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 闻 导 读:::
  • 山西省政协十届一次会议—"70后"集体亮相政协会

  • 感知孟学农的"官经":掷地有声 是山西人民之福

  • 构建集团 山西省旅游产业转型升级的“发动机”

  • 山西省政府出台新规:低收入家庭住廉租房都有盼

  • 省政协委员分组讨论:锐意进取履职 无愧历史使命

  • 大会主席团第一次会议推选张宝顺等13人为常务主席

  • 省十一届人大一次会议举行预备会选出大会主席团

  • 孟学农:加强监督确保食品安全 让全省人民放心

  •  

     

    山西:千年怀仁 怀想仁人

    2008年01月16日 12:50


    矗立在怀仁县迎宾广场上的李克用和耶律阿保机像


    这幅画,真实地再现了倒宝壶的场景

      人物坐标

      赵璧为忽必烈马背讲书

      怀仁县,地处山西省雁门关外,是连接同朔、沟通东西的枢纽。汉朝时隶属于沙南县,唐朝为云中县属地,辽代置县,金代升为云州。

      唐天祐二年(公元905年),晋王李克用与契丹王耶律阿保机会盟于东城(今怀仁一带),结拜为兄弟。两人惺惺相惜,互相怀念,有“怀想仁人”之义。后人据此将两人会盟之地命名为怀仁。

      时光退至1220年,回到烽烟四起的金末乱世。

      在怀仁一个“历世不显”的普通家庭,一个名叫赵璧的男孩儿降生。母亲李氏不甘凡俗,立誓:“我若有子,必令读书。”从赵璧懂事的那天起,母亲就让他拜名师,习儒术,“朝诵暮课”。赵璧不负母望,“循志而进”。

      1242年,学有所成的赵璧被藩王忽必烈召至麾下。当时朔北(今朔州、大同一带地区)有文化的人不多,赵璧以接对敏捷精敏受到忽必烈的厚遇。忽必烈命王妃亲自制作衣服赐给赵璧,见面时不呼其名,只称其为“秀才”。

      赵璧曾奉忽必烈之命,征聘流落在各地的旧金名士辅政。他还在漠北为蒙古人讲授儒书。这个时期,他的蒙古语逐渐精熟,因多次在马背上为忽必烈译讲《大学衍义》,一时间被传为佳话。忽必烈后来一直对他身为汉人而能如此熟练地“深细”运用蒙语而赞叹不已。

      1251年,忽必烈兄长蒙哥即大汗位,召赵璧问询治国之策。

      赵璧一生,文武双全,曾带兵远征高丽(今朝鲜)。1276年,赵璧去世,在家乡怀仁安葬,民间尊称他为“赵阁老”。

      迎宾广场历史交融现代

      从怀仁上空俯瞰,迎宾广场雄踞城中心,它凝结着历史、烙印着现代,在怀仁具有坐标意义的建筑里,可谓不二之选。

      然而,20年前,这里还是一片庄稼,绿油油的玉米地边,一条自西北向东南方向去的柏油路伸向远方。1990年代初,怀仁县政府决定“招商富县”,并在怀仁县城市建设规划中,将这片庄稼规划成了广场。1993年,广场开始兴建,柏油路被拦腰斩断。与广场同时兴建的,还有广场周边大批的建筑,以及广场身旁贯通东西的迎宾大街。建成后,广场因路而名,被称作“迎宾广场”。

      2000年,怀仁县为提升对外形象,全面改造迎宾广场。改造后,迎宾广场成为当时全省规模最大的县级广场,南边有硕大的照壁,中间有水幕电影,大型喷泉,四周环绕着亭台楼阁、绿树草坪。

      从广场诞生的那天起,它就备受市民的青睐。每天早晨,壮美的大型喷泉与太阳一起苏醒,随着雄壮的音乐喷涌而出,翩翩起舞,市民从城市的四面八方赶来,跳舞、唱歌、踢毽子、打羽毛球,强身健体。下午是广场最安宁的时候,一对对情侣躲在花间树后,窃窃私语诉衷肠。到了晚上,大人们带着孩子出来散步,广场自然是最好的去处。

