有多少走多少,当时就曾想过,如果有一天钢材市场低迷,销售要受影响的。”刘军说,当时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没想到前后不到一年,现实就上演了这一幕。

      被采访的企业表示,很多企业对现状无能为力,限产是普遍行为,计划、等待、观望成为这个特殊时期企业的关键词,要想大局扭转,不是一个企业或一个协会能办到的事情。眼下,企业需要不断的资金注入,稍有些经济实力的企业每个月都要往厂里垫资几百万元,艰难地等待市场回缓。

      但是,在这次“降价潮”中,并非都是哀鸿遍野,一些有实力的焦化企业通过限产还是能逐步缓解市场重创下的压力。

      从市场反馈回来的消息看,冲击最大的还是那些规模小、客户结构不好、无优势的中小企业,抵抗市场风险能力较弱。如果不是单纯依赖加工,而是有自己的煤厂、洗煤厂,产业链延伸较长的企业,总能具备与市场抗争的力量,可减少亏损的程度。王明告诉记者,这次风波中,估计有三分之一的企业关门倒闭。

      等到“春天”到来时,焦炭市场又会是一片新天新地。

      (来源:山西商报;记者 穆童 见习记者 马向敏)

    编辑:韩晓飞】
    :::内 部 搜 索:::

    ::::::::::::::::::关于我们:::网站导航:::招聘信息::::::::::::::::::::::
    :::中国山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法律顾问:中同律师事务所 顾新华:::
    地址:太原市解放路98号 珠琳国际大厦901室 新闻热线:0351-5653982
    邮编:030009传真:0351-5653983-815 邮箱:shanxi@china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