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 闻 导 读:::
  • 新闻出版总署通知:任何人不得阻挠记者合法采访

  • 山西省选拔乡镇书记到省直机关任职29名人选公示

  • 焦炭价格倒挂 困难重重 山西焦化企业无奈停产保炉

  • “魔兽”经商也精明 奥德杰:我现在是山西人

  • 太原才市:10月提供岗位3万多 三类行业需求旺盛

  • 山西省:太原至古交高速公路公开招标,年底开工

  • 山西:受市场冷淡影响,省内出境旅游价格大幅降

  • 省文化厅:山西省“十大文化品牌”候选名单出炉

  •  

     

    内蒙古固阳县怪事:两矿企互玩"溃坝"游戏

    2008年11月08日 10:10

      山西省“9·8”特大事故后,人们对“溃坝”毛骨悚然。而就在全国尾矿库大检查阶段,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固阳县却上演了一场两家民营矿企为争夺利益而互玩“溃坝”游戏的闹剧。记者深入采访后发现,这场闹剧背后潜伏的安全隐患令人心惊:当地100多家矿山企业多数未取得国土管理部门土地审批手续,甚至还有十多个矿主使用同一个集体采矿许可证大肆开采。

      “溃坝了!溃坝了!”两个月前的一个凌晨,固阳县星光矿业有限公司老板声嘶力竭向县委领导汇报险情。县委、县政府应急小组大批成员赶到现场后发现,星光公司的邻居东方珏矿业有限公司尾矿库内的“挡水堤”决口,泥浆泄入2号采矿区。而决口显系人为。

      今年5月25日,这两家矿业交界处也出现过一次人为决口。这其中到底有怎样的利益斗争?

      据了解,两家矿企都是固阳县比较大的矿山企业,每年要上缴几千万元利税,人为制造“溃坝”的根由则是两家企业采矿区交叉重叠,为了各自的利益而互不相让。

      星光公司是花了上千万元从他人手中购到现在这个矿的,今年4月28日经市、县两级安监局批准建设,但经过勘采发现,只有2号矿体尚有一定铁矿石储量,便集中力量对其进行开采。而2号矿体采矿范围恰恰与东方珏尾矿库存在重叠部分。

      “谁有本事多挖出一车铁矿石粉,就意味着拉走一车钱!”东方珏公司认为他的尾矿库服务年限未到期,属于正常生产经营期间,星光公司这是“明抢明夺”。为反抗星光公司“侵利”,东方珏公司于5月25日将尾矿库库区内坝体挖开一条宽约1.5米的沟,放水淹了重叠的采矿区。

      这次“人为决口”虽未造成人员伤亡,但已对2号采矿区作业造成威胁。反正自己得不到的利益也不能让对方得到,星光公司便在矿区下游挖开通道,淹没区内的水顺势向下游流动,对下游的西二份子村构成威胁。

      “既把这块资源批给他又批给了我,有了纠纷却撒手不管了。”星光公司承认,无论是双方制造“溃坝”还是公司举报“溃坝”,就是想高喊“狼来了”,以引起上级政府的重视。

      据固阳县安监局局长吴永宽介绍,接到5月25日的“决口”举报后,县安监局以及公安局治安大队人员迅速赶到现场。通过检查认定,东方珏尾矿库底部渗水过大,影响星光矿业采矿区作业。遂下达安全隐患整改责令书,要求立即停业整改,待整改完成验收后再生产。同时要求东方珏尾矿库把挖开的沟回填、加固、防止库内水溢出。

      6月2日,包头市安监局组织有关专家对东方珏公司尾矿库进行安全检查发现,该公司坝体下方为厂区和生活区,存在无排洪设施等隐患。按照安全生产评价,此库属危库,应停止运行。于是,扣押了尾矿库安全生产许可证并向双方都下达了停产和停止建设指令。包头市安全生产委员会向包头市公安局、包头市供电局发文,请市公安局停止对东方珏公司供应并收缴剩余火工品,市供电局停止供电。

      吴永宽说,市、县两级安监局多次派监察人员进行调查并连续两次下达停产指令。但是,东方珏公司选厂停产后不久,又私自买来火药以及发电机继续生产。星光公司由于采矿区被彻底淹没已无生产条件,眼睁睁见到对方仍然获利,只好继续演出“溃坝”闹剧。

      包头市安监局局长哈斯说,按照国家安监工作的程序,市安监局已经把该做的工作都做到位了。

      吴永宽说:“监管起来确实有难度,安监部门无法天天跟在这两家企业后面,全县还有100多个矿企得靠我们这几个人监管。”据了解,四五月时,每吨铁粉1000多元,哪个企业也不甘心停产一分钟,遂与安监部门捉迷藏,来检查了便停产,走了之后就又开工。为多挖“一桶金”,晚上也会偷偷生产。

      固阳县副县长韩守冰说,政府多次出面调解两家企业的纠纷,还协调为星光公司重新配置矿源,但都不合其意。记者担心两家企业继续这样玩“溃坝”制造危险,将会威胁尾库下方村民生命财产安全。他说:“固阳县常年干旱少雨,没太大隐患,这只是这两家企业在互相争斗。”当前已进入冬季,矿山企业基本上都要停产了,至少现在是看不到危险的。

      前不久,记者在“溃坝”现场看到,不远处的坝体决口处正在流着泥浆,星光公司挖掘出来的通道直接对着西二份子村。

      村里一位高姓村民对记者说,村里与企业签订了土地租赁协议,每年收取几十万元租金。以前并没有觉得尾矿库有什么危险,但这次在电视上看到山西发生的溃坝事故才开始担心。他们多次向两家企业及镇里反映,万一明年下大雨发生溃坝,村里的230名群众往哪里逃啊?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安监部门领导无奈地说,固阳县经济发展相对落后,开发矿产资源成了地方的主要经济来源,每年矿企的税收在一两亿元。当地领导干部三两年就会调动,为求一时的经济发展,可能对眼前不太大的隐患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些隐患能拖就拖。比如固阳就有十几家企业共用一个采矿证开采,安全隐患很突出,他们曾多次向政府反映,但是现在的情况仍令人担忧。

      据韩守冰介绍,当地矿产资源开发混乱多是历史遗留问题。自从去年11月份新一届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上任以来已开始进行整顿。

      近一年时间,固阳县接到电话举报矿产资源违法开采行为78起,信函举报19起,上级督办安监案12件,立案43起,打击非法采矿点400多个,下达停产指令200多份,扣押违法采矿证40多个,查处“以采代探”行为7起,依法注销43个采矿许可证和22个勘察许可证……

      内蒙古安监局副局长苗雨说,内蒙古属于尾矿库较多的省区,且尾矿库大多数分布在偏远的山区,安全生产状况并不乐观。他说:“如果当地政府只是为了经济发展,想办法护着自己的企业,安监工作将有太大的阻力。”他认为,安监工作迫切需要地方政府的大力配合,公安、国土等部门联手行动才能根治安全隐患。据新华社电(来源:山西商报)

    编辑:韩晓飞】
    :::内 部 搜 索:::

    ::::::::::::::::::关于我们:::网站导航:::招聘信息::::::::::::::::::::::
    :::中国山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法律顾问:中同律师事务所 顾新华:::
    地址:太原市解放路98号 珠琳国际大厦901室 新闻热线:0351-5653982
    邮编:030009传真:0351-5653983-815 邮箱:shanxi@chinanew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