      对于政府来说,迎宾广场更像是一个展示形象的窗口,一个会见贵宾的客厅。一旦遇有大型活动、消夏晚会,广场必是首选之地。闻名全国的怀仁县陶瓷艺术节已连续举办8年,迎宾广场年年都是主办地点。

      2005年,恰逢晋王李克用与契丹王耶律阿保机东城会盟1100周年。为了纪念这段历史,迎宾广场的东北角屹立起了雄伟的“怀想仁人”雕塑。自此,怀仁多了两位永久的市民。

      怀仁县委宣传部郝丽云说,他们尽管一个是沙陀族人,一个是契丹族人;一个是唐朝重臣,一个是民族首领,但他们培育了怀仁的文化植被,共同筑就了怀仁的性格“仁义”。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英雄”。

      张铁匠当包工头

      既能当好铁匠,又能当好包工头,张铁匠凭的是“仁义”二字。

      张铁匠小名叫老虎。爹妈都是怀仁县海北头乡老实巴交的农民。1959年,他呱呱坠地时,前面已有六个哥哥,两个姐姐,大姐已经出嫁,大哥还没娶上。他生下来,爹妈一看,又是一个“愣头儿青”!那年头,家家户户缺衣少粮,一想到这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差点儿把他扔了。亏了老虎命大,爹妈最终下不了狠手,把这个小儿子留了下来。他从小懂事,打兔草,捡麦穗,七八岁时,就成了家里的半个劳力。

      十四五岁时,老虎长得人高马大。体力活干得不错,书也念得好。初中升高中时,他考了个全乡第一名。那一年,正是文化大革命除“黑五类”的时候,他父亲解放前信过邪教“一贯道”,成了“反革命”。自此,他的求学之路被迫终止。

      家里有个祖上传下来的铁匠房,三个哥哥操持着铁匠房里的事务。学上不成了,老虎就跟着哥哥们学铁匠手艺。炎炎夏日,铁炉边的高温能把人烤化了,他却和哥哥们挥舞铁锤,把一块块生铁变成锅、勺、刀、碗,锄、锹、叉、犁,还有骡马脚下的铁掌。

      他手巧心细,干出来的活儿比哥哥们精致得多。铁具打出来,他骑着自行车十里八村转着卖,别人一把勺子卖一块,他卖八毛,还把乡亲们家里的破锅破瓢拿回去免费修。日子久了,乡亲们觉得这小伙儿买卖做得仁义,只认他的货,还送他一个绰号“小铁匠”。

      一晃,到了改革开放后,铁制用具工具都批量化生产,手工铁匠房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小铁匠的买卖也越来越冷清。他看到城里的楼房越盖越多,索性打了一把凿子、一把泥抹,背起行李到怀仁城学起了泥瓦匠。

      三年后,小铁匠学成,当起了大工。又过了三年,小铁匠放下泥抹,当起了包工头,摇身一变成了“张工头”。

      张工头的活儿依然细致,深得发包方的信赖。可张工头的账却不好要。每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工人累死累活干到了头,临了,拿不上工钱,又饿又冻守在工地回不了家,愁得他头发一根根地白。

      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他想起爹娘临死前的嘱咐:“孩子,咱怀仁人,都忠诚实在,心怀仁义。就是再穷再苦,也不能亏了给你干活儿的兄弟。”想明白了,第二天一早,张工头跑到银行,把辛辛苦苦挣来的那套房,抵押出一笔款,给兄弟们分了,回家过年。

      没的可抵押的时候,他就出去向亲戚朋友借;没的可借的时候,只能死等发包方给钱。

      那个时候,他的工人就吃住在他家。张铁匠对工人们说:“没啥好吃的,我的3个孩子吃啥,你们就吃啥。什么时候我给你们弄到了工钱,你们什么时候走。”所以,他一看见电视上因为工头拖欠工资,工人们有跳楼的,有闹事儿的,他就觉得老天爷对他还真好。

      这么多年来,他的工人们都觉得他仁义。一年年下来,他的包工队人员稳定,协作得力,队伍越带越好,工程越做越大。

      如今,他的事业已经发展到了朔州,不仅抵押出去的房子回来了,他的日子也过得越来越殷实。

      宝壶里的秘密

      “一倒金,二倒银,三倒儿孙满堂红,四倒骡马成了群,五倒银元滚进门!”第一次听这个口令,是我五六岁时。

      那时,村里二大爷的儿子娶媳妇。结婚当天,亲戚朋友还有一群小孩儿们闹洞房,按照怀仁的婚俗,“倒宝壶”是必不可少的节目。装作被“壶神爷”附了体的大姐夫,拿着一个装着谷米的壶壶,手舞足蹈。当他阴阳怪气地说出这段口令时,炕上的人笑翻了一片。

      当时的情形大抵是这样:炕上铺着大红油布,大红油布上面铺着大红褥子,大红褥子上面坐着穿大红袄的漂亮嫂嫂。哥哥和嫂子面对面盘腿而坐。哥哥旁边坐着姐夫,姐夫旁边围着哥哥的好朋友,炕沿儿边上立着一群小孩儿,男人们站在地上,女人们挤在门框边儿上。

      宝壶是一个70多公分白铅铁质的壶。早在办喜事的前一天,也就是下“随礼”的时候,宝壶就跟着送到嫂子家里,宝壶口用红布罩住,五彩线扎住,上面拴着三根羊肋骨,里边装着一两谷米。哥哥下完“随礼”返家时,嫂子家里人把宝壶上的三根羊肋留下一根,再往宝壶里加了一两谷米。哥哥带着这二两谷米回家,只等着宝壶在闹洞房的时候大显身手。

      这些细节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当时,我妈抱着我,就在门框边儿挤着。我问:“妈,瓶里是谷米,为啥能倒出儿孙、骡马、银元来?”妈说:“壶神爷作怪的。”我又问:“作怪啥啦?”妈说:“这是秘密,等你长大啦,就懂了。”

      只见姐姐过来,和嫂子耳语了一阵。嫂子羞红了脸说:“哩哩呼,啦啦乎,请姐夫倒宝壶,姐夫有点啥要求?”姐夫摆起了“壶神爷”的架子:“请姐夫倒宝壶,姐夫正好没工夫!”嫂子只好从兜里取出好烟好糖,把姐夫好一顿“贿赂”。

      可是,贿赂完了,宝壶倒得也不顺利。姐夫传下“壶神爷”口令:“山药蛋蛋绵旦旦,媳妇抱着亲汉汉!”嘿,还没有开始倒,咋好意思亲呢?嫂子就算心里想,可也不能啊!再听口令:“底襟对底襟,越过越一心!”这话得听。炕上,哥哥嫂子把上衣的底襟相对。终于开始倒了,姐夫把米洒了一小股在这对着的衣襟上!

      整整一晚上,宝壶的瓶口时松时紧,倒出来的谷米时多时少。姐夫一会儿“壶神爷”附了体,耳朵附在瓶壁上,手半堵住瓶口摇一摇,掉几粒谷米,说一段口令;一会儿又“返回人间”,拉开架势,指挥旁边的大小鬼们出节目,难为新郎新娘。怎么也得闹腾到凌晨三四点。最后一个口令是哥哥嫂子一起说的———

      栽果树,卧杨柳

      咱们的孩子多会儿有?

      三年半,赶着算

      大的跑,二的窜

      三的爬,四的转

      肚里还有个五圪蛋

      ……

      长大后,再次看“倒宝壶”,是弟弟结婚的时候。那一晚上,爸爸高兴得合不拢嘴,妈妈兴奋得睡不着觉,新房被闹腾得快把房顶儿掀了起来。那时,我终于明白,妈妈说的宝壶里的秘密,名字叫作“幸福”。

      可惜的是,我嫁到了太原,太原人不怎么闹洞房,更不知道“倒宝壶”是干什么。不过,虽然我的新婚没有壶神爷,却有宝壶里的秘密。(来源:山西晚报)

    编辑:韩晓飞】
    :::内 部 搜 索:::

    ::::::::::::::::::关于我们:::网站导航:::招聘信息::::::::::::::::::::::
    :::中国山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法律顾问:中同律师事务所 顾新华:::
    地址:太原市解放路98号 珠琳国际大厦901室 新闻热线:0351-5653982
    邮编:030009传真:0351-5653983-815 邮箱:shanxi@chinanews.com.cn